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白海之规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和路飞一行人在柯妮丝的陪伴上度过了几天有吃有喝有美色的生活,在这种命令安逸的生活背后,一群头顶白色贝雷帽的军队正在朝着这里匍匐前进。

嬉闹的声音盘旋在云之滩的上方,吴良一手挡住正拼命向前想要接近柯妮丝的身体,另一只手则是在柯妮丝细嫩的腰肢上揉捏。

一声声轻呵打断了一行人的愉快时光。

“帕索帕索”

寻着声音看去,只见一群白色贝雷帽正匍匐在沙滩上,如同一只只白色的虫子一般,蠕动着身体,朝着他们的方向缓慢的前进。

柯妮丝原本平静的心湖此刻像是被投入了一块大石头一般,波澜四起,晃荡不平。

来者是空岛的神队,神队隶属于空岛的唯一统治者——天空中的神!

神能够监听整个王国的所有声音,一旦发现有不顺从他的心思的人,便会降下天之圣裁,那是让人避无可避,身体瞬间化成泡沫的一种惩罚。

因此,天使岛的居民们,日日谨小慎微,保持着对于那位神最崇高的敬意和恐惧,现如今神队来临,她怎会不惶恐。

通过手掌的触感感觉到柯妮丝紧绷而僵硬的身体的吴良,及时送上了最衷心的关怀,低声询问着怎么了!

柯妮丝并未搭话,而是神色慌张的脱离了吴良的怀抱,向着白色贝雷帽的方向前进了过去。

白色贝雷帽总算是爬了过来,从云海之瘫上立起了身体,喉咙中又是一阵“帕索帕索”的声音。

这声音过后,为首的那位从怀中掏出一打照片,指着吴良一众人怒吼着。

“你们就是守门员口中的非法潜入者吧!”

嗯?

除了吴良以外的其他人脑海中皆是一排问号。

脑海中的记忆倒退到刚进来的时候,那个老太太不是说没有钱也可以进来的嘛!

而吴良则是一副看笑话的姿态,环绕着一双手置于胸前,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想必这就是那个老太婆口中所谓的天之圣裁吧!他倒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个天之圣裁法!

“什么嘛!那个老太太不是让我们进来了嘛!”

路飞双手叉腰,嘟囔写嘴,面向前方,不满的说道。

为首的那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手中不停地晃荡着照片,似乎是在提醒着他们,他们已经被照相贝记录下模样了,怎么狡辩都是没用的?

“不管不管,罚金十倍!”

“一开始是每人十亿,一共八十亿伊克,现在换算成贝利的话,为八百万贝利!”

路飞刚想嚷嚷他们没有钱的时候,乌索普见状急忙跑到前方,一把抱住了路飞,对着为首的那位嬉皮笑脸道。

“好的,好的,我们队伍之中有钱的那位暂时不在,一会等她回来了就让她给你哈!”

面对这个可怕,并且刚刚向他们展示了冰山一角的空岛,乌索普可不想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再惹上什么血光之灾,过上终日逃窜的生活。

娜美也不知道骑着威霸去了哪里,已经一上午了了也看不见个人影。

空间再次变得寂静了起来,路飞跑到一旁观察着大叔修理威霸,这可是他在下面发现的车,就是已经破烂不堪了!

为首的那位军官一双眼睛如同鹰眼一般四处扫视着,眼眸中散发出冷冽的光芒,待到扫视到人群之后的吴良之时,他停了下来,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升腾在脑海中。

麦金利晃动着脑袋,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竟然会对一个青海人产生不安的感觉,自嘲般的笑了一下,便把目光移动到了别处——

麦金利的瞳孔中固定在了一个地方,其中显现出了一个破旧的威霸和站在它旁边的戴着草帽的红衣少年,也就是刚才那个十分嚣张的红衣少年。

男人的脸上爬上了一抹丑陋而诡异的笑容,嘴角抬起了一个诡异的角度,只见他高傲的抬起头,一只手指向红衣少年的位置,口中不住的嚷嚷道。

“你们竟敢公然破坏公物,这违反了白海的法律,为第十等级的罪行哦!”

“什么啊,这是我的好吧!”

路飞指着下方的威霸不耐烦的看着那人。

乌索普慌张的跑到路飞的身旁,一把抱住了他的身体,生怕他在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一旁的大叔也连忙解释这艘威霸确实是路飞一行人带来的,怎料那位把着当成了青海人盗窃白白海人民的财产的盗窃罪。

“你好烦啊,我要把你给揍趴下!”

路飞卷起袖子,晃荡着手臂,身体向着前方浮动。

“啊——”

乌索普尖叫着,再次拉回路飞的身体,并对麦金利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以及讨好的笑容。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换来麦金利的同等对待,只见他大声的宣布。

“你们又犯了七级恐吓罪,四级制造噪音罪!”

接下来,在麦金利的努力下,众人又犯了五级妨碍公务和九级伤害珍贵动物。

其中所谓的妨碍公务完全是无中生有,而伤害珍贵动物则是索隆用刀背拍晕了朝着他们发动攻击的身体扁平的空岛鱼。

乌索普成为了众人无麦金利的和事老,奔走在他们中间,贡献着自己快要笑的僵硬的脸庞。

当麦金利口中的关于白白海的法律快要说的差不多的时候,吴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喂,你要干嘛,站在我面前,挡住我的视线,可是妨碍公物之罪!”

麦金利瞪大了眼睛,抬起高傲的头颅,看向了面前的男人。

不知为何,他原本脑海中便浮现出来的一抹淡淡的不安,站在正在呈现指数形式的爆炸性的增长。

恐惧如同一头贪婪的毒蛇彻底的把他吞入腹中,这是他生平第一次面对青海之人会有这种感觉。

而这种恐惧的情绪和他在面对伟大的神官之时,那种因为渺小而产生的恐惧之情一般。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差别的话,那便是此刻的更为磅礴而清晰。

刚才那一番话可是他鼓起了很大很大的勇气才能够如此轻松自在的吐露出来,这种感觉前所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