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恐惧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女人嘛!到达还是可爱点好!”

吴良嘟囔着把缇娜放在了床上,抹去了她的记忆,便拿出了怀中的水晶球,继续搜寻着关于路飞的片段。

刚刚吴良一个着急,不小心把那个片段给抹去了!

位于吴良手中的玻璃球散发璀璨的光芒,中心处是一幅幅画面的飞快飘过。

正看到精彩的地方被打断的吴良很是不满,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这场战斗的结局到底如何?迫切的想要看看自己看上的那个人的实力到底如何?

“小水晶球,你再不快点的话,本座便摇杂碎了你!”

吴良沉声道,脸庞上覆盖着如同漫天乌云一般的阴影,让人看了心生恐惧。

此刻位于吴良手掌中的水晶球也不断的颤抖着亮晶晶的躯体,中心处的画面闪现的更加的快速了,最终停在了路飞出现的画面。

吴良正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准备窥探接下来的剧情的时候,笑容突然僵住了,画面上是——

身穿红色上衣的路飞此刻正挂着克洛克达尔闪烁着冷光的金钩之上,鲜血顺着破烂的胸膛之处,向着外面翻滚着,染红了本就鲜艳的上衣以及黑色的裤子。

一滴滴鲜血不间断的滴落在沙漠上,啪嗒啪嗒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之中孤独的响动着。

克洛克达尔看着面前渺小的不堪一击的小鬼头,眼眸中生出了一抹不屑的光芒。

吴良愣住了,一双眼眸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芒,他不过是被打断了片刻,在他不在的时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这个被他看上的男人——路飞竟然会显现出如此狼狈的一面。

吴良不禁大手抚面,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狼狈,这大概就是与传说中的子不教父之过之类的情感相似的情感吧!

自己看上的男人处于如此狼狈的边缘,连同吴良都被这种狼狈给传染了!

就在吴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无法自拔之时,水晶球中心的画面一闪而过。

克洛克达尔像是甩垃圾一般把路飞从金钩上甩掉,随即又发动了沙漠向日葵。

已经失去了身体之中的全部力气的路飞此时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是待在原地,任凭克克洛克达尔对他欺侮。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顺着光滑的沙子一起滑动下去,然后便是冰凉的沙子打在脸上,打在身上,打在伤口处的感觉。

周围是一片黑暗,一片混沌,似乎只有此刻的痛苦才能证明路飞还真实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

然而周围越来越稀薄的氧气如同一只大手一般渐渐的扼上了路飞细长的胳膊

克洛克达尔对着流沙处冷哼一声,留下一抹不屑的目光,转身准备离开,在他看来,路飞浪费了他太长太长的时间,他现在要抓紧时间去往阿拉巴斯坦的首都,也好去见证他静音安排的一切。

正当克洛克达尔准备离开之时,一抹阴沉而冰冷的目光如同钩子一般牢牢的挂住了他的身体。

“站住!”

一声呐喊冲破天际,裹协着阵阵气流,朝着克洛克达尔的后背袭击了过去。

克洛克达尔感受到来自于后背的一股难以名状的寒气,此刻这股寒气仿佛在正在扒着他的皮肤一般,渗入他的血脉之中。

一阵寒颤而过,抖落掉了克洛克达尔原本的神气活现,此刻他正瞪着一双快要撕裂开来的瞳孔,茫然的看向后方。

后方处站立着一个身着白色衬衣,黑色西装裤的看起来分外柔弱的少年,与这柔弱的面孔分外不符的便是少年瞳孔中的一抹冷光。

再次感受到冷光的克洛克达尔忍不住再次打了一个寒颤,心中生出一抹不安来,这抹不安正在长久的沉默中被无限的放大开来。

吴良把目光从克洛克达尔的身上收了回去,落在了不远处的呈现着漩涡形状的一方小小的沙漠聚合体。

吴良伸出双手,五指并拢在一起,指尖浮现出了刀的形状,伸手向前,不远处瞬间便传来轰隆的一声剧响。

轰隆的一声巨响过后,一阵阴沉的风旋转着升起,原本的阳光此刻也被一股阴沉的气息给掩映着,天色于一瞬间便暗淡了下来。

被阵阵阴风裹胁着无法动弹的克洛克达尔平声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的滋味,他越是挣扎,身体上的束缚便缠绕的越紧,并且身为沙沙果实的拥有者的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变换成沙子形态了!

正当克洛克达尔处于惊异之中,对于自己的这幅奇怪的躯体百般不解之时,丝丝冰凉涌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固化着他的身体

克洛克达尔愣住了,这是在封锁他的退路吗?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恐惧盘旋着上升,不断的冲击着克洛克达尔的大脑。

万物相生相克,在沙漠中能够称王的沙沙果实者也拥有着天敌——水或者是血,因为这两种东西能够使他们身体之中原本能够自由流动的沙子粘合在一起,从而失去了流动性,也便失去了沙子变换的能力。

而吴良则是在阵阵阴风之中,在路飞被埋住的地方,降下了一片大雨,停止了流体话的沙子,固化了沙子,然后暴力的把路飞给挖了出来。

挖出了路飞的吴良轻柔的把他放在了一旁,直起脊背,阴狠的目光再次看向了不远处的身着黑色大衣的男人。

呼哧——

路飞的胸膛处正一起一伏,呻吟声从他的喉咙中微弱的散发出来。

再次感受到浓厚的氧气的路飞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氧气,喉咙中涌现过一阵瘙痒,然后便是剧烈的咳嗽声,伴随着咳嗽声而一起涌现的是浓郁的血腥味。

鲜血从路飞的喉咙中喷涌出来,洒落在沙子之上,留下了片片鲜红。

路飞挣扎着,强迫自己睁开虚弱的眼睛,眼睛一睁一闭的看向前方那个背对着他身着白色衬衣的男人,虚弱的手在地上缓缓延长。

正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心中寻思着自己该怎么去收拾面前这个欺负了自己看上的男人的克洛克达尔的吴良,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虚弱的拉扯着自己的胳膊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