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屠魔令启动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妮可罗罗宾”

斯潘达姆喉咙里被喷涌而上的鲜血堵住,一番话说的断断续续,夹杂着呜咽声。

眼下,他唯一关心的便是哪个被称为奥哈拉恶魔的女人究竟在何方,那种女人一定不能够落在别人手中。

吴良大手一挥,位于他身体的侧后方出现了一道白光构成的门的轮廓,矗立在半空中,隐约可见。

斯潘达姆的一双眼睛瞪的老大,眼眸中写满了惊讶,这门,看起来与那空气门颇为相似。

一抹淡淡的微笑爬上了吴良的嘴角,只见这厮微微弯了弯腰,伸手推开了那扇空气之门,绅士一般的做出请的姿态。

在那幽绿色的长长通道中,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从里面散落了出来,这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湍急,如同从高处跌落下去的的流水。

罗宾从门后探出脑袋之时,吴良一双不安分的大手便轻轻的抚上了对方细嫩的腰肢,轻轻的揉捏了几下,然后对着瘫倒在地上,如同一堆肉泥一般的斯潘达姆沉声道。

“本座于不久前,看了一眼你那手下牛头的门门技术,便学了一点回来!”

扑哧——

听到这话的斯潘达姆忍不住又咳出一口鲜血来,血腥味充斥在他的嘴巴之中,看向吴良的一双瞳孔更是快要撕裂开来。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竟然得了便宜还买乖,竟然看了一眼便学会了门门果实的精华,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如今斯潘达姆强烈怀疑这人是把拥有着门门果实的牛头给吞进了腹中,这才连带着拥有了门门果实的能力,然而牛头就在不远处的堆叠起来的三人组合之中的最上方,安静的待在那里。

于是,斯潘达姆经过一番思索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吴良是恶魔!

一想到这里,斯潘达姆原本便发抖的身体,如今更像是在运转中的发动机一般,抖动个不停。

眼前这两个人,一个是奥哈拉恶魔,一个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恶魔,他岂不是是要被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事到如今,看来他也只能够启动那招了,那能够毁灭一切,让一座岛屿化为尘埃的屠魔令!

斯潘达姆扭动着颤抖的双手,向着自己的身后探索了过去,在他那破损的肋骨之下,有一个坚硬的东西正硌着他的后背。

吴良看着在地上扭动着,如同一个毛毛虫一般的斯潘达姆,并未开口,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切,手指抚上了罗宾的额头,为她抚平高高耸起来的眉头。

一句温热的言语爬到了罗宾的耳边,那是刚刚产自于吴良口中的一句话——

“大道三千,神魔鬼怪,本座皆会护你周全!”

罗宾楞楞的看着身旁的吴良,只见他脸上仍然挂着一贯以来痞痞的笑容,然而眼眸中却写满了坚定。

水汽在罗宾的眼眸中氤氲着,打了几个圈,终极还是没有能够落下来,颤抖着的手指微微抓住了吴良衬衣的一角。

待到斯潘达姆终于停止了他那极度扭曲的扭动的时候,一个金色的电路虫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哈哈”

嘶哑而张扬的笑声从斯潘达姆的喉咙中涌动了出来,与此同时,整个房间布满了浓重的血腥味,惹人恶心。

斯潘达姆高高举起手中的黄金虫,阳光打在上面,倒映在他的脸庞之上,原本布满血液的脸上瞬间变成了一片金色。

只见他冷声对着前方的吴良叫嚷道,“只要我启动了这个这个电话,便会立即开开启屠魔令,到时候,海军的怒火会把你烧的连同骨头都不剩!”

“哈哈哈”

一阵剧烈的笑声之后是剧烈的咳嗽声,鲜血从斯潘达姆的口中喷涌出来,泼洒在了他的身体之上,分外可怖。

眼下他完全沉浸在自己可以弄死吴良的欣喜之中,倒是忘记了自己如今这幅破损的身体,随时都可能被吴良踢上一脚,变成破烂不堪的碎片。

罗宾在听到屠魔令之时,身体便开始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原本直立着的身体也顺着吴良的身体向下滑动了下去。

双手聚拢在一起,剧烈的抖动着,罗宾的整个身体都陷入了麻木之中,来自于大脑皮层的恐怖记忆如同一个爪子勾住了她的身体,控制住了她浑身的每一个细胞。

此刻她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每一寸都被地狱业火燃烧着,那是曾经在她的故乡——考古之乡奥古拉燃烧起来的连绵不断的火焰。

奥古拉的一切都在那场火焰之中变成了尘埃,其中包括母亲和族人的性命,包括书籍,包括房子,一切一切都毁于一旦!

豆大的眼泪从罗宾的眼眸中滚落了下去,啪嗒一声砸落在地面之上。

吴良看着罗宾如今的模样,心中泛出了同情的情绪,因为平日里聪明美丽,坚毅的如同松柏一般的女子竟然在他的面前流下了泪水。

这时,斯潘达姆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挥舞着自己颤巍巍的手指,指向了罗宾。

“那个女人是曾经在奥哈拉屠魔令中侥幸存活下来的,如今,又要从屠魔令中走一道,还真是可怜,哈哈哈”

斯潘达姆的笑声戛然而止,消失在空气之中,吴良的一双脚径直踩上了那人的咽喉。

这个狂妄之徒,竟然敢嘲笑他看上的女人,如果不是他们,罗宾这辈子也不会如此痛苦曲折!

斯潘达姆用尽最后的力气拨通了黄金虫,外面的广播中传出了一阵清脆的电话中的响声,同时还伴随着一阵清晰的嘱咐。

“请大家尽快从岛上逃离,屠魔令已经发动!”

这个声音如同魔咒一般笼罩了整个司法岛,如同一个棍子一般,把原本便混乱的人群搅和成为了一锅粥。

斯潘达姆的手指从黄金虫上滑落下去,咽喉处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血管暴露在外面,眼眶之中的一双瞳孔瞪的老大。

吴良收起一双腿,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冰冷的声音也跟着砸在正渐渐变得冰凉的斯潘达姆的身上。

“小子,话太多是不会有好下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