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救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上下打量着怀中的美女,看着她那白嫩的皮肤,与那些古铜色皮肤的山迪亚人着实不想像。

“请问你见过我的族人吗?”

拉基眨巴着眼睛,眼眸中闪烁出亮堂的光芒,眉头紧紧的绉巴着,看起来很是着急。

她想要快点找到韦伯,告诉他那位神是不可战胜的事实。

他们山迪亚人在这场斗争中充当的仅仅是一个小蚂蚁的角色。

这些也是她从她的族人之一的那位负伤者口中得知的,那位告诉她,不仅仅是神兵正在朝着这个方向涌来,还有那位原本应该安然坐在高台上观赏着一切的神!

那位神——是无敌的,是不可战胜的!

这是那位临死之前留下的最后的话!

“见过!”

吴良说着,咽了一口口水,偷偷的喵了一眼下方。

下方,是由一道道弯曲的岛云组成的阶梯,纵横交错的阶梯之上横七竖八的挂着十几个古铜色的身影。

拉基顺着吴良的视线看了过去,身体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做出了下降的反应。

紫色的身影落在岛云上,向着一个梳着高高的长辫子的男人走了过去。

“韦伯,没用的!没用的”

少女哭喊道,眼眸中散落出了大片大片的泪水,晶莹剔透的泪水和洁白的云朵混合在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吴良见状,立马一个飞身下落,来到紫色身影旁边,温热的大手落在了少女腰间裸露出来的冰凉的皮肤之上。

“他们没事,只是暂时晕过去了而已!”

早知道在这群古铜色皮肤的人之中还有如此出尘绝艳之女子,他就让他们下手更狠一点了!这样也就不用胆小他们会随手醒过来告状了!

拉基仍旧在低声啜泣,身体也跟着不断的颤抖着。

“请问他们如此这般,是那位神来了的结果吗?”

拉基突然停止了哭泣,湿润的睫毛剧烈的抖动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平静,一双闪烁着求知渴望的眸子看向了吴良。

吴良楞楞的看着少女,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嗯这个你会知道的。”

吴良随意的回答道,不等少女做出反应,便立刻抛出了下一个问题。

“如果姑娘不嫌弃在下的船破旧的话,在下倒是极其乐意搭载姑娘一程。”

拉基看向了正孤独的挂在云之阶梯上的族人们——

吴良闭上了眼睛,微微绉了绉眉头,随即一咬牙,一瞪眼,长叹一口气,沉重的说道。

“如果姑娘愿意的话,在下也十分愿意帮助姑娘搭载一下这群人,不过完全是看在姑娘的面子上的呦!”

拉基闻言,飞快的晃动着脑袋,感激的神色从眼眸中升起。

待到吴良带她前往他口中的破船之时,她才发现吴良口中的所谓破船是完全的谦虚之情。

此刻这艘看起来可搭载百人的船,并且内外布置奢华应该被称为破旧的话,那么她倒不知道什么叫做奢华了!

山治在看到拉基的第一眼,脸庞上便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晕,身体也跟着上前。

“哦,小姐”

山治还没有表达出自己一贯以来最常使用的——哦!小姐,你已经走进了我的心中,便已经被吴良甩过去了手。

“山治,去把下方的山迪亚人都给好生安置到船舱后面!”

“还有乌索普,路飞,索隆,乔巴就算了,你们几个快去快去!”

吴良对几人发布着任务。

路飞好奇的看着吴良,揉捏着一头黑发,自顾自的说道,“为什么啊!那些人”

吴良脸色一沉,左手在半空中飞快的朝着前方蔓延了过去,捂住了路飞的嘴巴,然后用力的把他给甩了下去。

乌索普看看路飞,又看看回头对着自己露出阴测测的笑容的吴良,便选择自己跳了下去。

啊啊啊啊——

山治面色阴沉的甩动着大长腿离开了甲板,飞身下去,此时索隆早就已经一手两个的提着人回来了!这是他锻炼体力的一种方式。

拉基眨巴着一双明亮的瞳孔,拉着吴良的袖子小心翼翼的询问道,这里的人是不是不欢迎他们?

吴良心中念叨道:他们怎么欢迎刚才还跟他们打生打死的山迪亚人啊!

然而表面上的吴良只是轻轻的抚摸着拉基的头发,温柔的说道。

“并没有,我那些有点愚蠢的青海人朋友,第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少女你,难免有点失神”

娜美和罗宾互相看了看,然后一同回头对着吴良流露出了阴暗的表情。

吴良只觉背后传过来两抹阴暗的目光,并未在意,大手抚摸上少女细嫩的腰肢,沉浸在少女因为害羞而绯红的脸庞上,乐不思蜀。

船只继续向前航行,在岛云上划拉出长长的一道痕迹。

无聊再次笼罩了众人,没有了吴良的乌索普和路飞两个人沉浸在不是你赢就是我赢的快乐中难以自拔,毕竟吴良在时他们是讨不到半点便宜的。

索隆手中环抱着三把剑,陷入了沉睡之中,睡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忘记时间。

岛云周围茂密的树叶丛中生出簌簌的声响来,像是风的轻诉,又像是影子歪穿梭

原本处于沉睡之中的索隆猛然张开了双眼,一抹冷冽的光芒从眼眸中迸发出来,扫视着四周。

四周是随风漂浮着的树叶,天边静止的云朵,以及流动着的岛云。

风儿轻轻的吹拂着位于甲板之上的索隆,只见索隆恍然回头,对着众人轻声道。

“有人来了!”

路飞一瞬间从原地蹦了起来,挥舞着拳头,冲到了甲板之上,头颅飞速的扭向四方,如同机关枪一般的扫视着。

“哪里,哪里,快点出来让我打一顿啊!”

路飞对着四周呐喊道,树叶之中再度发出簌簌的声响,一片黑压压的翅膀向着天空之上浮动了过去。

山治迈着一双大长腿,点燃了一只香烟,吧嗒了几下,吞吐着烟雾,指着不远处的鸟儿说道。

“喂,索隆,你口中的有人不会是那些鸟儿吧!”

“才不是呢,臭厨师,像你这种眼中只有女人的人,怎么可能感受到。”

山治咧开大嘴毫不留情的还击道。

“绿毛,你说什么呢,你看看哪里有人,哪里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