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意料之外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石头掉落在别处,发出砰砰的撞击声,原本连接成一个整体的断壁残垣的地方,出现了一片小小的空白,那是一片裸露的土地,而裸露的土地上站立着——索隆!

此刻索隆正楞楞的看着脚下的土地,脑海中关于上一秒,或者是上上一秒的记忆在不断的涌动着。

男人平静中夹杂着一丝丝的恐惧的声音传了过来。

“看来你全部都躲开了啊!”

索隆轻声重复着男人的话语,呢喃道,然而额头上的眉头皱的却是越发的紧了。

不对——

他不是躲开的,他是原本便知道着石头将要落到哪里去!

索隆恍然抬头,一抹清凉的光芒从他的眼眸中生出。

刚才——他似乎感觉到了一种气息。

其实不止人类,万物皆有气息,气息代表着生命,只是人类的可以清晰的感知道,而其他事物的气息则不是可以随随便便感受到的。

而索隆突然发现,自己刚才似乎感受到了石头的气息,然后跳到没有气息的地方,才躲避了这一切。

索隆感觉自己脑海之中的某一个桎梏像是被突然打开了一般,他突然有点理解那句看似矛盾的语言的意思了!

这时,天空之上传来吴良的呐喊声,左手撑着脑袋,随意的坐在天空之上的他,面容中流露出了淡淡的疲惫。

“好了吗?好了吗?”

“快点结束吧!”

吴良打了一个哈欠,两行清泪从他的脸上滑落,倒真是看的有点疲惫了呢!

索隆恍然间抬起了头,对着吴良郑重的点着脑袋。

确实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与此同时,那个男人也觉察出了不一样,他似乎感觉到了从那个男人身上升腾出来的钢铁般的意志。

瞳孔骤然放大,又缓缓的收缩了回去,尽管如此,他还是更加相信自己的能力,无人可敌的能力,无人可破的钢铁神功。

“我已经能够嗅到钢铁的气息了!”

索隆如是道,一只手牢牢的握着手中的剑,剑尖在地面上划拉着,一道清晰的小小的沟壑显现了出来。

Mr.1微微的晃荡着脑袋,在他看来,对方的三只刀都无法透过钢铁伤害到他的身体,如今只是一只更是无法匹敌。

于是,天生便擅长自我欣赏的他很快便再次放下了戒心,从胸膛中浮动出自信的气息。

索隆挥刀向前——

那Mr.1亮出一双胳膊上的闪动着光芒的利刃——

刺啦——

刺啦——

钝器碰撞的声音在半空中回荡着,浓重的血腥味在这方小小的空间中生出,缓缓的向着天空之上浮动,轻轻的触碰着吴良的脸颊。

吴良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天空之下的景色。

天空之下是正背对着站立的绿发小子索隆以及一身黑皮的Mr.1。

两人皆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然而不同的是索隆脸庞上浮动着的是笑容,一种历经万千艰险过后流露出的笑容。

而Mr.1则是颤抖着身体,浑身肌肉皆处于高频率的抖动状态之中,牙齿砸在一起,格格作响,一双大手抚上了自己的胸口。

那里——

正在向外喷涌着鲜血,如同喷泉一般的血液肆意纷飞,洒落在大地上破裂的石头上,从他的口腔中涌现出一股温热的液体,一股咸咸的味道触碰着他的味觉。

扑哧——

鲜血从喉咙中喷涌出来,泼洒在大地上,而黑皮男人原本强壮的身体,此刻正在向着苍茫大地上倒过去,如同一张薄薄的纸片。

看到这种场景的吴良缓缓的向下漂浮着,直到身体稳重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在吴良落在地面之上的一瞬间,索隆整个人便同样如同一张纸片一般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吴良愣住了,一双眼眸试探性的看看自己,又看看索隆,难不成是自己刚刚落下来的力度太大了?

正当吴良惊讶之时,索隆微微抬起了头,轻声吐出了一句话。

“厨师长,我现在好困,真的好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哦!”

已经领略过索隆的睡觉本领的吴良三步并作两步的把索隆从地上给领了起来。

“你这混小子,不准睡,还有大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

吴良嘿嘿傻笑,现如今他的蛋糕也应该起到它应有的作用了吧,现在他便要去见识一下薇薇的本领。

索隆拖着疲惫的身体,勉强站立在地面上,俯身看向了身上,深一刀浅一刀留下来的伤痕,伤痕交错在一起,如同并排趴在一起的丑陋的蜈蚣。

“哎呀呀,好像有点疼啊!”

索隆看着自己的身体,久久才发出了一声不悲不喜,平淡无奇的声音。

而吴良则是伸出一只大手,不耐烦的拽着他向着前方前进过去。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此刻薇薇大概正英姿飒爽的站立在众位叛军之前,对着他们发表来自他们国家最左谷歌的公主的讲话。

然而当吴良追寻着公主薇薇的气息,到达她所在的地方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他十分的震惊。

他原本预想中的和平和英姿飒爽的公主并不存在。

眼前只有交缠在一起互相打斗的国王军和叛乱军,以及在一旁喊的声音嘶哑的灰头土脸的公主,并且这位公主此刻面容上闪动出焦急的光芒,似乎正在寻找着什么。

吴良特意站在薇薇前进的前方,然后怀中便如同预料中的那般一样,装进了一团软软的肉体,并且这幅软软的肉体身上夹杂着一丝丝玫瑰奶油的香气,还有便是泥土的气味。

薇薇抬起头,大大的瞳孔中氤氲着一团团的气息。

“怎么了?薇薇?”

看到美人在眼前落泪,饶是一直以来颇为铁石心肠的吴良此时也忍不住动了怜香惜玉的心思。

薇薇指向国王的宫殿最上方的高台上,那里站着几个男子,其中有克洛克达尔,还有便是路飞和国王。

薇薇带着轻微的啜泣的声音响起。

“那个男人,不知道在那里摆上了一个狙击炮,狙击炮一旦发出,毁灭的将是整个国家,站在只剩下十分钟了,我必须要快点去找出来!”

薇薇说完便挣脱开了吴良的怀抱,如同一个小灰兔朝着远方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