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发出哞哞声的怪物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船只依然在无边无际的东海上航行着。

吴良依然保持着手拿望远镜的姿势。

路飞无聊的躺在大炮之上,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心中于一瞬间便涌入了十足的欣喜之情。

过去跟着吴良只能吃各种口味的面包片的路飞摸着被无数肉类填满了的圆滚滚的肚子,打出一个响亮的代表着欣喜的饱嗝。

风平浪静的海面上被航行着的船只划出了一道连接这海天相接之处与无边无际遥远的海外。

在这风情浪静之下,也拥有着不平静,比如看起来平静的水面之下微微浮动起来的波澜,以及朝着同一个方向不断流淌过去的海水。

正享受着自己的悠闲时光的路飞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湿润的东西,似乎在蹭着自己的头发。

感受到海水的冰凉的路飞从大炮上跳了下来,整个甲板瞬间抖动了三下。

被倾泻了手中的望远镜的角度的吴良转身,一抹阴沉而冰冷的目光朝着始作俑者绝密投射了过去。

那模样像是要把路飞给褪皮饮血。

“大叔,不是我。”

路飞辩解着,脚下如同生了风一般,飞快的向着刚才的大炮移动了过去。

只见路飞无比认真的爬在大炮之上,一双明亮的眼睛更是全方位的无死角的查看着,然而除了无边无际的海水以外,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路飞的一只手不禁落在了自己向来凌乱的头发之上,习惯性的挠头之时,手指再次感受到了海水的冰凉,以及被海水黏在一起的头发。

路飞疑惑着转身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众多朝着自己投射过来的狐疑的目光。

在这种狐疑的目光注视下的路飞摆动着如同小铁锤一般的双手,拼命的晃动着头,叫嚷道。

“真的,我刚才真的感受到了有个东西在碰我。”

“我知道!”

吴良瞳孔中的目光像变魔术一般顷刻间由狐疑转变成了坚定。

然而他便轻声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交给你们了,身体便漂浮在甲板的上空中,与移动着的船保持着相对静止的状态。

正当路飞对吴良的举动感觉到不解之时候,山治对着路飞指了一下他的背后。

瞳孔中拥有着攀枝错节的狐疑光芒的路飞恍然间转身,然后便瞬间明白了一切。

竖立在他后方的是一个竖起来半个身体,挂着一个牛头,身上印着奶白色与黑色的波点的怪物。

路飞心中慢慢的划过一阵的点点点,这个长得牛不像牛,蛇不像蛇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而且看起来并不像是来自于这个地区的,而像是来自于路飞心中的那片向往之地——伟大航路!

此刻这个怪物正发出哞哞的叫声,竖立起来的高大身躯此刻正在向着餐桌的方向弯曲着。

“它不会是看上了山治做的饭了吧!”

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着的乌索普看着那个庞大的身躯正弯曲的方向推测道。

路飞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便调动起来了全身所有的细胞,开启了战斗模式。

所有跟他抢吃的都是他的敌人,更何况是这种四不像的怪物。

于是路飞看向了自己的手臂,微微的吹了一口气,笑容浮现在脸上的同时,八颗洁白的牙齿也露了出来,散发着闪闪光芒。

“橡胶手枪!”

伴随着路飞的一声劈头盖脸的呐喊,他身体左边的橡胶手臂突然延伸到了遥远的天空之上,朝着那抹庞大的身影飞快的伸展过去。

彭彭——

裹着气流的橡胶手臂在空气中飞快移动着,如同铁锤一般砸在了那怪物的头上。

被手臂击中的怪物的头部顷刻间向着身体的后侧倾斜过去,就在路飞以为这个怪物会摔落在水中,灰溜溜的倒下之时——

怪物甩动着向着后方移动过去的头颅向着前方飞快的移动了过去,如同一个镰刀,闪烁着亮光朝着路飞移动了过去,血盆大口也张开到快要四姐夫的程度。

正当路飞想要施展出下一步的橡胶绝学之时,突然感受到了身后正拉扯着自己的身体的一股力量。

在这股意料之外的力量的作用下,路飞整个人向着后方飞快的漂浮了过去,落在了甲板之上。

山治一手夹着烟,一手端着摆放着路飞最喜爱的大块骨头的肉的盘子,对着身后的路飞嚷嚷道。

“怎么可以欺负肚子饿的人!”

面对再次现身的山治理论,路飞只能从甲板上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脸庞上闪现过无奈的光芒。

要不是考虑到以后还要拜托山治大厨师给自己多加点骨头肉,路飞此刻一定会挥舞着小拳头给上山治一脚。

原本在空中甩动着的头颅停在了山治的面前,从怪物的嘴巴之中不断的流淌出口水,恶心的口水滴落在海水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吧!”

面对面前的饥饿者,山治抬起盘子,向着怪物的方向移动着。

原本闭合着不断向外流淌着口水的大嘴巴此刻也缓缓张开着大大的嘴巴——

哐当——

山治飞快的弹起自己的一米八大长腿,朝着怪物的大嘴便劈头盖脸的撞击了过去。

在黑足的作用下,怪物的头颅带动着身体向着身体后方倾斜了过去,这一次,没有上次的回返,而是直接倒了下去,激起来了阵阵浪花。

路飞对于山治此时的行为表达了十万分的不解。

而山治则是重复把手中的香烟放在了口中,啪嗒啪嗒着抽了起来,口中散发着阵阵烟雾。

只见他目光阴沉的解释道。

“那东西,竟然连我都想吃”

正在一旁拿着望远镜的吴良在少女走进房间以后,失去了观察目标,便也收起了望远镜,目光转向了此刻正十分激烈的战斗场面。

吴良在目光触及这种场面的一瞬间,来自内心深处的灵魂的叹息声响起。

在见到这个怪物的第一眼,他便察觉到了他微弱的战斗气息,所以他才安心的继续自己的工作,然而他也着实没有想到身为新一任被他看上的男人的路飞和他的徒弟的山治会如此的弱小——

那种东西,不应该一秒钟解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