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冲破防线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天空之上,是大片大片的乌云交叠在一起,如同厚重的被子一般盖住了这片苍茫大地,紧张而压抑的气息升腾在众人之间。

僵直着后背的娜美紧紧咬着红嫩的嘴唇,末了,一丝清冷的笑容浮现在她的嘴角。

娜美带着清冷的笑容,恍然回头,眼神之中透露这一丝戾气,对着阿龙沉声道。

“我不过是看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替你抓个人罢了!”

娜美说着,一只手在路飞林娟的黑色短发之中游走着,随即抓起来了一小撮,而另一只手则是托着其下巴,转向了阿龙。

正通过大口大口的故意新鲜空气而得到了些许的缓解的路飞在瞳孔中倒映出阿龙的一瞬间,便龇牙咧嘴,在娜美的双手中挣脱着。

“现在还给你!”

娜美抚摸着路飞湿润的头发,轻声吐出几个字,手中的头颅便朝着阿龙的方向飞了过去。

阿龙伸出刚劲有力的手臂,目光落在天空之上的那道抛物线,小小的人类之躯,若是被他捉住,他定然要把他扭成不能动弹的棉花。

阿龙微微的眯起一只眼睛,对准着天空之上的那抹正飞过来的渺小头颅——

路飞的头颅在即将到达阿龙的手中的瞬间,突然一个转向,浮现在了阿龙的上方,并且紧紧咬住了他的头发。

阿龙在感觉到头顶上的一阵瘙痒的同时,一双大手疾风般的划拉到了自己的头上,使劲的拉扯着那个如同橡皮糖一般粘着自己的头发不下来的橡胶小子。

阿龙看着手中不断从头顶之上拉扯下来的橡胶,而头顶之上的那股力量依然牢牢的勾着自己的头发,并且随着他手中力度的加深,是他那快要从头顶以上脱落下来的头皮。

愤怒中的阿龙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一双手交替着拉扯着路飞的橡胶身体,围绕在他周围的是拉扯发出的簌簌声。

原本被撞击在地上的三人此刻重整旗鼓,一齐立在阿龙的周围,眼眸中均闪动着亮光,一副庄严的模样。

四人相视一眼,微微点动着头,而路飞则是抬起头然后落下——

啊啊啊!——

从阿龙的喉咙中爆发出一声痛苦的呐喊,头皮被撕扯带来的疼痛感,如同万根针一同像他刺过去一般。

乌索普从怀中拿出一个弹弓,一手紧握着手柄处,一手牢牢的拉扯着橡胶处,双手跟随着身体一同微微抖动着。

索隆执起手中的刀,依然是原来的姿势,原来的目光,却改变了原来的刀术。

位于索隆左手中是一把孤零零的闪烁着冷光的剑。

一刀流!

山治气喘吁吁的站立在原地,双腿因为过度的使用而微微的颤抖着,这是身体内的肌肉对山治做出的剧烈的反抗,在提醒着他他已经不能再继续战斗下去了!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场只能胜利不能失败的战斗,他们还要回去跟随可可西里的村人们一起庆祝,还要把娜美从这个魔窟中给拯救出来。

战斗的气息于一瞬间升腾起来,阵阵的微风围绕着阿龙旋转了起来,把他紧紧的围在里面。

此时的阿龙心态已经在路飞的不断拉扯头发下日渐奔溃了,他受不了这种无法抉择的痛苦。

“必杀.赤蛇星!”

“后肋肉!”

“一刀流!”

三人同时发动了攻击,一瞬间,地面上飞沙走石,扬起万千尘埃。

丝丝烟雾围绕着阿龙旋转,如同雾霾一般牢牢的缠绕在他的身上。

被埋藏于厚重的烟雾之中的阿龙睁着一双如同牛眼一般大大的瞳孔,瞳孔中倒映着无边无际的迷雾,伸出这种迷雾之中的他完全丧失了方向感,他无法窥探出周围一厘米以外得罪一切景象,其中包括摆在他面前的手臂。

此刻绕是认为自己强大到无以复加的他也按耐不住自己内心之中的恐惧,但是同时阿龙也坚信于堂堂鱼人族是不会败给人族的!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烟雾之中,阿龙在感觉到头顶之上源源不断的痛苦的来源——头皮的撕裂感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一种异常力量的来源。

此时这股力量正在朝着他的脊背处不断得靠近,阿龙冷笑了一声,再次感叹于人类的渺小与组织。

鱼人族最引以为傲的便是一身的防御系统加上天生便比人类不知道要大上多少倍的力量,而脊背则是他们的防御系统之中最为强劲的地方。

然而阿龙嘴角的笑容还没有暖热,那个落在他脊背上的力量,此刻正在透过怕的皮肤深入他的躯体之中。

阿龙愣住了,口中疑惑的声响掉落在雾气之中,找寻不见。

那句话是——

“怎么可能呢?”

区区人类之力,怎么可能穿过他的皮肤。

然而事实证明,区区人类之力,穿过的不仅仅是他的皮肤,还在他的躯体之中横冲乱撞,扭曲着他的骨头。

骨头碎裂的声音在阿龙的躯体中回荡着,撞击在他的皮肤上,传输到他的大脑皮层之中。

痛苦的声音于浓雾中响起,然而这也只是开始。

一抹冷光划开丝丝烟雾,直直的钻了进去,裹着巨大的气流,刺破了那原本坚硬的如同钢铁一的肚皮。

此刻在这如同钢铁一般的肚皮之上破开了一道裂缝,鲜血一开始是从裂缝中缓缓渗出,宛如害羞的小姑娘,渐渐地,裂缝簌簌的从裂缝之中拥挤着,如同喷泉一般爆发出来,喷撒了一地,留下了一地血腥味的同时,也带着一股恶臭味。

乌索普微微眯起来的眼睛直看着前方,紧紧拉扯着皮筋已经变得麻木的手于一瞬间松开。

皮筋于一瞬间向着前方飞速的弹跳过去,原本如同橡皮糖一般黏在上面的石子在半空中与空气摩擦着,划出一道火红的轨迹,径直朝着渐渐散去的浓雾之中的那抹身影冲击了过去。

啊啊啊啊——

天空上方被一阵接着一阵的痛苦的呐喊声包围着,这痛苦的呐喊声与天空上层层叠叠的乌云遥相辉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