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三刀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索隆整个人跌倒在甲板上,身体的力量像是被抽走一般,浑身各处像是被播种让了痛苦,痛苦的种子迅速生成藤蔓,捆绑住了他整个人。

此刻痛苦的气味格外的浓烈,如同空气中泼洒开来的血腥味。

他像是跌落在了痛苦的牢笼之中。

索隆的嘴角留下了一道鲜红色的印记,在这鲜红色的印记之上,是不断向下流淌着的鲜血。

鲜血滴落在甲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喂,小鬼!”

鹰眼米霍克抱着自己怀中的黑刀,看向甲板上的那个小子的阴翳眼眸中,最深处是一个如同星星般的光芒。

“我不想杀你,我只给你三秒钟走回去!”

“如果慢一点的话,那我便控制不住自己手中的这把刀了!”

鹰眼冷声道,那模样如同一个站在生命的最高处,随意指点人之生死的死神。

黑刀反射出着的冷光打在他的脸上,更给他本人增加了一点暗黑色的色彩。

然而索隆只是轻双手放在甲板之上,缓缓的支撑起自己颤颤巍巍,抖动个不停的身体。

撕裂的感觉如同浪花一般在他的体内不断拍打着。

古伊娜

一声轻微的呐喊声在索隆的脑海中响起,持续不停地在他的脑海中旋转翻飞。

这个声音如同不断旋转着的陀螺,不断的剥离来来他与内心之中的痛苦的距离。

那是一种能够超越一切的信念,而这一切都是心中那个越来越清晰的古伊娜带给他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索隆心中对于古伊娜的思念以及那个信念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具体化,不知为何,他心中似乎产生了一团火,这团火在指引着他继续去战斗,哪怕遍体鳞伤。

这也是索隆拖着自己这个连破旧的铁车都不如的身体,强迫着自己站起来的原因。

索隆像是没有听到对面那个正环抱着黑刀,眼眸中散发出如同刀剑一般的冷光的男人。

他是来践行自己的梦想的,而那个梦想的第一个便是绝对不能够被打败!

绝对不能够被打败!

索隆解开了左臂上的那个沾染着鲜血的绿色丝巾,在风中抖落开来,颤抖的手指把它寄在了头顶之上。

绿色丝巾之下是一双闪烁鞋坚定目光的眼眸,一种不可被改变的意志。

瞳孔中倒映出眼前的一幕幕的鹰眼微微摇动着脑袋,手中的黑刀顺着手臂而出,牢牢的握在手中。

此刻索隆双脚大距离的分开,一个微微向左,一个微微向右,手中是亮晃晃的三把长剑。

这三把大刀分别由嘴角和双手控制,双手交叉,用来攻击敌人,而嘴巴上的那把长剑则是用来封闭敌人的逃脱路线。

这便是让索隆最得意的剑术之一的三刀流。

这可以被称为是一种同时拥有着战斗和防御能力的战术了!

然而这种战术在鹰眼看来依然是幼儿园的水平,毕竟他已经是那个站在战术高峰上的男人,有一句话叫做登高望远,实际上登高不仅能够望远,还能够看到下方渺小的一切。

就像此时的索隆之于鹰眼来说一般,一般的渺小。

“来吧!”

出自于鹰眼喉咙中的叹息声顺着黑刀的剑身向前不断的滑动过去,最终掉落在地面之上,消散的了无痕迹。

既然那小子执意战斗,那么他便要快速的解决掉他,这场实力悬殊巨大的战斗拉扯的实在太过于长远,长远到鹰眼感觉到了阵阵困意。

黑刀划破空气,掀起来一阵气流声,向着那个身着一身破烂的白色衬衫,绿色少年的裤子冲了过去。

不同于前两次那种待在原地等待着命运的宰割,此刻的索隆从地面之上轻飘飘的腾空而起,没了身影。

被黑刀带动着的那抹紫色身影止住了步子,呼吸紊乱起来,这大概是他许多年来不曾感受过的紧张。

那个身体已经快要破烂成器官拼接的小子怎么可能如此轻飘飘的飘动起来,如同一个羽毛,轻飘飘的升起,极大程度的克服了地心引力。

这一切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鹰眼的一双眼眸仿佛瞬间变成了两束激光,向着天空之上不断的扫视过去,阴沉的气息散落于遥远的天空之上。

不知为何,鹰眼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情绪如同流水一般正缓缓的在自己的心中流淌,蔓延。

那是一种让心跳加速的情绪,不同于以往的愤怒,不同于以往的杀伐果断,这是一种让人感觉到难受的情绪。

这种情绪好像是不安——

鹰眼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口中发出一句嘟囔。

“什么啊!”

“我怎么可能会对那个小子产生这种情绪!”

正沉浸于奇怪情绪中的鹰眼突然感受到了来自于自己的身体后方的小气流的滑动,那个方向是身后六点钟方向。

鹰眼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手中的黑刀在手中旋转了几下,便划拉到了身后的六点钟方向。

雕虫小技罢了!

对于一向以敏锐闻名的他来说,别说距离他十米之内的气流,就算是这方圆百米之内,他都能够感受到风声,水流声,以及气流声的变化。

他的敏锐可不仅仅是眼睛,而是所有的器官。

什么?

沉浸于自信之中的索隆身体一个僵硬,他能够感受到一把冷箭抵住了自己的皮肤,留下阵阵凉意,在这把冷箭后方似乎还有两把冷箭,架在他的脖子之上,渗透进入他的皮肤之中。

这怎么可能?

鹰眼愣住了,他感觉到的明明是身体后方六点钟的方向,那个小子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正后方。

而且他刚才明明感受到了金属的撞击声,应该没错才对啊!

正当鹰眼沉浸在不解之中,整个人快要被疑惑和不安淹没,逼疯之时,身后传来一个冰冷而充满活力的声音。

“米霍克先生,你还觉得自己依然伟大吗?”

“伟大到根本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吗?”

嘲笑声此起彼伏,排列组合一般的环绕着鹰眼的耳边,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心脏。

身后的冷箭刺穿的何止是鹰眼的皮肤,同样也刺穿了他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