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天空之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从天空之上爬了下来,对着草帽一行人挥舞着拳头,大声叫喊道。

“让我们向藤蔓之上的黄金乡出发吧!”

“好啊好啊!”

捧场王路飞立马挥舞着拳头叫嚷着,高耸入云的巨大藤蔓可是牢牢的牵扯住了他的好奇心呢!

娜美的眼眸一瞬间便变成了金钱的形状,口中不住的嚷嚷着“黄金,黄金”

吼吼——

怪异的声音打断了吴良一行人积累起来的兴奋的氛围。

不远处,再次升腾起滚滚烟雾,直径大约为几百米的大蛇正直立着躯体,低垂这如同一栋大楼一般庞大的脑袋,对着吴良吐出粗大的蛇杏子。

难不成这蛇也对这黄金感兴趣?

吴良楞楞的看着面前低垂着的头颅,忍不住打量了起来,如同灯笼一般的瞳孔之中,波动着怒火。

难不成这蛇是所谓守护者?吴良脑洞大开的想到,随即直接盘腿坐在了巨蟒的头上,开始了盘问。

“喂,黄金乡是你的吗?”

巨蟒摇头,一股旋风升起,向着众人吹拂了过去。

“既然不是你的,那我便要拿走了!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巨蟒再次摇头,并且比先前更加的剧烈,大块大块的遗迹塌落下来。

一股苍凉而悲壮的声音涌入了吴良的耳膜中,这个巨蟒似乎在说自己是什么天空之主,是在保护着黄金钟,并且在等待着什么。

吴良从巨蟒的头上爬了下来,面无表情的转身,对着草帽一行人指了指藤蔓上空,发布了前进的命令。

他才不会去理会巨蟒的所谓情怀呢,他要的是黄金,黄金!

此时,巨大的身体在树林中呼啸着前进,所过之处,树木纷纷倒地,激起了一林的鸟儿,径直飞向白云浮动着的天空。

吼吼的声音一路放大,巨蟒张开它那张大嘴巴,一大片阴影覆盖住了吴良的身体,按照尺度的话,吴良在巨蟒张开的大嘴面前,渺小到树林之于树叶。

草帽一行人乌索普和乔巴颤抖着后退,索隆则是挥舞着刀剑向前,向着那个庞大的身体砍了过去。

路飞的头颅向着天空之上无限伸长着,极速下落之时掀起来一股强劲的气流,径直砸向了巨蟒的身体——

砰砰砰的声音此起彼伏,交汇在遥远的天空之上。

吴良远离了那片战争的区域,环绕着双手立于胸前,淡淡的看着这一切。

韦伯额头上渗出细小的汗珠来,汗珠滚动在一起,汇聚成了大颗大颗的汗珠,掉落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一双古铜色的手如今已经是骨节发白,咯吱咯吱的声音散落在潮湿的空气中,阴沉的目光落在了吴良的身上。

拉基不知何时来到了韦伯的旁边,眉头紧紧的拧巴在一起,像极了一个黑色的虫子,手指牢牢的固定在韦伯的手臂之上,指甲几乎要潜入了古铜色的皮肤内部。

“不可!”

少女轻启红唇,重重的吐出两个字来。

韦伯甩开了拉基的手,脸庞上浮现出了一抹坚定的神色。

他还记得自己年幼之时听到的关于云隐村大英雄卡尔葛拉的事情,在这片土地上,有卡尔葛拉传下来的遗愿,那便是敲响巨大的黄金钟。

听说钟声响起之时就是战争结束之时,多年以来,他们山迪亚人和位于阿帕亚多的神明奋力死战,誓死要夺回祖先的领土,便是因了这巨大的黄金钟!

如今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代表着山迪亚人的黄金钟被青海人染指!哪怕——哪怕对方是一招击退神.艾尼路的男人!

韦伯扛起了手中的打扫火箭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吴良的背影,向前一步沉声道。

“不管你是谁,我们山迪亚人都不会允许你们在祖先的土地上胡作非为,更不要说什么寻找伟大的黄金钟了!”

“哦?”

怪异的疑问声从吴良的喉咙中挤了出来,他恍然回头,一双冰冷的眸子让人看了心声怯意。

“那你便来试试,你这大炮能不能伤到我的同伴半分!”

吴良冷笑,转眼间便消失在了韦伯面前,只留下了一句话,久久的回荡在天空之上。

“草帽海贼团的成员们,山迪亚人也交给你们了!切记,要留下性命!”

吴良的一番话同时激起来了草帽海贼团一行人以及山迪亚人的愤怒。

乌索普对着天空之上的那个声音发出了啊啊啊的怒吼声。

“什么嘛!又让我们去战斗,坏厨师长!”

山迪亚人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对天空之上的那位表达了不满。

“什么嘛,死的是谁还不知道是谁呢!我们山迪亚人可是很勇猛的!”

勇猛的山迪亚人以韦伯为首领,开始了向草帽海贼团的冲击。

拉基无奈的看着这种战斗两年,正当秉持着自己身为山迪亚人的信念的他,昂首向前冲刺之时,身后一股力量束缚住了她,牵引着她前往豪华游轮的内部。

那里,吴良正在左手美酒,右手大块骨头的肉,大快朵颐的吃吃喝喝,好不悠闲自在。

“拉基,过来坐吧,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打打杀杀的,不好!”

吴良上下扫视着少女白皙的躯体,以及额头上扭动着的眉毛,美人生起气来都是如此的好看,让人心驰神往。

拉基原本因为紧张担心而拧巴在一起的眉毛在一股强劲的力量的作用下,向着两边蔓延过去,渐渐变得平整。

她冷言冷语的对着吴良道“我身为山迪亚人,可没有办法跟敌对方之人一起喝酒作乐!”

吴良听了也不恼,一抹淡淡的笑容爬上了嘴角,一开口依然是痞痞的语气。

“美女,刚才的战争好像是你们那个什么韦伯挑起来的吧!我没有亲手杀他,还让我的人留下你的族人的性命——”

吴良的身体在原地消失不见,闪电一般的出现在了拉基的身旁,一双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少女细嫩的皮肤,在少女的耳边轻声道。

“可全都是因了你啊!”

“所以,你准备如此报答我呢?”

吴良说着,脸庞上浮现出了一抹阴测测的笑容,手指勾起了拉基的下巴,炙热的目光如同钩子一般牢牢的挂在红嫩的嘴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