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鳄鱼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克洛克达尔感觉自己的脑海中似乎被装上了浆糊,停止了转动,正当他苦思冥想之际,天空之上一片阴暗朝着他涌动了过去。

克洛克达尔原本便在我嘴皮上颤抖着一上一下的蜒掉落在了地上,火星兀自向上蔓延着。

阿——

一声短促又嘹亮的声音从克洛克达尔的喉咙中发出,然而也只是一瞬间,便被吹散在风中,了无痕迹,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天空之下,克洛克达尔原本站立着的地方,现在出现了一个大手,大手呈现着拳头的姿态坐落在土地上。

原本便聚集在高高的看台上的人们,此刻无不把目光投向了吴良。

这是什么作战方式?

没有任何的招数,只有一个快的普通闪电一般的大手,把克洛克达尔整个人给吞了进去。

那可是克洛克达尔,七武海之一的成员,在这世间少有的强者,然而这般强者,此刻却被吴良牢牢的握在手掌之中,根本就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神一般的存在?

感慨声从人们心中生出,在脑海中循环往复。

水路飞晃荡着自己的肚子,水碰撞的声音清晰的在耳边响起。

路飞指着吴良手掌中被牢牢锁定的那个男人,对着吴良嚷嚷道。

“厨师长,这是一个十足的坏人,你快点料理了他,让他把他在这个国家夺走的一切都给还回来。”

吴良不耐烦的挥挥手,眉头微微皱起,他正在想自己该用什么方式来处置手中的这个男人才好。

上次之所以放过他,也不过是看在他七武海的身份上,说不定还有点用处。

而如今这人不知好歹,破坏了自己的计划,自然是留不得了!

圆滚滚的眼睛在吴良的眼眶中转了几转,一个想法从脑海中潜出。

“放心吧!路飞,我会好好的收回来的!”

吴良阴冷的声音如同冷剑一般射进了克洛克达尔的胸膛,原本便惨白的脸庞此刻更像是被撒上了一层面粉一样,苍白的不像话。

此刻他被困在这里,这个如同铜墙铁壁一般的地方,声音刚一到达墙壁便会被撞击回来的那种。

虽然他的声音不能够传出去,但是外界的声音却能够轻而易举的飘荡进来,也就是说,吴良刚才所言被他一字不差的听了进去。

一缕阳光刺破黑暗,打在克洛克达尔的身上,这片光亮正在飞快的扩散,直到完全驱逐走了黑暗。

克洛克达尔微微抖动着眼皮,抬头看向前方,正好对上吴良的目光。

四目相对之时,闪现出火花,火药味丛生。

克洛克达尔恍然间收回了眼睛,看向了自己的脚部,虽然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一种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无力的感觉,但是,他还是想要尝试一下,尝试一下自己有没有死的不那么惨的方式。

“做好觉悟了吗?”

熟悉的问题再次响起,却给了克洛克达尔不一般的感觉。

此时问话人已经不是橡胶小子,而是吴良,这个让人不知究竟有多深的吴良!

“好了!我愿意接受惩罚!”

克洛克达尔俯身,舍弃了一贯以来的自信,屈服在吴良的西装黑裤下,既然反抗等于找死,那么不如寻求和解。

“噫”

“不是七武海吗?怎么那么快就做好要主动交出一切的觉悟了!”

路飞嘟囔着,上下嘴皮打在一起,耷拉着嘴巴,斜眼看向吴良,心中不禁生出了更多的敬意。

克洛克达尔原本惨白色的脸庞,此刻瞬间被一阵绯红色的光芒给包围住,脸庞红肿着。

若不是此人着实不是能够应对的,他也不会选择那么屈辱的方式!

“那便好!”

吴良轻语,阴测测的笑容浮现在脸庞上。

“起来吧!”

吴良的声音突然变得轻柔了起来,颇有一种药大赦天下的感觉。

一颗心忽上忽下的跳动着,正紧张的不得了的克洛克达尔,在听到温柔的声音的时候,不由得心中暗喜,为自己能够及时的做出忍辱负重的决定而欣喜。

吴良抬脚,朝着克洛克达尔的方向迈动了过去,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扶起了克洛克达尔。

克洛克达尔感觉自己似乎迎来了光芒,原本压抑在心头的黑暗正在一点点的瓦解。

吴良拉着克洛克达尔走到了宫殿的最边缘处,指向了遥远的北方,对着克洛克达尔道。

“你可还记得那里有什么?”

克洛克达尔楞楞的看着吴良手指的方向,心中是盘丝万千,生怕回答错了给自己招惹来杀身之祸。于是便答道不知。

“那便去看看吧!”

吴良看着克洛克达尔,温言细语的说道,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般的吴良怎么看来都是一个人畜无害的清纯少年,与一开始降落在这宫殿之上的她可是判若两人。

克洛克达尔答了一声好,便化作沙子朝着遥远的北方飞了过去。

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水路飞紧紧捏着拳头,对着吴良的后背大声的叫嚷着。

“厨师长,你怎么可以放过那种人,不是说好了吗?要让他付出代价的!”

吴良转身不以为然的对着路飞做出了一个嘘的手势,便不再看他,而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悠闲自得的看着那人离开的方向。

路飞再也按耐不住内心正迅速生长着的正义的种子,也不管自己和吴良有着比山高的差距,一双橡胶手臂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清晰轨迹,朝着前方飞了过去。

吴良仍然坐在原地,如同一座钟一般。

而路飞的攻击在距离吴良身体大约还有两米的地方便停了下来,然后又反弹了过去,带动着路飞自己的身体,掉落在了远方。

接下来,路飞又是一系列不服输的橡胶攻击,然而他给吴良的攻击最终都在反弹玻璃的作用下作用在了他自己的身体之中。

正在路飞乐此不疲的坐着自己的战斗的时候,从遥远的北方渐渐的浮现出了那个男人的轮廓,那个鳄鱼!

看到这里的路飞停了下来,转而对着克洛克达尔发动了攻击。

“橡胶钟!”

“橡胶手枪!”

“橡胶网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