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不停歇的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路飞紧接着连续对索隆发布了十二级的警告,然而这并没有能够挽回索隆丝毫的心意。

“我说小子,你是认为你自己一定会赢是吗?”

鹰眼的小火山爆发成了一阵呐喊声,在这阵呐喊声中,是他向着索隆冲击过去的身影。

索隆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被水汽沾湿的眼睫毛不断的抖动着。

于索隆心中渐渐浮现出了一个身影,依然是那个少女的身影,还有自己对着那个少女的父亲做出心中最诚挚的承诺的自己。

已经说好了啊!要变得更加强大的!

所以一定要倾尽全力啊!

索隆的耳朵轻微的抖动着,一种飞速的运动掀起来巨大的气流的声响正在向着他冲击过来。

左边!

索隆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正在极速前进的人形,那是与空气剧烈摩擦发出的气流声告诉他的。

于是他用尽全身力气移动身体到达甲板的右边。

然而在他身体还在空中飞扬没能够触及地面的时候,他整个人便被一股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的力量给撞飞了。

怎么可能?他明明感受到——

索隆愣住了,他明明感受到气流声势来自自己身体的左边的,按理说他躲到右边就可以的,然而此刻的他正在空中漂浮着。

在一阵漂浮过后,是身体极速的下落,随即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整个人跌倒在了餐厅的正上方,然后伴随着天花板的残骸掉落到了地板上,随即地板上也蔓延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通过这些产生在索隆身体之上的变化,便可以想象到那位鹰眼有多么的强势,同时也可以想象到索隆如今的感觉。

此刻索隆双手拼命的在地上扒拉着,拼命的想要站起来,一旁的路飞见状连忙跑过来想要把他给扶起来,却被索隆给拒绝了!

在索隆的心中,他可以输掉,但是绝不能够借助外界的力量,一丝一毫也不行。

索隆倔强的抖动着如同破旧的厂房一般破旧的身体,一步一步缓慢的向着前方行走。

他的瞳孔中倒映出了那个男人的模样,这个还没有使用剑术便强势的秒杀了他的男人!

果然是天下第一剑术啊!

索隆不禁感慨道。

此刻站在甲板尽头之处的鹰眼眼眸中刚刚诞生的一抹不屑的光芒正在渐渐的消散。

这个少年在遭受到了自己如此沉重的一击居然还能够站起来。

同时鹰眼也庆幸自己没有轻易的小看这个少年,所以才会发现这前少年在利用气流来判断他的方向的事情,所以才会临时改变方向。

不过再战斗下去他都会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对方只是如同残壁断垣一般的身体了!

“怎么?现在还想要跟我打吗?”

鹰眼轻声道,却并没有要拿出黑刀的想法,在他看来,对付这个少年也许只需要一刀。然而此刻,他突然想看看他以后的样子,想要留他一命。

索隆喉咙一阵发痒,似乎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正在试图流淌过去。

咳嗽声此起彼伏,弥漫在索隆眼前的是甲板上大片大片的血液,刚才的那一踢,踢断了他浑身所有的筋骨,现在他能够站在这里,完全是依靠他的意志力。

或者说他是想要代替那个人站在这里,毕竟他是她的意志的拥有者也是传递着。

“一定要加油啊!索隆!你不可以输!”

那个女生的声音突然从索隆的耳旁响起来,并且不断的在他的耳边缠绕着,旋转着绕进她的心中。

不知为何,索隆感觉她好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这是一种看不见摸不清的存在,只是一种感觉,一种那个人就站在自己的旁边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感觉。

索隆看向了被层层乌云笼罩之下的阴沉沉的水面,水面之上闪现着黑色的气息,在这黑色气息之上,是索隆心中不断盘旋着上升的悲伤。

渐渐地,在这股不断聚集起来的黑压压的悲伤之中,一道犹如刀剑的东西刺穿了着堆积起来的悲伤。

这是她的意志,也是索隆自己的意志。

索隆渐渐地意识到,他不应该沉迷于悲伤之中,在这漫天的悲伤之中,他寻觅到的并不是力量,而是一种低沉的气息。

所以啊!

对于想要成为一代剑豪的他不用剑怎么能行呢!这把剑是那个人留给她的剑,现如今,不管输赢,他都要使用这把剑去战斗。

“来吧,就算你是第一剑术者,也应该给于我最基本的尊重,为我拔剑吧!”

索隆看向了前方的那个男人,有着一双如同鹰眼般锋利的双眼,目视前方,眼眸中散发着冷冽的光芒。

鹰眼愣住了,他之所以不拔剑也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不想伤害这个孩子,刀剑无情,是他本人的基本素养。

不过,既然那人如此想要和自己拔剑相向,那便来吧!

鹰眼从身后抽出一把黑刀,那便是传说中能够斩杀一切的黑刀,能够让一切变得无力的存在。

黑刀配上鹰眼便可以称之为剑术道永不灭者,这是强强相配。事实上他们单独一个拿出来便是最强者。

相比于鹰眼强势的黑刀,便是索隆手中显得有点破旧的两把刀叠加在一起的刀组合。

看到这样的场面,鹰眼突然有点不想打了,如果真的要打的话,那就这样吧!

鹰眼于心中定下了一个决定,随时身体在空中不断的翻滚着,如同滚落着的球一般一瞬间来到了索隆的身旁。

大片大片的鲜血从索隆的身体泼洒了出来,一把闪现着亮光的剑刺入了索隆热乎的身体之中。

这便是鹰眼传说中的攻人于无形,属于鹰眼的还有另一个传说,那便是——

几乎是一瞬间,原本站立在索隆左边的鹰眼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右边,与之对应的是同样的一刀。

接下来便是诸如此类的七八十几刀,刀刀划在索隆的皮肤之上,他的肌肉已经向外翻

血腥的气味夹杂着海风的气味一起向着后方的人群拍打了过去,周围的气温似乎一瞬间降低了十几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