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愚蠢的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贝尔同样也是传说中的阿拉巴斯坦的救世主,是万民认可的神一般的存在。

然而这神只在天空上飞行了片刻,整个身体便被一阵烟雾给掩埋住了。

吴良愣住了,不禁晃荡了脑袋,口中忍不住念叨着“真是一个可悲的神!”

正当吴良刚走到塔楼的底部的时候,薇薇便晃悠着身体,一愣一愣的在地上行走着,然而一双眼眸却牢牢的锁定在天上。

天上是掉落下来,纷飞着的粉末。

“贝尔”

薇薇呢喃着,瞳孔中氤氲出了大片大片的水汽,尽管她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哭,她可是一国的公主,但是——

但是——贝尔是为了拯救一国人而牺牲自己的啊!

贝尔带着那个能够炸毁一个国家的炸弹,一个人独自的飞到了天上,一个人孤独的与死亡相伴。

“怎么了呢,怎么了呢?这是——”

吴良对着薇薇发出了惊呼声,看着薇薇此时我见犹怜的模样,他的一颗心也像是被塞进了棉花一般,变得柔软了起来。

薇薇看向了吴良,擦去了泪水,仍然湿润的眼眸中透露出了一抹坚定的光芒。

她可是一国的公主啊!公主啊!

怎么能够在万千国民的面前流泪,怎么能够表现出自己的脆弱。

“没事,厨师长,我没事,我还要阻止这场战斗!”

此刻吴良的心中正在开始一系列的呐喊。

“艾玛妈呀!薇薇公主,这也太帅了吧!简直是太帅了,帅的不得了!”

在心中开始了一系列的呐喊的吴良,面容上仍然是一副不动声色的帅气模样。

“薇薇,我支持你!”

吴良化身为薇薇的小粉丝,对她加油打气。

这次没有吴良的料理的作用,薇薇便化身成为了一国之魂般,站立在千军万马面前。

“大家停下来听我说一句!”

不过此时的千军万马似乎十分的忙碌,马儿忙着嘶鸣,忙着奔跑,而人们则是在你死我活的游戏中玩的乐此不疲。

薇薇的声音如同一滴水,掉落在汪洋大海中,除了能够激起只有自己能够看得到的波澜以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吴良愤怒了,他愤怒的看着这一群只知道战斗,却忽视了薇薇的呐喊的人。

怎么可能这样对待一位女士,况且是美女,更何况还是公主!

实在是太过分了!

“别吵了,都给我停下!”

吴良怒吼着,一双眼眸中充斥着绯红色的光芒,外人眼中的清秀少年,再次变成了暴躁的模样,如同杯的狮子一般。

实际上,吴良此时眼眸中的光芒便是场下那一群人眼中的红色的光芒,这些人都已经杀红了眼,不知所以。

吴良的一句呐喊声如同一道长长的巨大剑尖刺破了吵闹的士兵,刺破了战斗的气息。

此刻不管是正在挥动着棍棒的士兵,还是正在发动着大炮的士兵,亦或是马儿,都停止了下来,目光转移向了同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上立着一个少年,一个看起来云淡风轻却又杯的少年。

而那个卑的少年的身旁站立着一位高高扎起蓝色头发,身上披着一件堆满了灰尘的白色披风,蓝发伴随着披风一起向着身体的后方浮动着。

“薇薇公主,你可以说了!”

吴良对着薇薇吐出温柔的气息,气息围绕着薇薇旋转了几圈,散落在了她身体四周。

薇薇忽闪着的大大瞳孔中氤氲出了淡淡的水汽,浮动着感动的目光。

在吴良强势的引导下,众人又把目光投向了薇薇,而薇薇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向了众人。

“大家请听我说,请大家停止战斗,一切都是误会!”

“没错,都是误会!”

吴良捧着脸庞,目光如同钩子一般牢牢的挂在薇薇的方向,成为了十足的捧场王。

“误会什么?我们都看到了,国王亲自带着国王军攻击我们,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就是就是!”

“绝对不能够放过国王军!”

叛乱军中生出了许多窒息的声音,在他们看来,国王军俨然变成了那种老谋深算一般的存在,并且是绝对不能够原谅的。

和叛乱军类似的是,国王军对于叛乱军也是怨声载道。

“他们叛乱军才是不能相信,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起事端!”

“不能相信!”

寂静被打破,一瞬间的和平也于一瞬间被打破,就像是石子打破了平静的水面一般,一切和平的表象瞬间破碎开来。

身处质疑的漩涡之中的薇薇用一种看救命稻草一般的眼神注视着寇沙,一言不发的寇沙,正阴沉着一张脸的寇沙。

感觉到薇薇殷切的目光的他轻声的叹了一口气。

“薇薇,你应该知道,我们对你们已经失去了信任,毕竟我们不久前尝试过,然后失败了,难道不是吗?”

“就是,就是!”

寇沙的一番话,如同一个鱼雷,在水中炸裂,掀起来更为巨大的阵阵浪花。

吴良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拳头,阴沉的气息从他身体的周围浮动起来,阵阵寒气顺着他的身体向外面泼洒过去。

原本燥热的人群中荡漾起来了一阵阵的寒冷的气息,这气息剥夺着周围人身体上的温度,一阵阵的寒颤在人群中蔓延着,如同波浪一般。

而国王军和叛乱军中的某些人刚准备拿起来的手枪也在这种寒气中停了下来,他们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寻常的气息。

身为公主身边的捧场王的吴良的声音再次响起,震慑着众人。

“喂——你们,你们这些愚蠢的人!”

吴良手指指向了众人,其中包括德高望重的叛乱军的首领寇沙,以及守护在城墙之上的国王军。

这些人愣住了,待到反应过来,皆是对着吴良投射过去了愤怒的目光。

国王军表示很委屈,面对自己国家中,聚集起来的叛乱军,他们除了作战以外别无他法,他们也很无奈,也很悲伤啊,却还要遭受一个来自陌生国度的陌生人的指责!

而叛乱军则是表示吴良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更何况吴良并非站着说话,而是躺着说话,来自陌生国度的他怎么可能体会到他们身处的这个国家的国王军带给他们的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