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马林梵多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蛇姬?”

鼯鼠刚从喉咙中吐出疑惑的气息,一抹亮光在其后脑勺处一闪而过一过,顿时鼯鼠便怒目圆睁,浑浊且黏腻的鲜血从他嘴角滑落,留下长长的血印子。

呜呜——

鼯鼠手指微微颤抖着,喉咙中发出了呜咽的声音,像是孩童的啼哭,如同死鱼一般的大眼睛死死的瞪着汉考克,终究还是没有吐出半个字,便倒在了甲板上,发出哐当的一身,船也跟着微微晃荡了起来,击碎了平静的海平面。

吴良用一根手指头勾起了倒下去的鼯鼠,顺着栏杆丢了下去,这看似平静的海平面之上,不知有多少海王类正蠢蠢欲动。

眼下许是嗅到了甜腻的鲜血的味道,争相从深蓝色的海平面下钻了出来,撕扯着那抹白色的身影。

考虑到三人之中无一人会开着海军军舰的缘故,汉考克眨巴着眼睛,微微的挑动了一下鬓角的长发。

看到这一幕的吴良不禁吞了吞口水,眼眸之中闪烁着一团亮晶晶的光芒,汉考克真是一颦一笑,一言一行之中都透露着美丽多姿啊!

汉考克对着石头吹了一口气,这一口气如同春风一般,而那些石头如同野草一般,经过了春风的吹拂,立刻便复苏了过来。

“哇塞,蛇姬大人!”

“好漂亮好漂亮!”

刚刚从石头状态恢复成人性模样的众人,如今已然忘记了蛇姬对他们做过的事情,反而沉溺在蛇姬的美色之中,流连忘返,发出了阵阵惊呼。

汉考克微微眨了眨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咬了咬嘴唇,对着面前的一众士兵柔声道。

“妾身想去马林梵多”

“好可爱啊!”

“我们马上去开船!”

士兵们挥舞着双手惊呼道,无数个桃心从他们的眼眸中闪现出来,一齐朝着汉考克发射了过去。

看到这种场面的吴良不禁再次感慨了一句:美色皆一切啊!

这些个士兵沉浸在美色之中,竟全然未发觉自家的中将不见了,只一股心思放在汉考克的身上,开船的开船,送吃的送吃,倒是分工明确。

遥远的海平面处,海天相连,泼墨一般的色彩,如同一副水墨画一般。

军舰微微晃动了一下船体,便向着那海天相接之处前进了过去,船头处是被掀起来的浪花。

随着时间的流逝,墨色渐渐褪去,天空再度恢复了一片澄澈透明,远方,一团火焰一般的云朵挂在天际,阳光从其中钻出来,泼洒在海平面上。

路飞因心中惦记着哥哥,一个人趴在军舰前方,只盼着军舰能早点到达马林梵多——艾斯即将被行刑的地方,也是海军的总部。

没有路飞的干扰,吴良正好拉着汉考克过上蜜里调油的生活,嬉笑打闹,好不欢乐。

汉考克时不时的红着脸,活生生的一副初恋少女的模样,脑海中已经渐渐地浮现出了和吴良结婚生子的场面

军舰顺着漩涡在海上晃荡了三天之久,终于在第三天的终于晃荡到了正义之门前面。

上达天际,下达深海的正义之门缓缓打开,水流急不可耐的顺着开门的方向流淌了过去,此刻军舰已经停了下来,完全借着水的流向缓缓的朝着内部行驶过去。

吴良把路飞从军舰前方扒拉了下来,置于船舱之中。

身为特邀而来的七武海的一员的汉考克十分不舍的离开了吴良和路飞,扭动着细嫩的腰肢,如同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在脑后微微飘荡着,白色的披风随意的披在身上,朝着七武海的座位处走了过去。

头上顶着一个小海鸥的战国站在高高的看台之上,俯瞰一切,在看到七武海成员职中,最难对付的蛇姬后,嘴角不禁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心中对于这次世纪之战的把握又深了一点。

吴良一手抱着已经迫不及待要出去寻找哥哥的路飞,目光向着周围扫视了过去。

如今脚下的海军军舰停在水域的最北方,往南看去,仍旧是一片辽阔水域,水域之上矗立着一个岛屿——马林梵多!

放眼看去,岛屿上正中心矗立着一座用灰色砖瓦堆叠起来的城堡,城堡的下部分呈矩形,如同城墙一般,上半部分则是如同的城堡建筑风格,从下往上,一层更比一层窄,如同蛋糕一般,由粉白砖瓦砌成。

城墙上南北对称分布着两个黑墨着色的大字——海军!海军两个大字只见夹着一个扇着翅膀的海鸥,和战国头顶之上的那个倒是相得益彰。

城堡的四周是环绕而立的四座高且瘦的山体,山体上面皆矗立着一个小亭子,亭子最顶端出挂着一个白色旗帜,白底旗帜上仍然是黑墨着笔的起飞的海鸥。

城堡的前面是一片空地,空地上左边矗立着三抹身影,其中便有那位向来疲懒的青雉,此时的青雉冷着一张脸,阴沉的气息在其脸庞上浮动,其余两位分别是大将黄猿和赤犬。

在往下看去,是并排而作的七武海成员,成员职中如今已经到了五位,分别是影子月光莫利亚,多弗朗明多,鹰眼,熊,还有便是吴良的小可爱汉考克了!

此时汉考克正眼波流转,柔情蜜意的看着吴良的方向。

吴良轻笑,转动眼眸,看向了别处,高高的看台下方是一大片区域,此刻已经堆满了密密麻麻的人。

一眼望过去,头上戴着白色海军帽的士兵密集的排列组合在一起,如同白色的波浪一般,给这片空间生生带来了一种压抑感。

目光向着海域移动了过去,无数军舰停在海域之上,吴良只是随意的扫视了一眼,便知这次的军舰配备是司法岛屠魔令的十倍左右。

而那片白色波浪少说也有十万人。

白色波浪的下方是各色各样的人聚集在一起,这些人中大多是记者,戴着塑料边边的眼镜,手上无不拿着小本本,身后皆是跟着五大三粗的扛着摄像机的人,准备时刻与世界各处关切这场行刑的人民保持联系。

看来真是一场值得期待的战争啊!

吴良嘴角闪现过一抹淡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