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价值两亿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海天相接之处,浪花张着大大着嘴巴,肆无忌惮的吞噬着海平面,巨大的海平面之下,似乎有一根长棍在不断的搅和着海水一般,海水四分五裂的破裂开,被风撕裂成无数片。

天空之上笼罩着一片片阴沉的乌云,暗黑色的气息裹胁着整片海洋。

远远看过去,波澜壮阔的海平面的正中央浮现出了一个约一两百米的漩涡,簌簌的冷风从那里吹来,激起了一众人的鸡皮疙瘩。

与这辽阔大海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此刻正漂浮在陡峭不平的海平面上的黄金梅丽号。

这艘晃晃悠悠的小船像极了汪洋大海上的一片脆弱的叶子,随时可能被吞噬,咬碎。

吴良背着一双手,淡淡的笑容浮现在脸庞上,面对前方呼啸着的狂风,欣喜道。

“好生期待接下来的旅行啊!”

早就听说了伟大航路之中的空岛的不一般,如今他便要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个不一般法,是美女不一般,还是战士不一般呢

“对呀,好期待啊!”

路飞嚷嚷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双手高高举起,看起来十分的兴奋。

两人的身后浮现出了色彩各异的神色,其中主要以看傻子一般的眼神为主!

在这种随时可能被吞噬掉的漩涡之中行走,感受到的只有危险好不好!

乌索普双目撕裂着,恐惧的水汽氤氲在眼眶中,他双手牢牢的抱着桅杆,腿缠绕在上面,整个人如同章鱼一般缠绕在上方,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

“好危险啊,好危险”

娜美呆呆的看向前方,眼睑下沉,恐惧的气息在眼眸中游走,双手交错在胸前,微微颤抖着。

这可是大海啸啊啊!

山治则朝着娜美张开了双手,温柔的声音响起。

“娜美小姐,投入我的怀抱吧”

腰间挂着长长的三把剑的索隆被吴良和路飞的话吸引了过去,只是微微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现在好想睡上一觉啊!

而小乔巴则是瑟缩着小小的身体,心中的恐惧如同这狂风海啸一般辽阔。

罗宾气定神闲的站在甲板之上,她是这艘海贼船上的新成员,事实上,一开始她只得到了路飞的认可。

吴良因为罗宾是个无趣的女人,然而又因为对方是个美女的缘故,两相纠结下而不发表自己的意见,因此得到了船长认可的她这才留了下来。

“天啊!”

“妈呀!”

未知的恐惧席卷了整艘船,此刻黄金梅丽号正拖着自己小小的躯体,如同一个叶子一般,顺着漩涡的轨迹飘荡着。

偌大的漩涡之中,不时穿出巨大的生物,比如九点钟方向的浑身透着冷光的鲨鱼,再比如七点钟方向的伸出黏黏的触手的章鱼。

狂风巨浪之中,呐喊声被整个撕断,融入海水之中,紧张的气氛旋转着上升,渐渐地上升到了顶点。

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之中,吴良和路飞自始至终都是瞪着一双明亮的瞳孔,迎着凉爽的海风,展露着自信的笑容。

空岛,我来了!

这是两人共同的心声。

吴良和路飞的淡定迎来了身后众人的无语凝噎,这两个人真是毫不畏惧大自然的力量,死亡的感觉啊!

正当乌索普等人一颗心快要被提到了嗓子眼之时,原本旋转着的狂风停了下来,漩涡像是被抹平了一般,消失不见。

众人愣住了,静静的看着脚下已经恢复平静的甲板,放送了下来,正当他们以为暴风雨彻底的离开了他们之时,身为航海士的娜美打破了他们为自己营造的安全梦境。

娜美的目光落在海平面上,低沉着眼睑,握着拳头说道。

“这是海底大爆发的前兆,真正的暴风雨还没有到来!”

乌索普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袋上,整个人倒在了地板上,绝望的呐喊声响起。

“什么?真正的暴风雨竟然还没有到来,那刚才的遭受的都是什么啊!我不会要死了吧!”

“我怎么感觉我的身体越来越轻了”

吴良和路飞看着倒在地上的乌索普,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讥笑的声音。

“哈哈”

“哈哈哈”

娜美紧紧的捏着拳头,同时给了吴良和路飞两个拳头。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竟然还在玩!”

两个大大的鼓起来的包浮现在两三的头上,吴良和路飞分别摸着对方的头,傻笑着。

船上的众人无奈的看着两人,长叹了一口气,自从吴良再次回归了以后,船上便出现了两个幼稚鬼,两个好色鬼。

娜美的怒吼声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快点,地球大爆发就要开始了!”

“索隆,收帆!”

“山治”

娜美站在原地,挥舞着双手指使着众人,目光牢牢的锁定在看起来十分平静的海平面上,心中生出了隐隐的不安。

因为她知道,此时的海平面有多么的平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会有多么的疯狂。

远方,出现了一艘船,船上坐落着几个人体型高大的男人。

几人之中跳出来一位顶着一头凌乱的如同海藻一般的黑色长发的男人,对着众人叫嚷着。

“两亿,一亿,六千万,你们通通给我站住!”

嗯???

包括吴良在内的众人向着不远处的几人投过去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问号。

吴良拿出了随时准备着的望远镜,看向了不远处的那位。

那位手中拿着几张悬赏通缉令,其他人则是手中端着枪,似乎是准备好了死战。

望远镜带着吴良的目光到达了通缉令上,他念出了声。

“吴良,悬赏金两亿,路飞哈哈”

吴良在看到那个数字之时,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指着路飞道。

“路飞,你好不值钱啊,竟然才两亿!”

原本站在船边昏昏欲睡着的索隆猛然一个跳步,跑到了吴良的旁边,讨好般的锤着吴良的肩膀,兴奋的嚷嚷着。

“我呢,我呢”

吴良故作深沉的划拉着手中的望远镜,看向了前方,转而喉咙中爆发出了更剧烈的笑容。

“哎呀呀,索隆,你更不值钱啊,你才六千万!”

索隆失望的低下了头,口中不禁嚷嚷着“才六千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