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钟响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众人过了许久才从罗宾的故事中抽身而出,皆发出了长叹声。

罗宾晃动着身子,许是讲的有些累了,接过山治递过来的一杯果汁,轻轻的抿了一小口,这才继续了下去。

“这些都是我在诺兰德的日记中看到的,故事的结局并不美好。”

“伟大的航海家诺兰德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之后,把一路以来所见识到的奇异事件都一一告诉了国王,其中也包括黄金乡”

所谓黄金乡,便是一整个用黄金建筑成的场所,其中包括黄金摩天大楼,黄金摩天轮,黄金钟只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存在。

国王在听到有黄金乡,这样富丽堂皇,不可思议的存在之后,当即决定亲自乘坐上诺兰德的船,与他一同前往。

诺兰德凭借着记忆中的路线,成功的找到了昔日的黄金乡存在的岛屿。

然而等他找到之时,岛屿已经变了模样,原本的村庄如同蒸发了一般,消失不见。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吴良在脑海中把所有刚刚被灌输到自己脑海中的东西全部放在一起,捋顺了一遍之后,拍着脑袋道。

“所以说,拉基,你们的梦想便是要敲响黄金钟是吗?”

拉基眨巴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睫毛上下浮动着,微微的晃动着脑袋。

“我也不知道,这种事情应该只有长老和首领知道才是,韦伯”

拉基看向了不远处静静地矗立在云朵之上船只,正想着去把韦伯给喊起来呢,吴良突然拦住了她。

“不过是敲钟这种小事情罢了,我来就行,让那个什么首领在睡一会吧!”

吴良说着,笑容在脸上晃荡着,左手牢牢的握着路飞刚才从艾尼路的手中抢过来,孝敬给他的黄金棒。

“我看你是想自己出风头吧!”

山治毫不留情的拆穿,然后又是一顿狂打,好不容易从额头上降下去的大包,又如同被春风吹拂过的野草一般,茂盛的生长出来了!

吴良挥动着手中的黄金棒,径直朝着黄金钟打了过来,钟身荡漾了起来,带动着其内的钟芯,两个相互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嘹亮的乓乓声。

响亮的钟声向着天空四处散了过去,天空之下,白白海之上,围绕着海岸的几个青海人,抬起了眼眸,眼眸中闪现出一团亮光。

他们似乎听到了从天空之上传来的响亮的钟声,这便是他们的祖先诺兰德的遗憾,也是让他们等待了许久的钟声。

空岛之上,正沉浸在昏睡的状态之中的韦伯也在这种声音不断的刺激下,猛然抖动着身体,从地上爬了起来,向着钟声响起的地方跑了过去。

浮现在他瞳孔之中的是几个青海人围绕在黄金钟的旁边,其中一个人正手持着一根黄金棒,正在不断的打击着——黄金钟!

韦伯的身体不断的抖动着,水汽在他的眼眸中氤氲着,化成泪珠,颤抖着从脸庞上滚动了下来,啪嗒啪嗒的掉落在了地上。

这便是他们追寻了几百年的黄金钟,只是——为何会出现在青海人的手中!

激动过后,是愤怒的气味,韦伯双手牢牢的握成拳头,身体飞快的向着黄金钟的方向前进了过去。

这可是祖先的东西,怎么能够让青海人染指!

“青海人,离开我们的黄金钟!”

韦伯愤怒的叫嚷着,叫嚷声中夹杂着脚步敲打地板发出的砰砰砰的声响。

吴良恍然回头,目光在落到韦伯身上的一瞬间,便变得冷冽起来,这个粗暴加上野蛮的山迪亚人,敢过来的话,他就让他有来无回。

吴良挥舞着手中的黄金棒,向着身体的后方飞快的挥动了过来,挡住了正在朝着黄金钟涌过来的韦伯。

吴良回头,一双冰冷的眸子落在韦伯的身上,手中的黄金棒不断的向后延伸,与此同时,韦伯的身体在这股强劲的力量碾压之下,也在不断的向着身体后方退过去。

吴良挑眉,轻蔑的笑容爬上了嘴角,他看着韦伯,挑衅般的问道。

“如果我说,我就不离开黄金钟,我还要把他给带走你会怎么办?嗯?”

拉基扭动着身体,向着韦伯的方向,却被吴良一双大手半路拦截了下来。

“拉基,如果你要维护他的话,我会更加不犹豫的杀了他!”

吴良转身看向拉基,眼眸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浓情蜜意,剩下的只有让拉基感觉到万分陌生的冰冷。

拉基的身体如同被定在原地一般,不得动弹。

围绕在黄金钟旁边的草帽海贼团的一众人等,也是以乐呵的表情看着眼前的一切,对于顽固不化,如同恶魔一般只知道打打杀杀的韦伯他们都好好好的打上一顿,更不要说是吴良了!

不过他们倒是有点担心起韦伯了,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惹上吴良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众人发出了哀叹的声音。

“那我便咋要杀了你,你这个青海无知小子!”

韦伯怒吼着,手臂上古铜色的肌肤之下,是不断别来的青筋,他挥动着缠满了绷带的左手,直接对准了吴良的脑门。

拉基看到这种场面,忍不住对着韦伯怒吼道。

“够了。韦伯,不要再使用排击贝了,他们帮助”

拉基的话还没有说完,从韦伯的手中便出来了一股强气流,气流旋转着,朝着吴良的脑门前进了过去。

然而这个男人在空岛杀伤力最大的武器之下,不但没有半分的紧张,反而怡然自得的站在原地,一抹淡淡的笑容爬上了嘴角。

只见,吴良对着那股旋转着的气流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原本旋转着的气流瞬间便停止了转动,不一会,便消失在透明的空中。

在吴良嘴角那抹逐渐方法的笑容之下,是韦伯飞快向后移动着的身体,原本那股气流并不是消失不见,而是被吴良吹反了方向,径直注入了韦伯的手臂之中。

排击贝这种东西,在使用之时,本就会对使用者造成极大程度的伤害,现在经过吴良这一反转的操作,伤害程度更是达到了以前的十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