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招惹不得的角色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砍砍砍!”

“都给我砍掉!”

在呼啸的风中,路飞站在房间中的最中央,冷冽的表情下是同样冷冰冰的话语声。

在他眼中,整个阁楼都是刺眼的存在,他要毁灭,毁灭掉这个房间的同时,再顺便毁灭掉整个阁楼。

此刻,他在在动用自己的橡胶巨斧砍着一切能够砍的地方,巨斧落下的地方,是地板破碎的响声,是天花板断裂的声音,还有便是纸张散落一地的场面。

娜美的面前,是从高大的阁楼上不断散落下来的如同白色蝴蝶一般的白色纸张。

不过这些纸张对她来说并没有白色蝴蝶的美感,这些纸张带给她的是白色恶魔,围绕着她不停的飘荡着的索命鬼混。

在白色纸张的包围之下,娜美渐渐感觉到了原本被紧紧的捆绑着的内心的一种被束缚的感觉,一种无比轻松的感觉。

娜美的双眼渐渐地湿润了起来,一种奇怪的感觉涌入了她一直以来故作坚强的心扉之中,那是看似坚硬的如同钢铁一般的内心。

这便是友情吧!

娜美不禁想到,这是一种会温暖心房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于她来说,有多么的足够陌生,就有多么的足够让她欣喜。

故事是以乌云褪去,阳光抖落出来作为结局,也是以迎着阳光露出笑容的五人组合结束,也是以被刺眼的阳光笼罩下的阿乐乐园的几人落下法网之中作为结束。

几人也是在阳光之下返回可可西里村的。

在他们到达村庄之时,便远远的看到了排列整齐的黑压压的人群,人群中无不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这人群之中为首的是娜美的姐姐诺琪高,而诺琪高的旁边站着一位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的吴良。

然而娜美却在这种期待的目光注视下缓缓的挪动着步子,身体向着后方挪动过去。

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出的是曾经的种种画面,那是在她自己对着村人们宣布她已经成为了阿龙的部下的时候,村人们对于她流露出的那种无比陌生嫌弃而又冰冷的眼神。

就在娜美想要继续往后移动身体的时候,一个温暖的大手突然牵住了她的小手。

娜美恍然间回头,瞳孔中倒映出了那位最爱为她做橘子蛋包饭的厨师长。

吴良不言不语,只是缓缓的向着前方走动着,感受着来自于少女的体温,以及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丝丝香气。

对此,吴良只有一个感慨,那便是——

不愧是姐妹两,连同身上的香味都是一般的让人着迷,欲罢不能。

娜美也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没有半点排斥吴良的心思,反而对他有一种依赖感

而此刻位于娜美身后的山治愤怒的在地上不断的蹦哒着,伴随着他蹦哒着的是他喉咙着发出的痛苦的呐喊声。

在和阿龙的作战中,他那关键的一踢几乎已经毁灭掉了他的腿部神经系统,现在他又不断的蹦哒,自然对于自己的神经系统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二次损伤。

“什么嘛!”

“师傅也太过分了吧!不是已经有了娜美的姐姐诺琪高了吗?为什么还不放过娜美阿!”

“啊啊啊啊”

“我身边的美女都快要被师傅给抢完了,我不服,不服,吴良,你给我停下来!”

山治的胸膛中涌现出了一波更比一波强的愤怒之情,这愤怒如同浪花一般,一浪更比一浪高,后浪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之上。

在这不断递进的如同阶梯式增长的愤怒之中,山治吐出了自己一直以来不敢说,却在此刻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吐出来的一句话——

“吴良,你给我站住!”

吴良原本欢快的朝着前方前进的身体一个僵硬,停了下来,脖子机械般的缓缓转动着。

在这缓缓转动邪恶的脖子的后方,是一众人挺直的脊背,以及眼眸中渐渐浮动出来的对于山治的同情之心。

路飞露出沉重的表情,大手拍在山治的肩膀之上,微微叹气道“加油,好好活着!”

索隆则是朝着山治微微的抖动了一下自己怀中的剑,低声道。

“加油吧!”

乌索普在山治的面前十分欢快的跳着,蹦哒着,叫嚷着。

“山治,你一会可要好好的的来跟我们汇合哦!”

三人在对着山治轮番表示了带着些许的哀悼以及看笑话的感觉的同情,然后便一同迎着夕阳朝着可可西里村口的熙熙攘攘的人群走了过去。

此刻吴良的脑袋已经完全的偏转过来,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的笑容,而眼眸中则是与这暖暖笑容极其不符合的冷光。

山治猝不及防的打了一个冷颤,上下牙齿打架般的不受控制的撞击在一起,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来,额头上渗出的汗水聚集成大颗的汗珠,掉落在土地之上,沾染了些许的灰尘。

“你刚才说什么?”

吴良对着后方不断颤抖着身体的山治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山治心中现在有两个声音一同响起,一个提醒着他应该为自己争夺美女了,不然会被他的师傅给全部抢了过去,而另一个声音便是放弃吧,惹谁都好,只要不惹吴良——

最终山治还是偏向了心中那个比较强烈的声音,对着吴良摆动着交缠在一起的手,话语一起从喉咙中挤出来。

“没有没有”

“不是刚才师傅走的不够美观,作为徒弟的我只是想提醒师傅走的美观一些!”

听到来自山治勉强的解释的吴良只是微微楞了一下,然后便恢复了淡淡的笑容,对着山治轻声细语道。

“多谢徒弟啊,为师先行一步了!”

吴良说着拉着娜美已经渗出丝丝汗水的小手,向着前方的诺琪高移动了过去。

而位于吴良身后的山治非但没有从吴良刚才的笑容中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放松的意思,心中反而涌动出了更为广阔的不安。

在他看来,从吴良脸上流露出来的看起来能温暖人心的笑容起到的绝对会是相反的作用。

而此刻山治正站在远处,一双眼眸中写满了恐惧,正四处查看着,搜索着危险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