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世纪之战开幕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眼看着头顶的滔天巨浪就要落下来了,战国心下一急,对着不远处愣头愣脑,正失神的青雉怒吼道。

“青雉,你倒是快去啊!”

青雉得了战国的命令后,这才敢动,飞身向前,双手向着海浪的方向挥动过去,丝丝寒气顺着手臂蔓延出来,如同袅袅升起的炊烟一般散落在水中。

“冰河时代!”

原本呼啸着的海浪,化成了万年寒冰,在阳光下散发出阵阵冷光。

飘荡在汪洋大海之上的船只如今也被冻住了脚,停留在原地,无法向前。

战国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带来难以弥补的损失。

吴良坐在来时的军舰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外面战斗的情况,宛如一个看戏的人,而且他如今正看的这场戏可是千百年一次的世界级战争。

白胡子发起的海啸不过是为这场战斗拉开了序幕,真正精彩的场面还在后面。

只见,被一片冰墙笼罩住的马林梵多,阴沉的低下控制室里,一群目光迥迥的海军,正移动着控制棒,无数大炮悄然移动,黑漆漆的洞口径直对准了白胡子海贼团的一众人等。

马林梵多广场上已然是人山人海,一片白色的海浪皆是手持枪支,对准了敌方。

白胡子海贼团在海上行走数十年,凭借自身过硬的人格魅力和强大的本领,吸引了众多队长归于麾下,哄有四十多个队长,每个队长皆是身手不凡,称霸一方,白胡子本人更是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时代,为海贼世界顶端的四皇之一。

如今,白胡子淡然立在船上,手中拿着一把大刀,冷冽的眸子看向拔地而起的行刑台。

白胡子海贼团的众人皆与艾斯有着过硬的交情,如今艾斯有难,他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于是在冰河万里之后,他们便挥舞着手中的刀剑向前冲刺过去。

顿时,黑漆漆的炮口,吐出一个又一个的炮弹,这炮弹连接成了一片黑漆漆的线。

炮弹打在冰上,一阵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弥漫在这片空间之中,火焰伴随着炮火声,向着天空之上窜起,滚滚硝烟弥漫。

在一片炮火之中,是向着海贼涌过去的白色海浪——十万精兵。

一个身着淡黄色上衣的少年在海浪之中冲锋陷阵,所过之处,皆是一阵阵强烈的橡胶手枪,橡胶烟花,倒是为自己劈开了一小方突破的空间。

路飞一边大声的高声喊着艾斯,一边执着向前,如同一个处于愤怒状态之中的斗牛一般,不管前方时不时陷阱,一心只想着向前突破。

一个大高个从一种海贼之中脱颖而出,不对,不应该说是大高个,应该说是手可摘星辰的巨人。

小奥兹为魔人族的后代,所谓魔人族是比巨人族还要巨人的一类,如同的巨人顶多也就高达十几米,体型健硕,如此便足以成为众人仰视恐惧的对象了。

然而如今小奥兹可是足足高达一百多米,虽不及那阴阳割昏晓的泰山,所过之处,却也能落下来一大片影子,盖在那白色海浪的头上。

那白色海浪在看到这般庞然大物,胆小者早就吓得面色发白,身体更是如同筛子一般颤抖个不停,那些勇敢向前冲的海军均倒在了奥兹的一双大脚下。

毕竟巨人族奥兹,是一个真正的,对付这些如同海军,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般的简单。

面对庞然大物,海军也是煞费苦心,从各处调动军火,罗列在小奥兹前行的路上,对着其便是一阵轰打。

因为小奥兹的体型着实过于庞大,面对如此密集的炮火,一时竟然全无躲避的方法,只能被当做活靶子来打。

艾斯看到被炮火围攻的小奥兹,原本便因为担心,自责而扭曲着的面孔,如今瞳孔都快要从眼眶中蹦哒出来,牙齿与牙齿在相互攻击之下,也渐渐得有了松动的趋势。

“小奥兹!别过来!”

艾斯痛苦的哀嚎道,看到曾经在一起饮酒作乐的众人,如今为了拯救他,在炮火枪弹之中奔走,横尸遍野——

他着实是不忍心啊!

政府这边的七武海也耐不住性子,开始行动了起来,他们毕竟是海军养在手下多年的棋子,如今到了这千百年一次的世纪之战,他们自然也是要被拿出来用用的。

五位之中率先行动起来的是多弗朗明哥,也就是莫奈口中的少主。再就是月光莫利亚,听说是佩罗娜家的主子。

那多弗朗明哥戴着一个墨镜,身上披着粉红色的貂皮大衣,生着一副狡猾寒酸的模样,正站在一片无人区,咧着大嘴,阴冷的笑容浮现在嘴角。

月光莫利亚长着一张几乎占据了整张脸的大嘴,一旦开口,那层次不齐的锋利牙齿便显现了出来,分外丑陋,一个脑袋也如同削尖了的洋葱头一般,一身黑衣加身,宛如一个幽灵。

吴良看向自家的小可爱,汉考克正一心一意的盯着自己的方向,并且时不时露出娇羞的表情,显然是身在炮火声中,心在情爱上。

汉考克左边坐着一只大熊,大熊正襟危坐在椅子上,如同一个机器人一般,一动不动。

汉考克右边是传说中的鹰眼,鹰眼手中抱着一把黑刀,不动声色的坐着,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眸,让人窥探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传闻此人一向性情洒脱,最难以控制,就算眼下坐在海军的区域,却也不一定会真正的替海军做事。

因为此人一举一动皆是凭着心意啊!

咯吱——

不知为何,上一秒还淡然处之的鹰眼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迈出步子,走在冰面上,脚下的冰在压力的作用下,不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来。

如今,鹰眼的一双眼眸中写满了震惊,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徘徊,这个声音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说起来,那还是一桩耻辱的事情,一向爱好向别人挑战,也好看清自己的容量的他,那次,居然败在了一个十几岁模样,初出茅庐的小子面前。

那之后,更是有一个霸气凛然的男人出现,重伤他后,又放了他,条件便是有朝一日,若有用的上他的地方,他必然要倾情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