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九蛇的七寸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竟然敢这样跟蛇姬大人说话,实在是太过分了!”

“没错,蛇姬大人如此可爱,漂亮,应该,连我一个女孩子见了都要红了脸呢!”

来自于女官们的议论声如同绵密的雨丝,洒落在大厅之中的每一个角落。

吴良突然向前,拱手弯腰,面露阴风,表示自己有大事要和蛇姬大人商量一下。

汉考克面容上的酱红色稍稍褪去了一点,变成了粉红色,她轻轻的勾起嘴角,笑容中带着一丝不屑的味道。

在女帝看来,这世间没有不被她的美貌吸引的男人,眼下吴良口中的所谓有事商量,不过是想避开旁人,想占便宜罢了!

纤细,光滑白洁如同璞玉一般的手臂微微抬起,手指指向了下方的吴良,头颅高高的抬起,与天花板平行,冷冽的话语砸在吴良的身上。

“卑贱的男人,如何能跟我共处一室,拖出去处以死刑!”

吴良的瞳孔骤然放大,眼前是该女子极度鄙视的姿态,以及从长裙之中裸露出来的洁白的肌肤。

一抹阴测测的笑容爬上了吴良的嘴角,既然软的不行,那么他便只能来硬的了!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如今对付这个九蛇美女也应如此,只要揪住她的弱点,便不怕她有多么的蛮横无理加上无知。

女帝话音刚落地,原本位于她身后的一黄一青两头大蛇,立马拱起身体,吐着巨大的蛇信子,朝着吴良的方向前进了过去,斯斯的声响伴随着二人的移动而绵延着。

这两人是汉考克的妹妹,虽然为一母所生,长相却是天差地别,身为汉考克的姐姐有着足够让这世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的美色,而另外两位也则是有着让一切都变得可爱明亮起来的衬托能力,以丑衬美,以凶衬善。

此刻,这两人刚准备拿下吴良,结果在手掌刚刚触及吴良的衣衫的一瞬间,吴良便化作闪电,从她们紧紧握起来的手掌之中钻了出来,留下了一阵酥麻感觉。

一阵闪电过后,从两位蛇女手中逃脱的吴良,出现在了汉考克的身旁,一只手耷拉在其肩膀上。

!!!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满朝女官皆是怒目圆睁,嘴巴张成了O形,心中似有千般语,却发不出一个字。

这个男人竟然敢公然对女帝做出如此亵渎之事,简直是胆大包天,不可饶恕

秀丽的眉头紧紧皱起,一丝惊讶的气息在眉眼间婉转。

汉考克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手,准备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一个响亮的巴掌,让他见识一下堂堂女儿国国王的霸气。

这霸气可不仅仅是流露于身体之外的气质,还是身体里面蕴藏着的霸道的力量。

女帝的一巴掌,可不简简单单是发出响声,留下一个巴掌印,而是如同锋利的刀刃一般,所过之处,能掀起来一层皮。

然而来自于耳边的温热气息,如同一根锋利的丝线一般,拉扯住了她原本已经挥起来的手臂。

“我知道你后背的秘密,汉考克!”

如同魔咒一般的声音在汉考克的耳边萦绕着,汉考克僵硬着躯体,正襟危坐着,眼眸中陡然间迸发出了一抹惊讶的光芒。

后背的秘密吗?

那些虽已远去,却如同毒蛇一般常伴她左右的秘密,如今终是没有能够守住吗?

原本热闹非凡的大厅,如今只剩下沉默,女官们皆是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如同冰山一般的女王,心中也是十分的惶恐。

不知过了多久,汉考克终是挥动了一下已经变得酥麻的双手,晶莹剔透的汗水从额头上缓缓渗出。

“尔等退下吧!”

女官们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却也不敢擅自揣测女帝的心思,纷纷拱手弯腰,有条不紊的退了下去。

疑惑徘徊在女官的脑海之中,始终不肯退下去,按照女帝的脾气,遇到如此亵渎她的男人,她应该要么将他化成石像,要么一巴掌拍出去,如今怎么让她们退出去?

女官们带着心中的疑惑如同潮水一般纷纷退下,偌大的大厅之上,如今只剩下姐妹三人。

汉考克的耳边依然徘徊着吴良后来的那一句话——

“你若再不让他们下去,我便要告知众人!”

不知为何,汉考克本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强大实力,让这个胆敢威胁自己的男人变成石头,让他永生永世说不出话的!

然而在耳边如同复读机一般重复响起的冰冷的气息,那不是普通的气息,而是透露着霸气的气息。

那气息竟能渗透她的皮肤,控制她的身体,这也是她身体之所以僵硬不能动的原因。

想到这,汉考克的身体不禁轻微的颤抖了起来,连同眼眸中的光芒也跟着闪烁了起来。

这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强大到让人忍不住颤抖,心生恐惧的力量。

身为女儿国拥有着最强霸气的她,也不得不承认,吴良身上所拥有着的霸气,或许是她的几百几千倍,在吴良这汪洋大海面前,她就像一个缓缓流淌在石头缝中的小溪流一般,只能感慨于自身渺小,望洋兴叹!

汉考克的两个妹妹分别立在其两旁,眉头也是紧紧的皱巴了起来,如同趴在额头上的毛毛虫一般。

她们已经从汉考克异常的反应中,觉察到了一丝丝危险的气息,毕竟对那种事情,她们一向最为敏感。

待到众人散尽之后,汉考克挥手接下了上衣,白嫩的肉体从衣服之下解脱了出来,如同明媚的阳光一般照耀着吴良。

哇塞!妈呀!

吴良表面上仍然是一副沉稳,不为色动的模样,实际上在目光触摸到女帝美丽而丰满的肉体之时,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变得燥热了起来。

“那个啥女帝,你这也太豪放了吧,怎么说脱衣服就脱衣服。”

吴良尴尬的笑了笑,然一双贪婪的目光,却不曾离开汉考克的身体。

汉考克转身,如同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直达腰际,只见纤纤玉手抚上了那黑色长发,拢在了一起,掀到了一旁,露出白皙的肌肤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