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我才是船长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沉没吧,丑陋的男人!”

阴沉的声音仿佛来自天际,带着千年寒冰的温度,围绕在霍波德的周围如同蝴蝶煽动着翅膀一般,不断的跳动着,不断的拉扯着他内心之中累积起来的浑厚的恐惧之情。

啊——

霍波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呐喊的声音仿佛要冲破天际,直上九霄,他感觉他的整个身体在吴良发出的阴沉的声音而化成的铺天盖地的恐怖气氛的笼罩下快要散架了。

然而这一切只是开始。

位于霍波德的脚下的小小救生艇正在做着匀速的沉没运动,静静地深入无边无际的碧蓝色大海中。

海水冲进船舱,淹没了霍波德那双手工定制的昂贵鞋子。

然而眼下,霍波德已经顾不上这些,他拼命的挣扎着,拼命的向着照片行走在海平面上的让人看一眼便心声恐惧的男人请求着,并且承诺给他这世间一切他能够给的起的奢华之物。

对于霍波德提出的请求,吴良只是冷笑,对于他的承诺,吴良更是给于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身为九鼎宗掌门的他拥有着取之无尽用之不竭的财宝,法术,美女,唯一缺的恐怕也只是能够与他的实力相匹配的对手了!

“哼,不可能的!”

这是吴良给于我霍波德最后的重视,他甚至都懒得去看他沉没的样子,说完这句话,便搂着身旁娇滴滴的黏在自己身上的美女大笑着离去了!

亲眼目睹了吴良撩妹的全过程草帽海盗团的全体成员们对着霍波德渐渐沉没下去的尸体给于了沉重的哀悼。

尽管那人确实很欠揍吧,不过他们的厨师长吴良大人也有点太狠了吧!

路飞擦着额头上滴落下来的一滴冷汗,悔意在心中渐渐的放大。

这简直就是个花痴,哪里是他们的厨师长。

不过心中刚刚诞生了这个想法的路飞下一秒便被吴良成功的收买了。

吴良在撩妹之余,亲自下厨——

这个亲自下厨有待进行进一步得验证,因为在吴良进入厨房之后,他是不允许别人再进去的!

而且吴良几乎是刚进去就立马端出来了几道已经成型的菜肴,摆在大家的面前。

其中有路飞最爱之——带骨头的烤肉,乌索普最爱之——秋刀鱼,索隆最爱之——海鲜肉,最后便是娜美最爱之——橘子汽水!

此刻娜美正阴沉着一张脸,如同冷箭一般的目光朝着那个时时刻刻黏在吴良身上,像是没有骨头一般的女人投射了过去。

尽管娜美对于吴良并没有出自于男女之情的那种喜欢,然而原本为自己跑前跑后准备美食饮料的男人现在为另一个女人殷勤的服务。

这怎么说都会让人手爆青筋想打人吧!

于是殷勤的给她送来美食的路飞紧接着就被娜美给莫名其妙的胖揍了一顿。

路飞:“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拖着一张红肿的胖脸的路飞目光落在了前方堆叠起来的美食小山上,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

此刻刚刚从面包的阴影中走出来对着一大桌子的美食大快朵颐的三人之中的路飞心中隐隐生出的不安。

因为吴良正露出慈祥的表情看着他们在这里大快朵颐。

有一句话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果然,接下来吴良坐在了他们的旁边,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对于吴良的微笑依然处于不明就里的状态的三人中其他两人正一边吃着,一边不断的嚷嚷着好吃,好吃。

而路飞那双拿着骨头的手微微颤抖着,停滞在了空中,然后试探性的发出了疑问。

“厨师长你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吴良一把握住了路飞的双手,亮堂起来的眼眸中闪烁出了星星的光芒。

“路飞,你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竟然那么懂我的心思!”

“我们一起去寻找巴拉蒂餐厅吧,如果发展好的话,说不定可以收购那个餐厅呢!”

吴良看向远方的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海,发出了像这大海一般波澜壮阔的声音,还有心中如同大海一般伟大的蓝色希望构图。

“收服——整个巴拉蒂餐厅——”

路飞愣住了,手中油腻的骨头啪叽一声掉落在了盘子中,金属碰撞的声音打断了另外两个人迫不及待的呜咽声。

两道不解的目光一齐朝着他们投射了过来。

路飞的脑海中依然在不断的回放着吴良刚才的声音。

虽然路飞对于所谓的海上巴拉蒂餐厅并不了解,认知只停留在传说中,只是听说那是航海人都向往的天堂之地。

然而想要在海上征服一个餐厅无异于痴人说梦。

路飞伸出颤巍巍的手指抚摸着吴良的脑袋,感觉到了一股冰凉感,口中不住的嚷嚷着。

“大叔既然没毛病,为什么会想出那么离谱的事情呢。”

路飞忍不住嘟囔着,又拿起了盘子中的烤肉,大口大口的撕扯着。

而其他的两个小伙伴在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也不禁发出了犹如排山倒海一般波澜壮阔的笑声。

“不许笑了!”

随着吴良的一声呵斥,原本吵闹的人群瞬间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都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处于杯状态之中的吴良。

“路飞,开船!”

“我负责定位,我们现在就出发!”

吴良紧接着发出了自己的任命,这群熊孩子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亏得他还找蒲姐姐要了那么多好吃的。

既然软的不行,那只能来硬的了!

他一定要去看看那个所谓的海上餐厅,然后收入麾下,成为他吴良的餐厅,再挂上他的招牌。

这一切——

简直了!

从那以后,他将杨名千里,成为整个忍着世界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

正当吴良陷入了自我幻想自我欣赏的世界中时,于他的正后方出现了一个声音。

路飞阴沉着脸庞,浑身抖落着阴沉的气息。

“我才是船长!”

吴良有一种煮熟的鸭子要飞掉,养熟的白眼狼要咬人的感觉,就在他要爆发的时候,身后的路飞突然绽放出了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