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宴请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如同藤蔓一般的橡胶手臂嗖嗖嗖的在空中飞舞着,朝着山治即将倒下去的身体涌动了过去。

那是路飞想要吃肉的信念啊!

“我要吃肉!”

嘹亮的呐喊声充斥了整个房间,笼罩在房间的上空,不知疲惫的嘶鸣着。

这时——

砰砰——

敲门声响起,击落了路飞的呐喊声。

山治顶着一头如同鸟窝一般的黄色头发,眨巴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而路飞则是好奇的瞪着一双大大的瞳孔,看向了门的方向,似乎门后藏着一大团肉一般。

门的缝隙渐渐变大,率先显露出来的是一个洁白透明的蓝色水晶鞋。

顺着蓝色水晶鞋看上去,是一双笔直的铅笔一般的彩色白嫩的长腿,散发着璞玉一般的光泽。

白嫩的腿蔓延到膝盖上方大约十公分便戛然而止,被一件蓝色的短裙层层覆盖住了。

薇薇双手叉腰,腰上裹着亮晶晶的镶嵌着亮片的紧身低胸装。

看惯了帅气的薇薇的吴良此时不禁眼前一亮。

薇薇,真乃人间尤物也!

顿时,两抹炙热的目光落在了薇薇的身体之上,贪婪的扫视着她身体的边边角角,生怕错过了什么什么。

与此同时,两抹呐喊声响起,一同汇聚在偌大的房间的上空,交缠在一起。

其中一个是来自于吴良兴奋的呐喊声,为薇薇的美丽而呐喊。

而另一个嘛!则是来自于山治内心崩溃的声音。

眼前可是薇薇公主,着装精致,如同天仙下凡一般的薇薇,然而此刻的她则是刚从睡梦中醒过来,顶着一头凌乱的发丝

为了不毁坏自己在薇薇面前的形象,山治只得把头部迈进了被子之中。

薇薇眨巴着一双大而有神的瞳孔,楞楞的看着面前的一切,脸庞上绽放了笑容,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家都饿了吧!父王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宴会,要好好的宴请你们。”

一听到宴请两个字,路飞的眼睛都直了,看着薇薇问道。

“什么?宴会?那是不是有很多的肉啊!”

“保证无限量供应!”

薇薇回答道,笑容在脸上飞扬,整个人也是神采奕奕。

听到这句话的路飞如同一道闪电般,向着前方猛地冲刺了过去。

有大块骨头的肉吃,便是现阶段最能够让他产生幸福感的事情了!

吴良绅士般的拉着薇薇的手,一同向着大厅前进,转身嘱咐山治记得带上已经睡的云里雾里,不知所以的索隆。

山治了把身体裹进被子中,不敢露出头,哪怕他已经预见到了他的天敌吴良现在可能在调戏薇薇公主。

偌大的大厅之上是高高挂起了水晶灯,柔和的光芒泼洒下来,营造出了一种柔和静谧的氛围。

一旁是几个肥胖的厨师挥舞着手中的工具,不断与锅具发出摩擦的响声,火焰在下方怒吼着,食物在火的炙烤下发出滋滋滋的响声来。

不似国王宴请中应有的那种斯文的场面,现如今场面十分的混乱。

一双橡胶手臂跨越了整个餐桌,在餐桌的上空飞舞着。

除了路飞的众人都在提防着这双随时能够到达自己面前的橡胶手臂,因为那双手臂会毫不留情的抢走别人的食物,塞进路飞的肚子中。

路飞的一双眼睛扫视着整个餐桌,嘴巴中塞满了食物,一双如同老鹰一般锐利的眼睛正在寻找着随时可能出现在在自己面前的食物。

每当食物被供应下来,索隆和乌索普都会率先的保护好他们的食物,防止被路飞抢了去。

而山治则是一次次的掐着路飞的脖子,摇晃着他的身体,怒吼着。

“你倒是给我留一点,让身为厨师的我也尝尝国王的水平吧”

几个厨师纷纷挥舞着额头上滚落下来的汗水,拿着厨具的手已经有些麻木了,更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便是如今这群人。

他们如今的抢夺食物的模样真的很难和高贵的薇薇公主联系起来。

而薇薇则是坐在一旁浅笑吟吟的看着玩闹着的众人,对她来说,这是她人生中不多的温情时光。

不过人群之中,也有一抹不一样的气息,那便是安静的坐在薇薇旁边的男子,气定神闲的食用着盘子中的食物。

众人之中也只有吴良的食物能够一直保存良好,不被路飞给抢去。

实际上,在吴良的身旁,有一道道围绕起来的阴影屏障,并且这屏障只对路飞起作用,他自然是进不来的。

而且吴良之所以气定神闲,其实也只有一个原因,他觉得这食物不如蒲姐姐做的好吃,因此吃起来也是十分的敷衍。

宴会最终在一片欢声笑语,嬉闹中结束,结束以后路飞的肚皮再次鼓成了一个大气球,而众多厨师则是累的瘫倒在了地上,被拖下去休息了。

这大概能够啊更为众位厨师心中难忘的记忆了,对于几人的食量,尤其是那位穿着红色上衣的大肚皮小子的难忘。

宴会结束以后,国王打开了一般只有在雨季才能够使用得浴室。

毕竟水对于过去三年间的阿拉巴斯坦国家来说是最为珍贵的存在。

路飞和乌索普如同被关了许久,突然放飞出去的鸟儿一般,在偌大的浴室中奔跑着,站在一个疑似瀑布的下方,端坐着,摆出练功的姿态。

吴良晃荡着脑袋,看着眼前的两个傻孩子,心中竟无语凝噎。

与众人的喧闹不同的是,吴良现在关心的是女浴室在哪里,和娜美,薇薇来个四人混浴也是十分不错的呀!

吴良眼眸中流露出了绯红色的光芒,与之前的愤怒不同的是,站在代表着的是害羞。

“国王,那个女浴室怎么走啊!”

吴良朝着国王抛过去了一个魅眼,眨巴着眼睛问道。

噫?

山治愣住了,头颅僵硬的旋转了几下,眸子看向了吴良,指着吴良呐喊道。

“什么嘛,什么嘛!你怎么可以这样!”

“不过国王我也好想知道啊!”

山治看着国王,眼眸中再次冒出了一片红心。

而国王则是淡淡的指向了一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