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屠魔令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六轮花!”

伴随着一声轻柔的呐喊,无数根手臂从那片断壁残垣处生出,正扒拉着石板,一时间,灰尘在半空中交错着,烟雾升起。

面对吴良的疑问,罗宾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吴良你不必为了我如此,其实你应该回去的,好好和草帽的各位待在一起。”

吴良从后面一把搂抱住了罗宾的身体,他清晰的感受到了罗宾后背的猛一僵硬,然后便是耳边传来的嘲讽的声音。

“吴良,我可是奥哈拉恶魔,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他刚才说出口的不过是我的名号,眼下我便向你宣传一下我的历史,我曾经一个人毁了八艘军舰,而且是在我八岁的时候!”

罗宾的声音格外的清冷,让人听不出悲喜来,她不禁闭上了眼睛,泪水在眼眶中旋转着,又被强硬的逼回去。

既然身为魔鬼,又怎么能够轻易的哭鼻子?而事实上让她成为着魔鬼的是打着正义的旗帜,抓捕她母亲的政府人员们!

那些人,把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加在她的身上,然后又凭借着这些罪名来抓捕她,还真是——

有够让人厌恶的!

说实在的,罗宾有时觉得自己这一生都死在了政府的手中,她就像是一个被征服扼住了咽喉的孩子,终生不得自由呼吸!

正当罗宾快要被内心之中的悲伤情绪给淹没之时,耳边传来放荡不羁的笑声。

只见吴良放开了罗宾的腰肢,在一旁放声大笑——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吴良指着罗宾十分兴奋的说道,“哎呀,罗宾,你如果是恶魔的话,那跟我便更配了。”

“我既为神,遇见了你这种恶魔,自然是要好好的度化你的!”

吴良说着便一个瞬间移动,手指勾上了罗宾白皙的下巴,打趣道。

“小罗宾你说本座何时度你才合适啊?”

“咳咳——”

正当吴良调戏罗宾调戏的十分尽兴的时候,不远处传到一阵嘶哑而苍老的咳嗽声,这声音打破了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暧昧的氛围。

轰隆——

位于吴良的四周,突然破了好几个洞,石头掉落在地面之上,一阵灰尘在半空中升腾起来。

原本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暧昧的氛围此刻更是被撕扯开来,一点也不剩了!

纸条石头破裂的地方,出现了两个小子,一个戴着草帽,身穿红色上衣,正转动着脑袋扫视着四周。

一个顶着一头的绿藻,手中持着两把长剑,同样目光紧张的扫视着四方。

“别看了,敌人都已经被我打跑了,你们是不是来的太慢了一点,尤其是你,路飞!”

吴良分别给了两人一人一个白眼,嘲讽的笑容挂在面容之上。

路飞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他要怎么说出口已经在被吴良从墙壁缝隙之中救出来以后,再度陷入了墙壁之中,直到一分钟一片才挣脱开来。

“哎呀,罗宾,罗宾”

路飞在看到罗宾的一瞬间,立马手舞足蹈了起来,他高高的挥舞着双手,对着罗宾发出了一阵咆哮的声音。

“罗宾,你到底是为什么要离开我们啊?”

索隆看了披着一身绿色披风的罗宾,小声的嘟囔着,“那个女人,谁知道她怎么想的!”

吴良的耳朵微微动了几下,然后一双眸子便自动的转动到了索隆的面前。

只见吴良瞬间移动到索隆的旁边,在他的耳旁小声的嘀咕着,“你这个绿藻头,不许对我家罗宾出言不敬!”

索隆刚想问问吴良,罗宾什么时候是他家的了,便被狠狠的给胖揍了一顿。

罗宾依然冷着一张脸,不悲不喜的面容上,窥探不出任何的情感的变化。

“因为你们完成不了我的梦想!”

罗宾淡淡的说道,转身朝着窗户的方向前进了过去,然后便化成了黑夜中的一抹淡粉的影子,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路飞的手臂几乎是一瞬间便朝着罗宾消失的地方无限的蔓延了过去,然而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得到。

路飞楞楞的站在原地,大声的嚷嚷着,“什么啊,罗宾的梦想到底是什么啊,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真是头疼!”

顶着一头大包的索隆看了一眼路飞的方向,再次小声的嘀咕了起来,“谁知道那个女人什么心思,说不定是想要害死我们呢!”

砰砰砰——砰砰砰——

一阵是揉搓挤压之后,吴良再次把索隆扔在了地板之上。

索隆轻轻的抚摸着头上的大包,心中涌现过一阵悲哀的情绪,随即再次小声的嘟囔着,“什么嘛!花痴,跟那个什么山治一样的花痴!果然厨师每一个好东西”

刚刚念叨完的索隆又被用力的踩在脚下,碾压了一顿。

“不行,我一定要去找到罗宾!”

路飞挥舞着一双橡胶拳头,面向无边的黑夜诉说道,他要告诉罗宾,他会帮她实现梦想,她完全不必离开他们!

吴良一把拉住了路飞的衣服,惹的这小子在原地奔跑个不停,却始终无法摆脱吴良的束缚。

“咳咳——”

那个嘶哑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远处矗立着一个歪歪扭扭,随时都有可能再次砸在地板之上的男人。

“罗宾走了!”

冰山的语气之中透露着浓重的无奈与担心。

吴良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冰山的方向,一抹冷光跟着发射了过去,同样冰冷的声音响起。

“喂,老头,如果再敢拿什么枪口指着我们家罗宾的话,我饶不了你!”

冰山摇晃着手臂,淡淡的叹了一口气,沉声道。

“看来你们是真正的伙伴啊?罗宾她也是为了你们七人而放弃了整个世界的安全!”

嘶哑的声音在众人的脑海中回放这,一个大大的问号从里面浮现了出来。

“什么意思啊?老头!”

三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对着面前的老人发出了疑问。

“唉,这些都是政府的贪婪所造的孽啊!”

“如果罗宾不听从他们的指挥的话,他们便会对你们发布屠魔令,屠魔令所过之处,皆是一片尸骸,是一种极为恐怖的刑法!”

冰山看着窗边黑漆漆的夜色,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