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搅局小分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暖黄色的月光下,照耀出了地面上两个交缠在一起的影子,窗外微风轻轻的抚摸着绿叶,绿叶的摇动带动着橘子的微微晃动。

月色下,几抹身影诡异的身影现出了原形,扣门声再次打破了沉寂的夜晚,也打破了正交缠在一起的两双影子。

诺琪高如同受惊了的兔子一般,迅速的从吴良的怀中挣脱了出去,红着一张脸,看向了立在地板上的白色大门,一双眼眸中写满了惊恐。

好事被打断的吴良眼眸中生出了一丝冷冽的光芒,阴沉的眼眸看向了白色大门之处,房间中原本升腾起来的暧昧的暖暖气息此刻像是被冻住了一般,一股寒气生出,笼罩着这方小小的空间。

古神之瞳下,几抹熟悉的声音正在门外对着白色的大门投去好奇的目光,在这种心态的作用下,一个戴着大大的草帽的年轻人伸出了醉的的小手。

门吱呀一声,一道缝隙从墙角处生出,月光挤了进来,为这黑暗的夜晚增加了一点点的光明。

路飞控制着受伤的的力度,极其温和的打开着白色的大门,大门在地面之上划出了一个扇形便停住了。

路飞一开始只是怔怔的看着吴良,脑海中正在思索着此情此景他该如何解释之时,吴良突然伸出了手臂,一把抓住了路飞,眼眸中闪烁着狠烈的气息。

被这种气息完全包围笼罩住的路飞慌张的开口解释道。

“那个,门没有关,我就进来了”

“我们以为您是来给我们找住处了,所以才”

位于路飞身后的几人,也都一同沉声叹气,然后一同向着自己的身体后方退了好几步,面对路飞发出了哀悼声。

有一句话叫做海上的厨师惹不得,而吴良不管是在海上,还是在陆地上,都是最惹不起的人啊!

路飞颤抖着身体面朝吴良,傻笑着。

看着眼前露出一副傻态的路飞,吴良心中闪过一阵悲乎哀哉的哀叹声。

还真不愧是自己看上的男人,连私自打开别人家的大门用的理由都和自己一般无二。

正当吴良处于应不应该放了路飞的纠结之中时,诺琪高清脆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天色也不早了,既然各位都不是鱼人的话,便在这里睡下吧!”

从小便失去了亲生父母和养母的诺琪高显得十分的成熟稳重。

位于吴良手中,身体晃动在半空中的路飞手舞足蹈的对着诺琪高挥手,大嘴一咧,露出洁白的牙齿来。

“谢谢姐姐,姐姐真是太好了!”

“姐姐真漂亮!”

听到从路飞口中传来的难得的夸赞美女的声音的山治身体一个闪现,出现在了白色大门旁边。

此刻他正抱着白色的大门不断的晃荡着自己的身体,一双画满了桃心的眼睛正扫视着这片狭小的空间。

“路飞,哪里啊!美女在哪里?”

山治扯着路飞的手臂,拉的老长,终于与一番扫描之中看到了位于房间正中央,正端坐在椅子上的蓝发少女。

山治于一瞬间整理好了原本有些凌乱的西装,一手插着裤兜,一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微微的整理了一下,便朝着诺琪高的方向飞快的走动了过去。

“哎呀,真是太可爱了,美女”

在山治寻找美女的漫漫长途职中,吴良阴沉着一双眼眸,站在了山治的面前。

山治原本飞快的移动着的身体于一瞬间停了下来,背部僵直的挺拔着,如同一颗小白杨,而且是傲立在寒风之中的小白杨。

碍于在美女面前,不便开展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展开血腥的攻击的吴良,对着山治流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那抹邪魅的笑容如同冷箭一般刺穿了山治眼眸中的桃心,于是桃心跌落了下去,剩下的只有一双无神的眼眸。

山治拖着一双暗淡的眼眸,步伐僵硬的向着后方退了过去,一步两步,仿佛在割着他的心一般。

诺琪高为在夜色中穿梭来的不速之客准备下了棉被,对于她来说,仍然是那句话,不是鱼人便是最好的结果。

况且这里面中有她的妹妹娜美的朋友,娜美的朋友便是她的朋友。

在诺琪高的安排下,众人躺在铺在坚硬的地板上的柔软的被子上,陷入了与着漆黑的夜晚一般的安静。

而吴良现在像极了一个圆滚滚的小皮球,胸膛之中充满了怒气,多么美好的一个夜晚,天边的月亮配上怀中的客人

然而这一切都被这几个熊孩子给彻彻底底的毁掉了!

处于无限愤怒状态之中的吴良在感受到身旁路飞伸到自己肚子上的手时,便一个用力,把他的手甩在墙壁之上。

感受到手臂处传过来的一阵疼痛的路飞只是砸吧砸吧了嘴,揉了揉自己的手,口中嚷嚷着什么大块骨头,还流着口水,翻了个身,便陷入了沉睡之中。

将夜。

山治躺在柔软的被子上,尽情的感受着被子的芳香,在他看来,被子的芳香便是那个女孩的芳香,那个蓝发女孩——

承受不住内心中对于美女的想念的山治缓缓的扭动着身体,从被子中微微起身,目光看向了吴良的方向。

此刻的吴良正紧紧的闭着双眼,似乎是进入梦乡之中,山治不禁感慨这吴良也只有睡着了看起来好一点,没有平时那么的吓人。

然后山治便猫着腰,瞳孔中再次显现出了桃心,从温暖的被子中缓缓的抽出自己的一米八大长腿。

然而就在他快要从地板上站起来,准备偷偷的前往自己心之神往的地方之时。

一双手从半空中嗖的一声生出,然后缠绕在了山治的腿上,而山治的腿部在感受到一股强劲的力量的同时,整个人也飞行在半空之中,然后重重的砸向了他身旁的乌索普的身上。

彭的一声响起,以山治为圆心的地板上向外波及出了一阵阵的震动。

乌索普发出一声响亮的嚎叫声,推开了身上的一团骨头,那骨头正搁着他的长鼻子,在这种剧烈的冲击之下,乌索普感觉自己的鼻子,全身各处都快要碎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