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海贼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扑哧扑哧的声音笼罩着整片空间,与这种声音缠绕在一起的便是升腾在房间之中的冰冷的气息。

一股股寒气随着少女扑腾着的翅膀而不断的生出,笼罩着这片小小的空间,大片大片的雪花掉落在地板上,瞬间便融化开来。

吴良整个身体如同一片不受重力控制的叶子一般,静静地漂浮在半空之中,双手环绕在胸前。

他面向莫奈,对着她沉声道。

“莫奈,如果现在像我道歉,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的话,我还可以宽恕你!”

伴随着吴良话音的落地,一股股冰冷的气息从他的喉咙中吐露出来,散落在空气之中。

莫奈绉巴着眉毛,陷入了沉思之中,和刚才一般,吴良的一个眼神,一句轻呵斥,便足以让她瞬间慌乱起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

无论如何,她都要把这个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身旁的男人给赶走才行!

“来吧!”

伴随着莫奈的一声呐喊,一抹绿色的身影便朝着吴良扑了过去,爪子下方如同长剑一般的东西划拉了过去。

吴良从背后抽出一把剑,大手在上面微微的抚摸了一下,原本的一把剑便变成了两把剑,这便是传说中的封印之术。

仔细看过去便知,这所谓的剑根本就还没有来得及开刃,因此看起来也有点颓败,根本就比不上莫奈爪子之下的两把长剑。

不过对于吴良来说,区区两把未开刃的剑用来对付莫奈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实际上,他大可直接用手劈开莫奈,只不过那样也太没有意思了,更何况他还未曾好好的调戏调戏这个女子呢!

吴良挥舞着手中的两把钝剑,对抗着莫奈爪子之下的长剑,砰砰砰的声音笼罩着整片狭小的空间。

在这种砰砰砰的声音的笼罩之下,吴良是愈发的神采奕奕了,还时不时的腾出手来,去抚摸一下少女的下巴什么的。

和吴良比起来,莫奈就是相当吃力了,虽说吴良手中的两把剑看起来十分的粗糙,不过他似乎也不是想要依靠着剑的锋利来取胜,他依靠着的似乎是内力。

因为在她与吴良手中的剑撞击之时,她都能够感受到一股磅礴的力量正在顺着自己的爪子汇入自己的身体之中,震荡着她的五脏六腑。

那是如同广袤森林一般无比浩瀚庞大的力量,而她则像是一个小小的树叶,渺小到根本不需要被关注。

这个男人似乎比自己心中独一无二的少主还要强大上百倍。

莫奈的心中突然响起了警报的声音,她说过,如果这世间只有一个海贼王的话,也只能是自家少主,所以这个男人必须死!

无论如何,哪怕是自己没了命,也要杀了这个男人,省的他去阻了少主的道路!

莫奈这样想着,连忙收起了爪子,身体极速的向后退过去,在继续这样战斗的话,恐怕她会因为器官俱裂而亡。

少女抖动着自己的翅膀,眉头高高的耸立在额头之上,面容上似乎写着愁苦两字。

“怎么?是在胆小自家少主当不上海贼王是吗?”

已经通过古神之瞳看穿了少女的心思的吴良忍不住放声大笑嘲讽道,他似乎是觉得不够,随后又补充道。

“就算没有我,你家少主也不可能成为海贼王的,因为海贼王被我家的一个小船长看上了。”

“不可能!”

莫奈朝着吴良不断的怒吼着,少主已经成为了她的人生信念,她不相信那个位置是别人的!

莫奈气的整张脸都被绯红色的光芒占领了,只见她飞快的挥舞着大大的翅膀,再次朝着吴良扑了过去,只不过这次这上次不一样的是——

莫奈伸展开浅绿色的翅膀,包裹住了吴良。

而吴良则是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扔掉了手中的两把剑,双手倏然间伸长,揉捏着少女粉嫩的脸庞。

“哎呀,哎呀,这肉嘟嘟的脸,揉起来真舒服,哈哈”

吴良的笑声颇为放荡不羁,惹的莫奈眼眸中迸发出了一抹冷冽的光芒,这光芒之中缠绕着的是杀气。

莫奈并不理会吴良的调戏,现在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在脑海中浮现着。

那便是和这个男人同归于尽,因为她知道,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在这个男人面前根本就微不足道,所以她只有同死这一条路。

莫奈低沉下了眼睑,心中涌现过一抹悲伤,为少主而死她不后悔,可是一旦死去,她便和少主从此天人两隔了!

“你听着,我现在要杀了你,同时也是杀了我自己。”

“眼下你被困在我的羊之中,没有我的允许,你是出不去的!”

从外面看,只见房间之中多了一颗圆滚滚的洁白球状体,虽然这是由雪做成力的,却是经过密实碾压过的雪,直径为3到5米,其坚硬程度可是可以和钢铁相提并论的!

这便是莫奈最拿手的一招——羊,传说到现在为止它还没有被打破过!

莫奈关于所谓的打不破的言论刚刚落下,吴良便伸出一只手去攻击那个所谓的不破羊,另一只手仍然在不断的揉捏着莫奈的脸庞,并且时不时的说道。

“莫奈,其实如果你只看脸的话,还是很好看的嘛,那我又有一点喜欢你了!”

莫奈冷冷的看着吴良,并不理会他,而是在心中默默的计算着因为应该用多少炸弹才能够杀死这个男人。

轰隆的一声巨响打断了莫奈的思绪,原本在莫奈的口中是不破的神话的羊正顺着吴良的手臂开始一点点的塌陷下去。

吴良收回自己的手臂,一个碗口粗的孔洞直接贯穿了羊的一半,如今羊正顺着这个孔洞开裂开。

“什么?不可能啊!”

莫奈惊慌失措的叫嚷着,她无法忍受自己失败的事实,倘若是平日里也就罢了,偏偏是如此一个关键的人物,实在是——

啊啊啊——

少女痛苦的呐喊着,身旁散落在大块碎裂开来的羊碎片。

这是她最后的希望,现在最后的希望也彻底的破碎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