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奖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只见,半空中,正划动出一个完美的弧线的韦伯,手臂正在一股强劲的气流的作用下,炸裂开来,骨头的碎屑和碎肉混合在一起。

韦伯在地上滚过来滚过去,疼的是死去活来,呻吟声从他的喉咙中如同潮水一般涌现出来。

那个人不过是轻轻的吹了一口气,他的手臂竟然会整个碎裂开来,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尽管如此,韦伯还是坚强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拼命的想要从地板上站立起来,无论如何,他都要守护好黄金钟

拉基冲破了吴良的防线,朝着韦伯的方向跑了过去,瞳孔中倒映出他破碎的骨肉的一瞬间,热泪不由得从眼眶中掉落了下来。

吴良立在原地,冷冽的面容上一副杀伐果断的模样。

“我吴良,从来不饶恕无礼之人,何况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无礼!”

从吴良喉咙肿吐出的字,如同冰柱一般敲打着韦伯的心脏,正在他晃荡着残破的躯体,在拉基的搀扶下,从地面上站起来之时候,身体后方传过来一个声音。

“韦伯,也许你真的应该温和一点!”

“长老”

韦伯回头,楞楞的看着长老,瞳孔几乎要撕裂开来,难道这一切真的是他错了吗?

长老头上戴着一个头套,手中持着一根拐杖,缓缓的朝着吴良的方向前进,在距离吴良大概一米之外,这位老人面对吴良微微弯着腰,道了一声对不起。

韦伯楞楞的看着长老,脱口而出道,“长老为何要给他们青海人道谢!”

在韦伯眼中,他们只是强盗。

“够了,韦伯,我们的祖先也是青海人,你要继续辱骂自己的祖先吗?”

长老回头,不耐烦的看了韦伯一眼,然后便开始为大家讲述了他们山迪亚人的来历。

他们的祖先本事青海上加雅岛上的居民,世代守护着黄金乡——山多拉村!

然而在某一天,从海底之上升腾出了一个巨大的海浪柱。在这股海浪的冲击下,他们的祖先来到了这片空岛,阿帕亚多便是他们曾经的土地,只是后来被空岛的原居民给争夺了过去。

而他们之所以和自称为神明的天空之民,争夺了几百年阿帕亚多的使用权,便是为了寻找到在海浪的冲击下损失掉的黄金钟。

现在吴良帮助他们找到了,并且敲响了黄金钟,完成了他们几百年来的心愿,他们自然应该感谢才是。

得知了这一切的韦伯也低下了惭愧的头颅,不再嚷嚷着打打杀杀的话语。

“喂,老头”

吴良对着面前的长老叫嚷着,“既然你说我们帮了你们那么大的忙,那你们是不是应该把这个黄金钟送给我们啊!”

“对啊,对啊!”

吴的话音刚落,眼眸中闪现出金钱的形状娜美便飞快的站在了吴良的旁边,抱着自己的一双手,痛苦的呻吟道。

“为了那个什么黄金钟,我们可是吃了好多好多的苦呢!”

原本平静下去的韦伯眼眸中再度生出绯红色的光芒来,他对着草帽一族,一边呐喊着,一边痛苦的呻吟着。

“你们这些人,竟然如此不知好歹,我家长老都跟你们说对不起了!”

吴良挥舞着手中的黄金棒,朝着韦伯的伤口戳了过去,随意的说道。

“那我打伤了你,跟你说句对不起,你的伤口就能不疼了吗,能吗?能吗?”

啊啊啊——

韦伯疼的大声吼叫道,原本便破碎的手臂在吴良的黄金棒的按压下,黑血顺着手臂流淌下去,朝着地板砸了过去,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来。

韦伯感觉自己的脑海中似乎被铺天盖地痛苦给铺盖满满的,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下,厚重的身体砸在了地板之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来。

吴良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对着躺在地板上的韦伯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这下可是清净多了!”

长老看了一眼韦伯的方向,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嫌弃的表情,转而看向吴良,恭敬的道歉,诉说着韦伯的不懂事。

吴良大手一挥,直言“没事,没事,黄金钟送我就好!”

长老楞楞的看向吴良,再看看脸庞上浮动着贪婪的光芒的一行人等,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种走进了贼窝之中的感觉。

长老飞快的运转着大脑,扫视着黄金钟周围的东西,目光落在了一个横梁之上。

这黄金钟是祖先的宝物,自然是不能送给他们的,不过这横梁嘛,已经断开了,作为送给他们的礼物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长老不禁窃喜,这大概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送别人东西自己还那么开心的吧!只见他指着竖立在地上的横梁,对着几人道。

“这个可以给你们!”

“哇塞!”

草帽海贼团的众人楞楞的看着矗立在他们面前的横梁,高约三十多米,长约一个人的宽度,倘若他们能够得到这跟横梁的话,估计以后就不愁没有伙食费了吧!

毕竟路飞那个家伙太能吃,一个人的饭量都能够顶的上一船人的饭量了!船上的经费差不多都花在他的饭上了!

草帽海贼团一众人齐刷刷的报上了那根横梁,用尽全力,拼命的想把它给抱起来,然后拖到安全区域,不然那位老爷爷反悔就不好了!

看到草帽海贼团的一众人等开心的模样,长老不禁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这下,终于不用的担心自己的黄金钟没有下落了!

然而吴良并没有表示出对于那根黄金多么大的兴趣,而是面对着长老问道。

“我的,我的呢?”

一根黄金了不够他吴良塞牙缝的啊!

四目相对之间,长老的眼眸中闪动出了一抹紧张的光芒,眼下,他十分确定自己是进了贼窝这件事情了!

“那个除了黄金钟,一切金银都可以奉献给各位!”

吴良露出为难的表情,抚摸着一把,绉巴着眉头说道。

“好吧,好吧,记得多给我一点哈,可不是谁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

吴良说着转身朝着草帽海贼团一行人走了过去,不禁开始嘲笑起来了他们的无知,被一根小小的横梁给迷住了眼睛。

吴良的身后,长老已经瘫倒在地上,他不住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心中生出无限感慨,这无限感慨化为一个——吴良乃是贼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