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三分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成功抱的美人归的吴良整日过着手中红酒,怀中美人的生活。

而缇娜手下的海军军舰上日日笼罩在低气压之中,这种低气压中漂浮着一种海军们对于每日黏在缇娜身边的吴良的羡慕嫉妒恨。

在某一个风平浪静的午后,吴良正躺在躺椅上感受着阳光的亲吻,微风的轻抚。

高跟鞋敲打地板的身后从他的身后响起,渐渐在他耳边放大,打破了这一片宁静。

恍然回头的吴良对上缇娜一张阴沉的脸。

缇娜一只手拿着正散发着丝丝雾气的香烟,另一只手插在腰间,眉毛在额头上高高耸起,像极了一只正在爬行的毛毛虫。

“怎么了?”

吴良起身,一双大手抚上缇娜的腰间,轻轻的揉捏着,温柔的话语在缇娜的面前打了几个圈,扑在了她的脸上,像是要带走那些阴沉的气息。

在感受到吴良的温柔气息的同时,缇娜心中原本蓬勃上升的怒火也得到了些许的缓和。

缇娜长叹了一口气,吧嗒了一口手中的香烟,脸庞隐没在烟雾之中,清脆的声音响起。

“缇娜很烦恼”

“说起来也没什么,只是我的老朋友斯摩格又来给我惹事了!”

斯摩格是和缇娜同期接受海军训练的朋友,然而两人却有着相反的对于职业的认可度。

和恪尽职守的缇娜相比斯摩格更加尊重自己内心的想法,恪守正义,并且以正义的标准去衡量落在自己身上的任务或者是海军的条条框框,什么该为,什么不该为,对他而言——不重要。

从缇娜一路伴随着叹气声的叙述中,吴良意外的发现了他的同伴的踪迹。

原来身为海军的斯摩格正在阿拉巴斯坦追寻着草帽海贼团一伙

吴良的脑海中渐渐的浮现出了好色的山治,总是嚷嚷着要成为海贼王的路飞,长鼻子的乌索普,还有可爱的——娜美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自从上次可可西里村一别,吴良便日渐沉迷于美色之中,彻底把草帽海贼团给抛到了脑后。

现在也是时候去看看老朋友了!

吴良如是想道,随即把目光投向了身为海军上校的缇娜,眼眸中闪现出星星点点的光芒。

“缇娜,既然那个斯摩格擅自调用了船只,那我们何不去把他给抓回来。”

吴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表面上是为缇娜排忧解难,实际上则是为了能够见到曾经的老朋友。

面对吴良的建议,缇娜愣住了,毕竟她还没有接到上级的任命

虽然只跟缇娜待在一起短短的半个月的吴良已经充分的领教到了缇娜的恪尽职守,对于上级发布的命令,永远都是放在心中的第一位。

所以吴良开启了死缠烂打模式——

“缇娜,不要那么死板嘛,去一下也没什么的,还可以带回你的老朋友”

“缇娜,去吧去吧——”

吴良不断的晃荡着缇娜的手臂,如同一个撒娇的顽童,完全没有了之前霸气的如同要通知整个世间的鬼神一般的模样。

“缇娜快晕了——”

缇娜无奈的看着吴良,沉声说到。

不过看到这样的吴良,缇娜原本坚定的心也有了松动,最终还是同意了吴良的建议,反正帮斯摩格挡刀子,阻止他违反上级的命令也不是第一次了!

同样,烟雾男斯摩格自作主张的违反上级的命令同样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这个风平浪静的午后,缇娜帅气的站在甲板上,指挥着船只朝着阿拉巴斯坦前进。

吴良站在甲板上,迎着风,轻嗅着从风中传过来的海水的咸味,眼眸中腾出一抹亮堂的光芒。

水晶球立于吴良的手掌之中,中心处散发着一团亮光,亮光向着四面八方呈现出发散式的波及。

“水晶球阿水晶球,快点给我看看路飞去哪里了!”

吴良对着水晶球叫嚷这。

位于亮光的中心处,渐渐地浮现出了一个头顶着一只大大的通体黄色,加上红边点缀的草帽,沾染着灰尘的草帽在微风的吹拂下微微的抖动着。

那是一片辽阔的沙漠,沙子如同地毯一般铺在地上,蔓延到无穷无尽远的地方,一眼望不到边际。

在这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辽阔沙漠上,站立着两个浑身充满火药味的人物,其中一个便是吴良心心念念的海贼王的候选人——路飞!

而另一个则是著名的王下七武海成员之一——克洛克达尔!

而所谓的王下七武海则是将自由和地位,都牢牢的握在手中的一种危险的存在,虽然他们表面上都是保持着中立立场,但实际上他们随时可能成为海军或者海贼的敌人。

之前被索隆打败的便是七武海之一的剑豪——米霍克!

克洛克达尔是拥有着八千万贝利的赏金的危险人物。

在海贼王的世界中,人们的实力可能用赏金的多少来衡量。比如草帽海贼团一行人目前赏金最高的便是船长路飞,其次才是索隆。

路飞看向克洛克达尔的目光中充斥着一种愤恨。

而此刻这个位于路飞瞳孔之中的梳着油光发亮的大背头的男人正悠闲的吸着手中的蜒,一道疤痕从他的鼻梁处向两边延伸,扩展了整个脸,配上男人如同木偶一般的黄色皮肤,更是给人一种缝制失败的木偶的感觉。

男人右边耳朵上挂着一个金光闪闪的耳环,耳环在阳光的作用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而这耀眼的光芒和男人手上的金色挂钩遥相呼应着。

克洛克达尔的左手臂上挂着一个金色的钩子,钩子的尖端闪现出一抹冷光,这个如同蝎子的尾巴一般的金钩不光具有着形态的相像,同时还具备着功能的一致性,比如说蝎毒。

克洛克达尔将自己的身躯藏在一件黑色的大衣之内,眼眸中的冷光朝着不远处的草帽小子发射了过去。

在他心中,眼前的路飞不过是一个嘴上挂着虚无的义气的孩子罢了,根本就不具备跟他打斗的能力。

克洛克达尔扔出一个沙漏,沙漏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矗立在沙子之中。

克洛克达尔向着前方沉声道。

“既然你那么喜欢打架的话,那我便给你三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