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顿时,一阵芳香不断的刺激着口腔之中的触觉,传递给大脑神经一种愉悦的信号,与此同时,索隆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是暖洋洋嗯,舒服极了!

就在他如此饥渴的孩子对着吴良嚷嚷着味道好极了,想要来上一大碗的时候,吴良拒绝了!

吴良的理由便是刚才索隆对自己的料理不感兴趣,这便是他不感兴趣的结果。

得知这一切的索隆的肠子都快要悔的由青色变成紫色了!

有一句话叫做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那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同样有一句话叫做索隆如果没有喝第一口汤——他本可以忍受那种喷香!

其实真实原因是,对于吴良来说,在刚才的一小勺的汤汁中他已经放入了全部的料,所以此刻没有必要浪费食物给索隆吃了!

接下来,吴良当着索隆的面,把所有的海鲜汤连带着海鲜全部盛给了自己,然后十分愉快的吃完了!

在吴良不断发出的呜咽声和围绕在索隆身旁的香味中,是索隆那颗不断下落到最底部的一颗沉重的心。

厨师长是骗子!是这个世界上最记仇的人!

索隆脑海中不断回荡着这种声音。

用完餐的吴良拍着自己被美味佳肴给灌成了圆滚滚的肚子,发出了满意的笑容。

而一旁的索隆正低着脑袋,脸上挂着无精打采而沉重的表情,双手也耷拉在身体两侧,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古神之瞳下,吴良透过墙壁看到了不远处的甲板之上,那个身着紫色衣服的男人仍然固定在原地,动弹不得,而与他面对面的是心中堆积着越来越多的疑惑的人们。

尽管摸不清楚原因,也没有人敢上前询问个一两句。

因为这位背后背着一把黑刀的男士可是那位被称为鹰眼的存在,他是一个极其自我主义者,主张人生在世,应该及时行乐。

因此他具有着古往今来最超凡脱俗的我行我素的精神,比如刚才彻底毁灭在他的那从天上劈下来的一刀的前任东海霸主的海盗船。

他毁灭的原因只是因为这个海盗船曾经吵到他睡觉了,当时只是给了一刀,还没有彻底毁掉,现在遇见了,理性补上一刀才是,不然就辜负了命运之中的安排,这是那位的想法。

鹰眼额头上滚落下来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脸庞滑落下来,砸在地板上面,发出清晰的彭彭声。

他也不知为何,自己的身体突然就被固定住了,在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处理眼前人的时候。

正当他即将陷入更为深沉的迷茫之时,站立在距离他十几米开外的人群如同潮水一般被拨开,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浑身围绕着悲伤气息的绿发少年。

伴随着那个少年的移动,是那股牢牢固定着自己的力量的不断的减弱。

这种力量在那个少年踱步到距离自己三米远的时候,便彻底消失不见,如同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然而来自于身体全身各处的酸痛在不断的的向鹰眼重复一个事实——

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这的!

索隆的眼眸中闪烁着如同星光一般的亮堂光芒,那是大片大片的水汽聚集在一起,然后形成镜面反射的结果。

索隆的脑海中依然回荡着刚才厨师长的声音。

“索隆你是想成为剑术上的强者对吧!”

“那便去试试吧,门外有一个被称为世界最强七人之中的剑术最强者!”

“不如去试试吧!”

当时的吴良只是淡声细语,却在索隆的心中激发起来的无限的感慨。

在吴良的言语下,他想到了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那是一个道馆中的女生,是他的竞争者,然而却意外失去了性命。

这件事对于索隆来说是不会随着时间消磨掉一点一滴的悲伤时间。

也是因此,他想借着那人试探一下自己的实力,试探一下自己现在究竟走到那一步了,距离带着那个女孩的梦想城更为最强还有多远的距离。

“小孩,你是谁?”

挣脱束缚的鹰眼用一双狐疑的眸子不住的打量着面前的少年,除了一头独特的绿色毛桩短发,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背后背着的剑大概能证明他是一个想要学习剑术者,但是并不是当做承认他是一个剑术者的理由。

与那剑想比起来,他更想要知道刚才束缚自己的那股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因着这个孩子的变化而不断变化。

对于鹰眼来说,被束缚的那段时间是他人生中最为痛苦的时间,因为他不能行动,不能说话,更不要说什么我行我素了!

他向来最讨厌得便是被束缚!

此刻正观看者这一幕的吴良捂着眼睛,不敢去看面前的那一幕。

他从鹰眼的表情中感觉到了一种要吃人喝血的愤怒。

而这种愤怒的来源便是吴良利用不可见的能量丝线捆绑住他,然后再把丝线放在索隆的身上,当索隆与他的距离缩短到一定的程度以后,丝线自然而然的便会散落开来。

此刻的鹰眼是狐疑的,也是愤怒的,他怀疑眼前的这个孩子的能力,愤怒于自己被束缚。

吴良不禁担心起来索隆,如果说仅仅按照力量的比拼的话,那么索隆失败无疑,可就算是力量加上情绪,索隆也不一定会成功。

因为对方现在的情绪也很蓬勃啊!

如同一座正在不断积累准备着爆发的小火山一般。

只见索隆看向了面前的身着一身紫色长袍,胸前挂着一个十字架,身后是一把大刀的男人,然后抖动着自己闪亮的眼眸,十分真诚道。

“不好意思,我是来打败你的!”

鹰眼的脸色瞬间便阴沉了几个度,如同渐渐被乌云笼罩住的天空。

一股愤怒的情绪在鹰眼的胸膛中横冲直撞着,寻找着出口,他内心中原本积累起来的小火山此刻蓬勃的释放了出来。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对自己提出挑战就算了,偏偏还非要来上一句什么不好意思。

原本在一旁观战的路飞也愣住了,他一开始只是以为索隆这肯定又是发疯了,一会会下来的,结果他好像并没有停止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