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沙漠中的不败神话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橡胶印章机关枪!”

“橡胶”

尽管知道对方是能够随时变换成沙子形态的沙沙果实能力者,但是路飞还是不间断的发动出自己的橡胶攻击。

这引发了克洛克达尔内心中蓬勃着上升的不满,只见他腾的一下后退到距离路飞无限远的地方,崩溃的指着路飞怒吼着。

“路飞,你不要再过来了!”

“真是气死我了!话都不能好好说了!”

“我要告诉你的是,不要再做无用的挣扎了!”

克洛克达尔看向了静静的矗立在沙子之中的沙漏,位于上方的沙子已经全部转移到了下方。

一抹冷光从克洛克达尔的眼眸中生出,落在了左手的金钩之上,与钩子尖端产生的冷光两张辉映着,交缠在一起,形成了一股阴沉的气息。

“路飞,属于你的时间结束了!”

“现在该我了!”

克洛克达尔右手落在沙子上,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下方十几米,或者上百米的地方晃荡着的水声。

在那里!

克洛克达尔猛地睁开眼睛,感受着水流的流向,然后飞快的汲取着水流,喉咙中蹦哒出了一声剧烈的呐喊。

“沙漠向日葵!”

与此同时,路飞惊讶的发现,原本位于脚下厚实的沙子此刻像是流水一般,生出了一个漩涡,周围的沙子不断的向漩涡的内部波动着。

倘若此刻在天空中俯瞰这种场景,便会看到沙子波动而形成的波浪构成了向日葵的模样,而此刻路飞正站在向日葵中心的边缘处,随时都有掉下去额的危险。

这便是向日葵的真正威力,吸取沙子的水分,从而让沙子变成干裂的状态,无法聚合在一起,便成了流体。

沙漠向日葵也被称为——无需墓碑之沙漠棺材!

因为凡是沾上他的人,都无法轻易逃脱!

“哎呀!”

路飞抖动着手臂,向着前方剧烈的奔跑着,一双腿在半空中弹着,远远看去,只能窥见两道闪光。

丝丝汗水从吴良的额头上生出,汇聚成大颗大颗的汗珠,从脸庞上滚落下来,掉落在下方的沙子之中,瞬间便被带到了漩涡深处,消失不见。

尽管路飞用尽了身体全部的力气,用来拼命的奔跑,实际上,他依然保持着在原点处的奔跑,甚至时不时有向下滑动的趋势。

这样下去的话,他迟早会筋疲力尽,掉落下去的!

意识到眼前的危险状况的路飞,目光向着周围扫视了过去,此刻他正在寻找着可以依靠的建筑物——

克洛克达尔?

路飞的脑海中飘荡出了一个问号,然而眼前的状况已经来不及进行深沉的思考,更何况路飞也不是一个擅长思考的人。

于是,两道蔓延至百米的手臂朝着克洛克达尔飞速的蔓延了过去,搭上了他的身体。

有了依靠的路飞手臂一个用力,整个身体便在橡胶的作用下弹到了相反的方向。

借助自己敌人的身体脱身,路飞在这点上大概也可以被称为史上第一人了!

“臭小子!”

脸庞上被巨大的阴影覆盖住的克洛克达尔,转身看向了身体后方的草帽小子,一股寒气从他的身体周围散发出,盘旋着上升。

克洛克达尔挥动着已经变成沙刃的手臂,向着前方劈了过去,丝丝烟雾升起,向着路飞蔓延过去。

感受到克洛克达尔的攻击的路飞飞快的从地上弹跳起来,闪躲到了一边,而位于他刚才站立着的地方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沟壑。

或者说是悬崖!

克洛克达尔得那一刀几乎把整个沙漠分成了两半,站在边缘处的路飞向着下方看了过去,不禁心惊胆战,如果刚才站在原地的是他的话,估计此刻已经被劈成两半了吧!

不过——他可是不会认输的路飞阿!

路飞抖动着身体,重新点燃了精神,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克洛克达尔的身上,脚底蹬地,身体起跳。

在半空中向前漂浮着前进的路飞双手交叉在胸前,十指摆放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小网格。

“橡胶网!”

这次应该跑不掉了吧!

路飞如是想到,一抹微笑爬上他的嘴角!

“够了,这种无聊的把戏!”

克洛克达尔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头颅,愤怒的叫嚷着,他已经快要被橡胶系列给折磨至疯狂的地步了!

所以下次他并不准备放过这个小子!

“沙漠牢!”

在路飞的网落下的同时,克洛克达尔便施展出自己的沙漠牢。

这是一种能够快速吸取对方身体之中的水分的能力,详情可以参考此刻跌落到克洛克达尔身后的路飞——

路飞惊讶的看着自己原本白嫩的手臂,现在已经变成了干枯的只剩下骨头加皮的手臂,一双眼睛都快要从眼眶中掉落下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来自于路飞喉咙中发出的疑问的克洛克达尔很是兴奋,身体直立着向着路飞得方向移动。

“怎么?怕了吗?”

“我还可以让你的全身都失去水分,变成一个干尸!”

“在沙漠中,可还没有人打败过我!”

克洛克达尔得意洋洋的不断扭动着自己的脑袋,自信的笑声冲破天际,在这片偌大的空间中循环播放着。

“你——”

路飞站立在沙子上,瞳孔中依然闪烁着不服输的光芒,阴沉的目光注视着前方——

“吴良,你在干什么?”

冰冷的女声从吴良的身体后方幽幽的响起,一阵酥麻感爬上了他的身体,他愣住了,收起了手中的水晶球,转身,回头,看到了正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缇娜。

“没干什么啊!”

“今天天气不错!”

吴良指着头顶上方的天空说到。

缇娜看了一眼上方已经是乌云满布的天空,对着吴良轻声的吐出了几个字“你确定?”

而吴良在目光触及到天空之上的一瞬间便摇了摇头,气若游丝地说道,“不不确定!”

“你刚才一个人在这里一会大笑,一会怒骂的是在干什么?”

缇娜并没有准备放过吴良的意思,对着吴良开始了第一轮的询问。

同样,吴良似乎并没有想要回答缇娜的意思,大手在缇娜的面前一挥,缇娜整个人便晕倒在了吴良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