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盗取军舰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路飞捏着报纸的双手渐渐用力,报纸正中央的艾斯,也渐渐变的扭曲了起来,与此同时,路飞的脸庞也变得扭曲了起来。

“怎么了?”

见路飞面容上生出罕见的严肃模样,吴良手指不禁抚上了其额头,嘟囔着,“也没有发烧啊!”

路飞扭头看着吴良,便是一顿口齿不清的叫嚷。

“不行,我必须马上启程,我要去找艾斯,艾斯是我的哥哥。”

“厨师长,他们这的大人物在哪?我要找这里的大人物借船。”

大人物?

吴良轻轻的念叨着,随即手指指向了自己,仰天长笑道。

“大人物不就是我吗?傻孩子!”

吴良抚摸着路飞的头颅,不断揉动着他那本就凌乱的黑色短发,短发现如今是更加凌乱了,纠缠在了一起。

路飞拉扯着吴良的袖子,便是一阵盘问。

“船在哪里?我应该怎么去?”

“哈哈,我没有船啊!”

吴良依旧大笑着,响彻一方天地的笑声,吸引了众女的目光。

路飞见状,一把甩开了吴良的袖子,一个人气鼓鼓的朝着前方跑过去。

大人物,应该都是住着高房子的!

路飞如此想着,便直接爬上了整个王国最顶端的地方,扫视着周围,寻找着大人物。

吴良此时也意识到了路飞如今是真正经起来了,便也不再同他玩笑,好说歹说的把他给拉到了女帝的面前。

所谓大人物,自然非统治整个王国的女帝莫属吧!

因着吴良的缘故,女帝自然愿意把船借给路飞,只是报纸上写着的行刑日期就在三天后,如同的船只需要绕行,怎么说也需要十天左右。

到那个时候,别说救人了,恐怕这人连同魂魄都已经升天,消失不见了!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吴良思索着该不该动用神力去帮助路飞之时,一阵拐杖敲击地方发出的砰砰砰的响声过后,纽婆婆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一向爱好看报纸的纽婆婆对于海军颇有了解,她提出做海军军舰前往马林梵多——艾斯的处决地点。

因为在前往马林梵多的海域中,有着多处漩涡,唯有海军军舰才能畅行无阻,还有便是在通向马林梵多的必要地区,还设有一道正义之门。

这道门是由海军控制着,向上蔓延着蓝天白云深处,向下高达深海之处,这道门如若不开启的话,船只便会顺着漩涡,按照既定的轨迹行驶,与那马林梵多无缘。

只要正义之门开启,水流转变流向,船只才会顺着水流的流向一并进入马林梵多,不过这只限于海军军舰,这也是为何同样起终点,如同船只要多行上许多天的缘故。

对比,吴良手捧着下巴,淡然挥手道“简单简单,随便抢过来一艘海军军舰,拿来用便好!”

对此,路飞和汉考克皆是高高举起双手表示赞同。

路飞,“好,我们现在便出去,去寻找上一辆,看我一脚踢飞他们。”

汉考克“妾身前两日刚刚打劫一艘海军军舰,那军舰大概现在还停在距离我女儿岛三里之外,等待着妾身的召唤!”

对此,吴良放声大笑,来了兴致,便召唤了汉考克带路,他要与路飞做一次真正的海贼,去打劫了那海军军舰。

纽婆婆得知汉考克的想法,原本便枯黄的如同野草一般的脸庞如今是更加的暗黑了,她剧烈的用手中的拐杖敲打着地板。

“蛇姬大人,你要明白,政府是因为你七武海的身份才不对我们这女儿岛多行叨扰的,你若是如此,便是与政府做对”

面对絮叨着的纽婆婆,汉考克毫不客气的直接用手踮起她,脚下踩着红色高跟鞋,扭动着婀娜的身姿,一把把纽婆婆从窗户给扔了下去。

几位立在门前的侍女看到这种场面,无不发出了惊呼,“蛇姬大人,你这样好像是不尊重老人的吧!”

汉考克回首,甩动着发丝,扭动着身躯,装作不好意思的模样,柔声道。

“妾身不是故意的”

几位女侍立马变了脸色,眼眸中闪烁着桃心,对着汉考克惊呼道。

“好可爱,好可爱。”

“美丽的蛇姬大人做什么都是对的!”

对此路飞嚷嚷着,“什么啊,好奇怪啊!”

然后便被吴良给堵住了嘴巴,这个不识人间美色的小子,竟然敢枉自议论美丽的蛇姬小姐。

在这个月色懵懂的夜晚,三人拍案定下了抢劫之事,当下便乘坐船只,向着距离岛屿三里之外的海域前进过去。

夜色浮动下,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男子,正在甲板踱步,面带忧愁,左手上是一大块鲜红的印记,鲜血已经变得干枯。

位于他身旁的是一堆被石化的船员,他若不是在关键时刻,以匕首刺穿手臂,来转转心神,此刻定然也要被那女儿国的女帝蛊惑住,变成石头。

眼下,距离他们约定的最后期限只剩下三小时了,天色也渐渐变得透亮,倘若那位再不来,他便要启程回去了!

夜色掩盖下,三抹身影偷偷的爬上了漂浮在大海上的军舰,朝着那堆石头前进了过去。

一阵走动的声音响起,男子几乎是瞬间变拔出了手中的匕首,目光向着这暗黑的四周扫视了过去,然而除了这周围的石头与他相伴以外,别无其他。

鼯鼠重重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责怪自己是一个人在船上等了将近三天左右,出现了幻听,如此定力,实在是愧当海军中将啊!

正当鼯鼠准备回到船舱之内,安心等待着时,一阵更为清晰的脚步声响起,鼯鼠心猛一收缩,手中的匕首再度牢牢的握在掌心之中。

“是谁?”

锐利的声音响起,几乎要把着完整的夜空给割碎开。

不远处的夜色下,一个婀娜的身影倒映在鼯鼠的瞳孔之中,哒哒哒的脚步声萦绕在他的耳旁。

“是我!中将,现在认不出你一直在等待着的人了吗?”

汉考克不急不慌的向前迈着步子,身着一身紫色长袍,大腿处开着一条长叉,行走的过程中,一双大长腿若影若现,身后的白色披风在微风中轻轻的晃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