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阴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无奈的看着身旁的罗宾,心中原本腾腾着上升的好感腾的一下全部都破灭掉了。

他可不喜欢太过聪明的女人,这样的话,就不好骗了!

吴良在心中想到,于是放弃了和罗宾的谈话。

被打断了片刻的沉默如同具有黏连性的口香糖一般,再次被拼接在一起,长久的沉默笼罩着两个各有心思的人。

妮可.罗宾只是停留了一会便离开了这个地方,她来,一是为了查看一下路飞的情况,二来便是看看这个强大到离谱的男人。

然后她得到的结果便是——一来,路飞很好,二来,男人强大不强大的她倒是没有发现好色倒是十分准确的发现了!

失去了罗宾的吴良很快又陷入了寂寞之中,海风吹着他的头发,也渐渐的吹着了他。

然而有一件让他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在不久以后发生了,那是一件让他说不清楚具体感受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吴良是被一阵怪力给锤醒的,等他睁开惺忪的睡眼,阳光正好对上他的眼睛,外面已经是一片晴朗,海平面上无风无波,十分的平静,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这时,有一阵十分不正常的吵闹声在吴良的耳边响起,并且渐渐扩大着。

在吴良的强有力的救治下,这个原本应该躺上个十天八天的路飞只是睡了一晚上的觉便开始蹦哒了起来,恢复了活力。

路飞在吴良的耳边叫嚷着,不断的剧烈的摇晃着吴良的身体,喉咙中不断蹦哒出来的其实也只有一个字而已。

那就是——肉!

吴良上去就是一拳头,对着路飞怒吼道。

“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山治,找山治去!”

而路飞则是干脆躺在地上开启了耍赖模式,双手紧紧的抱着吴良的大腿,如同钳子一般,不管说什么,就是不放开。

“什么嘛!什么嘛!我们当初收下厨师长你的时候,你可是说要为我们贡献最为优质的服务呢。”

“反正今天不给我肉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放开我的手的,绝对不会!”

路飞扯着嗓子怒吼着,头上戴着一定已经被划破的草帽,草帽在风中微微颤抖,而吴良的一颗心在路飞的吵闹而不断的沉浮着。

吴良最终答应了去给路飞制作他口中不断念叨着,一刻也忘不了大块骨头的肉,而此时的路飞则又加上了一个条件。

“厨师长,你要记住哦!你要给我做十顿饭哦!”

吴良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突然被打了一棒子般,一双瞳孔瞪的老大,他看向了地板之上仍然牢牢的抱着自己的一双大腿的路飞,疑惑的问这为什么。

而路飞则是一本正经的开始回答。

“我昨天白天一天没有吃饭,今天一天也没有吃饭,这两天加起来的话便是十顿饭,也就是一天五顿!”

路飞掰着自己的手指头坐着小学生都会的最基本的加法。

已经对路飞能吃这件事情抱有最为轻易的了解的吴良并没有问为什么,相反的是,他快速的走进了厨房,生怕路飞会给他惹出更多的事情来。

比如突然觉得一天五顿饭不够!

吴良关上了厨房门,开启了影分身之术,和写轮眼功能,这才完成了路飞的要求。

而路飞在看到大块骨头的肉的一瞬间,便彻底的忘记了吴良的存在,一个人坐着桌子前面大快朵颐。

吃完了饭的路飞才渐渐的注意到了吴良,在吴良迫切的要求下,才开始给吴良讲述从他们离开可可西里村发生的一切。

首先便是遭遇到了烟雾男斯摩格,这大概是因为他们在可可西里村的一番作为为他们引来了海军的人,不过结局还是好的,他们成功的逃脱了斯摩格,并且还进入了伟大航路。

然后便是五遍了那个小鲸鱼,与他建立了约定,再然后的然后便是跟随着微微进行的一切历险记,最终便是此时此刻坐在饭桌前吃饭,并且还想要再来上一份了!

吴良毫不客气的给得寸进尺的路飞来上了沉重的一拳,然后便让他带着自己去寻找其他人,毕竟空荡的只剩下路飞一个人的生活着实是不好玩。

就这样,吴良跟随着路飞踏上了前往阿拉巴斯坦的旅途。

而此刻正位于茫茫大海之上,一觉醒来发现找不到自己的恋人的缇娜愣住了,并且渐渐的意识到了自己被吴良抛弃的事实。

被愤怒的情绪笼罩着的缇娜下令船只朝着阿拉巴斯坦全速前进,既然这个地方是那个男人想要去的地方,那么她便去看看到底是有什么神奇之处。

等到路飞和吴良全速前进,到达阿拉巴斯坦的时候,这个原本豪华,富丽堂皇的王国已经渐渐的向着废墟的趋势发展。

呈现在吴良面前的是成群结队的叛乱军,以及城墙上正做着剧烈的反抗的国王军,如今的王国正处于内战时期。

路飞在看到这种画面的同时,眼眸中升腾出一丝丝冷冽的光芒,他冷眼看向前方,手舞足蹈的在原地叫嚷着。

“这一切肯定是那个家伙的阴谋!”

路飞十分激动的身体前倾,似乎是要去寻找自己口中的那个家伙,然后把他给拉出来狠狠的打上一顿,这便是路飞对付坏人的处事风格。

正处于一片混沌之中,对于眼前事不明不白的吴良自然不会放路飞一个人离开,于是瞄准时机,抓住了他的身体,让他把一切解释清楚。

于是路飞便开始了手舞足蹈的解释,在他不那么清楚的解释中,吴良也算是明白了一二。

总的来说,这一切都是克洛克达尔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设计下的层层陷阱。

在阿拉巴斯坦王国中,有一种禁忌的存在,那便是跳舞粉。

这是一种能够请求上天降雨的粉末,但是却被禁止使用。

这种粉末成为了国王与国民之间的隔阂,因为王国已经三年不下雨,水源成为了国民最大的问题,然而他们的君主却不愿意冒险使用跳舞粉。

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克洛克达尔的阴谋,是他连续发射沙尘暴,把原本风调雨顺的一个城市,乃至于一个国家变成了如同沙漠一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