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悲伤成河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片喧闹声如同乌云一般弥漫在司法岛的上方,这个被白光永世照耀着的地方,竟也浮现出了暗黑的气息。

海军大营中,一群穿着背后印有正义的白色长袍的军官聚集在一起,面色凝重的盯着最中央的那位。

那位只是淡淡的喝上了一口茶之后,便催促着众人快去找上五名中将,十艘军舰,万名精兵,开往司法岛,启动屠魔令。

一瞬间,原本正襟危坐的军官们,忙成了一团,各自挥舞着一双代表着正义的手,抽调精兵,寻找中将,带着军舰,前往不夜城。

此刻,不夜城中像是一锅稀粥,虽然依然被慌乱笼罩着,然而大多数人在听到那个魔咒之后,便弃城而逃,坐上了船只,逃离司法岛。

小贼猫娜美,狙击王乌索普,剑豪索隆,狸猫鹿乔巴,已经变成小矮子的路飞,连同浑身是伤的山治,一同聚集在了一起,寻找着罗宾和弗兰奇。

几人行走在这片沉稳的土地之上,身旁是一群群正飞快的向前方涌动过去的士兵,如同白色的潮流一般。

此刻也唯有几人不顾头顶之上不绝于耳的声音——请大家尽快撤离,屠魔令要开启了!

最终,他们在司法岛的最顶端处,看到正英姿飒爽的站在高楼之上,左手拿着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右手搂着看起来绵软无力的罗宾。

山治原本被索隆拖着的身体,一瞬间像是被注入了活力一般,面对着楼顶上的吴良,张开双腿,叫嚷着。

“快点放开我的罗宾小姐!”

吴良冷冷的看了一眼山治,口中嘟囔着,“这个不孝子!”然而便是一记冷拳直接朝着山治的方向迸发了过去。

可怜的山治刚说完一句话,头脑便遭受到了如同锤子一般的拳头的重击,以一个大字的形状倒在了地上,瞬间便消失不见。

众人愣住了,纷纷在山治消失的地方寻找了起来,更有甚者,还以为山治是被吴良运用什么隐身之术藏起来了,还踩了踩,结果地上仍然是空无一物。

吴良飞身下落,对着众人乐呵道。

“这个不孝子,刚才被我用门门果实的力量,做出了一道门,把他给送回火箭人去了!”

“门门果实?那不是牛头的吗?”

在那位手上吃过亏的乌索普,索隆,路飞几乎是一同面对吴良发出了疑问。

吴良以一句“现在是我的了!”淡淡的回应了众人,众人便也安静了下来,不再追问,因为在他们看来,吴良不管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弗兰奇呢?”

戴着面具的乌索普拉扯着吴良的胳膊,沉声问道,怎么说那位也是跟他共患难过的,虽然只有一会,但是他也不能抛弃他。

吴良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问号,这问号轻轻的敲击着的他的大脑皮层,搜索着关于弗兰奇的信息。

“你们说的可是一个穿着内裤,招摇行走的猥琐男?”

吴良想了半天,脑海中终于浮现出了弗兰奇的基本形状,要不是乌索普提起来,他早就忘记了自己把弗兰奇给关起来的事情了。

在得到了乌索普的点头,加上要人之时,吴良大手一挥,位于他身体右侧浮现出一道以白色光线为边缘的门。

“好厉害啊!”

乌索普惊呼,随即转动了门把手,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个身影便扑到了他的身上。

弗兰奇在看到来人是乌索普之时,忍不住抱着他,大声吆喝着自己遭受到的非人待遇,声音听起来也是极度的悲哀。

“乌索普,你有所不知啊,我碰上了一个变态,而且是能力超群的变态,把我给打了一顿以后,还把我给关了起来,还给我套上一条裤子!”

弗兰奇指着身下快要被称霸的裤子,眼眸中氤氲着水汽,其实他想说的是,给就给吧,为什么要给他一条如此瘦的,搞得他喘不过气来。

乌索普楞楞的看向了吴良,吴良则是淡淡的看着乌索普,然后语重心长的解释道。

“男人穿的少是流氓,女人穿的少是性感,况且他还总在罗宾,娜美的面前晃悠,不能饶恕啊!”

吴良的脸庞上浮现出了一抹阴测测的笑容,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话,那就是说自己是变态的人更不能饶恕啊!

看到这种笑容的乌索普连忙捂住了弗兰奇的嘴巴,不断的往后面退过去,企图让弗兰奇消失在这位的面前,不然——

吴良口中嚷嚷着不可饶恕,然后抓住弗兰奇便是一顿暴打,打完之后便扔在了一旁。

乌索普所谓的防御并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现在他只能楞楞的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弗兰奇挨打,心中为他唱响一首悲哀的歌,谁让这厮动不动就喜欢弹吉他,时而悲伤,时而感动,时而欢喜

弗兰奇“”

沉浸在来自心灵和肉体之上的双重痛苦的弗兰奇,听到了耳边来自于乌索普微弱的解说,关于吴良的解说。

乌索普是这样说的:我们船上的吴良,是最不能惹的男人,而且千万不要跟他讲道理,因为他就是道理

得知了这一切的弗兰克心中如同一条悲伤逆流而成的河水,此刻他只想抱着自己的吉他为自己弹奏上一曲伤悲之曲。

然而此刻身旁别说没有吉他了,就算有吉他,此刻他这肿的如同猪蹄一般的手,也拿不住那吉他。

弗兰奇睁开肿的老高的眼睛,露出一点缝隙来,晃动着脑袋,示意着乌索普,让他从自己的小冰箱里面拿一瓶可乐给他!

在这种悲伤时节,能够喝上一口可乐再好不过了,也好缓解一下他此刻的郁闷。

然而当乌索普哦打开可乐,弗兰奇满怀期待的等待着冰凉而清爽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喉咙滑落下去的时候,一双大手夺走了乌索普手中的可乐。

吴良拿起可乐一仰而尽,还砸吧着嘴巴嚷嚷着,“好喝,好喝”

弗兰奇“”

这时遥远的海平面上,一片暗黑气息丛生的地方,十艘军舰并列前行,刚刚平静下来的海平面再次被划破,波浪在军舰的引擎处翻飞着,四处溅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