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迷路的吴大掌门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火影世界中,以七代火影为首的鸣人为代表的众多忍者们发起了纪念一乐拉面手打师傅的计划。

这其中包括被吴良戏弄成了一双红肿大泡眼的卡卡西,被自己熟悉的月读世界逼到疯狂的鼬,还有收获了和哥哥之间的亲情的佐助。

于是,一尊雕像矗立在一乐拉面的门票,雕像上的吴良左手端着一碗拉面,右手闪现出阵阵光芒。

鸣人看着雕像想象着吴良如今的模样,想必是和谐又幸福吧!

然而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茫茫宇宙组成的浩瀚星空中,依稀可见的只有无边无际闪烁着的小星星。

在这浩瀚星空中,三抹小黑点正在天空之上不断的晃悠来晃悠去。

这几个小黑点便是刚离开火影世界深陷于茫茫宇宙中的吴良三人。

离开了火影世界的吴良在照美冥和菖蒲的面前显示出了自己真正的样子,承诺二人将要带她们返回九鼎宗,把她们二人安置在九鼎宗最豪华的宫殿——水晶宫中。

然后拍着胸脯,激情澎湃的做下了一系列的保证的吴良下一秒便在这个快要穿梭破了的宇宙中迷路了

只见浩瀚无垠的宇宙之外是一片一片的更加浩瀚无垠的星空,层层叠叠的星空交缠辉映在一起,犹如飘荡在茫茫大海,犹如行走在无边沙漠。

原本在各个位面中随意穿梭,通行无阻的吴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此刻是真的遭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滑铁卢。

于茫茫浩瀚星空中漂浮着的漫漫时间已经彻底消磨掉了照美冥和菖蒲一开心的新奇心。

失望的声音在这片死一般的寂静中不断的放大再放大,漂浮于半空中。

就连亲眼见识过吴良封印辉夜时身上散发的那种强大气息的照美冥心中也生出一阵阵的怀疑,更不要说一直以来就对吴良保持着不靠谱的认知的菖蒲了?

于是,两个女人冰冷的目光一起朝着吴良冲击了过去。

菖蒲:“所以传说中的吴大掌门,我们这是要通向何方呢?”

菖蒲脸上腾起一阵杀气,言语间不断的翻着不停歇的白眼。

感受到来自菖蒲的白眼的吴良心中因为缺乏底气而飘过一阵小小的悸动,然后大手一会,啪嗒啪嗒的给了菖蒲和照美冥头顶轻轻的一个拍打。

“你等竟不信我?”

吴良抬起傲娇的脸庞,环绕着双手,眼眸中闪现出一抹阴沉的如同刀子般的冷光。

在这种光芒的注视下,原本气势汹汹来袭想要表达出她们的不解的照美冥和菖蒲也瞬间低沉了脑袋,如同受训的孩子一般。

“等着吧!我去探探路!”

吴良说着故作帅气的甩动着身旁的黑色长袍,掀起来一阵冷风,吹拂着二人的长发和无辜又无奈的脸庞。

在得知吴良要离开的时候,菖蒲心中便涌现出了一阵莫名其妙的不安,并且这种不安随着吴良的渐渐远去而渐渐放大。

与菖蒲不同的是,照美冥倒是十分信赖这个男人,带着期许的目光目送着吴良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宇宙之中,化成了一个小黑点,直到消失不见。

吴良像一条自由自在的鱼儿在茫茫宇宙中飘荡着,时而向东,时而向西,时而向上,时而向下。

在这无边无际的宇宙中,他倒是目睹了许多堆叠在一起的位面。

其中包括和火影世界类型的位面,烟雾滚滚的,似乎是在进行着一场大战。

还有西方玄幻的那些容貌瑰丽,身影姣好的女神们,还有那些神兵利器组成的位面中不断闪现出来的金光,一道金光便代表着一个真正的神兵成型。

无趣,无趣,皆是无趣啊!

这些都是吴良拜访过的位面,已经不能勾起来这位大神的兴趣了,而此刻他到底在寻找着什么,是位于中州的九鼎宗还是新的旅行地,他也不是很清楚。

总之,对于吴良来说,生活就应该随性点,于是他随性的在宇宙中欢快的漂浮着,完成忘记了那两个被他留在茫茫宇宙中的女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静悄悄无声无息额的流逝着,而照美冥正执着的注视着吴良离开的方向,整个身子都快要僵硬了,也没有能够等到那个熟悉的气息。

与此同时,原本升腾在菖蒲心中的那股莫名其妙的不安也在不断的放大再放大,渐渐的在脑海中倒映出清晰的印记。

这件事情还要追溯到很久以前,那时候的菖蒲还是一个孩子,在某一个圆月笼罩的夜晚中,一个人孤独的等着吴良回来,结果被吴良问她是谁。

现在菖蒲总算是找到了答案,因为吴良根本就不是手打——她的父亲。

不过现在菖蒲担心的是,吴良会像小时候那般把自己给忘记。

并且事实证明,菖蒲是对的。

因为此时吴大掌门飘荡于宇宙中,环绕着双手置于胸前,摆出一副领导视察工作的模样,观看万千位面中的百态。

此刻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迷路的事情,他忽然觉得于这万千位面之中再找一个供自己玩耍也许也不错。

作为一个言必行行必果的男人开始了如同选妃一般的挑选模式。

首先映入吴良眼帘中的是东方玄幻世界之中的世家位面,在这个位面之中,身份乃第一话语权,不管你多么努力,多么有钱都没有用。

这里的人从出生开始便被定下的命运,君主之子便世世代代为君,篷之子便永生永世为民。

这种板上钉钉版的生活方式对于吴良来说着实太过于无趣。

吴良摆动着如同拨浪鼓一般的脑袋,身体一个前倾,如同极速行驶着的剪向前冲击了过去,顿时,于吴良脚下,又是万千位面飘过。

吴良瞳孔中闪现过一个又一个位面,这些位面要不就是和他之前踏过的位面重复,要不就是太过于无趣。

吴良不禁皱眉,原本的欢快心情也快要被沮丧给淹没掉,想不到他堂堂掌门如今竟然沦落到无处可去的地步,着实可悲,可叹啊!

正当吴良暗淡下了他那一双闪烁出如同灯笼一般巨大的两道探索的光柱之时,一片茫茫大海倒映在了他的瞳孔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