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全灭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鼻子在阿龙看来是自己的身份与力量的最高象征。

而路飞现在心中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便是

“看我不把你的鼻子给折断!”

阿龙踏过铺成一地的白茫茫的粉末,向着前方移动了过去,嘴角爬上了一抹阴森森的笑容,让着原本被阳光覆盖着的空间一瞬间升腾了一股阴冷的寒气。

“橡胶机关枪!”

伴随着路飞的一声呐喊,他那两双手臂开始于半空中蔓延,极速的伸长,朝着正在行走着阿龙冲击了过去。

裹胁着阵阵气流的橡胶手臂砸向了阿龙的身体,双手如同机关枪一般飞快的交换着,砸在那人的身上,发出砰砰砰,砰砰砰持续的声响。

然而阿龙的身体并没有因为路飞的橡胶机关枪的攻击而停止,相反的是,伴随着路飞攻击的加剧,他身体移动的速度也在不断的加快。

路飞的手臂在不断缩短的距离下弯曲着,原本垂直着砸过去的手臂此刻也失去了原本的冲击力。

在越来越弱的冲击力的控制下,阿龙一个大跨步便移动到了路飞的身边,与此同时,两双手也抓住了他那柔软的手臂。

“小子,放弃吧!你的这些伎俩在我这里是没有用的!”

阿龙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原本便阴冷的目光此刻又生出了一股盘旋着的寒气。

正当路飞准备进行下一轮的攻击之时,他感觉到来自于自己手臂之上的一股强劲的力量。

这是如同粘贴到自己手臂之上的钳子一般的力量,任凭路飞使出浑身的力气,也不能够动弹不得。

阿龙如同拎小鸡一般把路飞给拎了起来,同时把他不断动弹,随时都有可能伸长的腿部给控制在手上。

阿龙面朝阿龙乐园前方的大牌子下方,湍急的水流,心中生出了一个想法。

对于他们鱼人来说,能够同时在陆地上生活和在海洋中自由呼吸,自由行动是造物主赋予给他们的最大长处,也是一直以来最值得他们骄傲的事情。

现在他便要利用造物主赋予给他们鱼人一族的真正实力来毁灭掉这个人类小子!

于是,在阿龙的这种想法下,路飞成为了半空中划动着的一个抛物线,终点是海平面。

激起了大片水花的路飞在感受到海水的一瞬间,便感受到了来自于身体各个地方的一种绵软无力感。

拥有着橡胶果实的躯的他,可以随意的改变身体的性能,让身体能够像橡胶一般随意的伸长或者收缩,也是如此,路飞才研发出了一系列属于他自己的橡胶战术。

万物有利必有弊,橡胶果实者的另外一个特点便是怕火,怕水。

上次在火中成功的打败铁臂巴拉还是在吴良的加了料的烤肉的作用下,眼下,失去了吴良特别照顾的路飞只能拖着一副沉重的身体缓缓下沉,目标深海之中。

处于静静地下沉状态之中的路飞感觉自己的胸膛之中像是被塞满了棉花一般,闷的不行,一种窒息感此时也上升到了他的大脑之中,盘旋纷飞——

大大的眼睛一睁一闭,意识如同掉进水中的粉末一般,正在渐渐地脱离本身,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正在和蝙蝠鱼克洛欧克陷入拉扯战之中的山治在用余光瞥到呈现抛物线姿态的路飞的同时,便划动着自己那双一米八的大长腿,朝着阿龙的方向冲刺了过去。

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已经平息下来的海平面的阿龙并没有觉察到即将到达自己身边的危险,嘴角晃荡着一抹得意的笑容。

山治的身体在奔跑的过程中倒立了起来,两双腿如同圆规一般在空中晃荡着,带着呼啸的风声朝着阿龙劈了过去。

猝不及防的阿龙身体踉跄了一下,身体陡然间转向了山治的方向,此时的山治正甩着一脸的汗水,露出帅气的笑容。

在阿龙和山治扭打在一起的同时,蝙蝠鱼也划动着凌乱的脚步,朝着山治冲击了过去。

阿龙和蝙蝠鱼一人抱着山治的一米八的大长腿,朝着不远处的柱子冲击了过去。

正瞪大瞳孔,看着这个倒立的世界的山治在瞳孔中闪现出那个支撑着整个建筑的大柱子之时,心中涌现出了一股不安,此刻这股不安如同一双大手,正在揉捏着他的心脏。

而他的心脏在这种忽上忽下下把他的紧张传递到了大脑之中,此刻连山治的大脑皮层都被紧张给笼罩着,激发起来了阵阵的鸡皮疙瘩。

然而来自于大脑皮层的鸡皮疙瘩并没有能够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在蝙蝠鱼和阿龙的强有力的力量的胁迫下,山治的整个身体撞击在柱子之上,一次,两次,三次

数不清到底是多少次的撞击,山治感觉到了来自于身体之内的疲惫,以及身体各处同时朝着他的大脑中涌现出来的痛苦的声音。

就在山治刚要紧闭双眼,失去全部的意识的时候,他看到了正朝着自己全速奔跑过来的乌索普。

还有阿龙那嘲笑的声音。

“你们这些卑微的人类阿!”

乌索普全力奔跑的速度有多么的快,他倒退的速度就有多么的快。

此刻他瘦弱的躯体以及他身体中那些在阿龙面前相对而言十分薄弱的力量远远不能够抵得住这种撞击。

于是乌索普壮烈的倒在了地面之上,身体向着后方不断的滑动着,所过之处,地板碎裂开来,显现处了泥土的方向。

伴随着乌索普蔓延出来了一长条的沟壑,而他正静静的躺在终点处。

此刻正在和六刀流章鱼小八同样陷入拉扯战状态的索隆在三把刀的缝隙之中观察着发生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幕幕。

他看见他的同伴一个个不是倒下,就是掉落在海水之中,生死不明,他感受到了一种压力,一种背负着同伴们的安全的压力。

在这种压力的作用下,他目光直视着前方,想要快速结束这场战斗。

然而就在他从旁处收回目光的同时,一抹剑光显现在了他的面前,然后径直拉走了他手中的剑,原本的三剑阵轰然倒塌,而他本人也在这种冲击之下跌落在地板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