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仆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然而这片刻的欣喜如同白驹过隙一般一闪而过。

一抹冷风朝着斑扑面而来,如同刀剑一般划开了班的脸庞,鲜血喷涌而去,泼洒了他的整张脸。

原本便充斥着血色红肿的脸庞此刻更是染上了鲜血的颜色。

浓重的血腥味在天空之上四散开来,笼罩了这个小小的空间。

斑愣住了,瞪大的瞳孔固执的不愿意收缩,也不曾有丝毫的眨动,他整个人就这样楞楞的漂浮在半空中。

刚才的风不是普通的风,而是隐藏着查克拉的风。

按理来说,已经和查克拉亲密相处了几个世纪的斑是不可能感知不到刚才那种隐藏在风中的查克拉的。

然而事实是他真的没有感觉到。

轰隆——

如同月亮一般的圆球从斑的左右两侧一起向着他的脸轰击了过去,然后爆炸开来,无数的查克拉从里面喷涌而出,如同喷泉一般,却有着比上喷泉要强大到千倍百倍的冲击力。

如果说喷泉是流水的话,此刻这大概是如同流水一般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划拉在斑的身体之上。

一种灵魂被随意撕扯划拉的感觉充斥于斑的脑海中。

原本在地面上追逐斑的那两个圆球已经破裂开来,化成了树叶,在半空中随意的漂浮着,然后落在了地上。

原来那不过是最基本的替代之术,利用树叶代替攻击,来迷惑住斑,让斑误以为他已经躲过了吴良的攻击。

但是——斑记得自己明明从一开始便紧紧的注视着吴良的一举一动,那么他是什么时候发动了替身之术?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主动方,因此他也认为自己能够控制一切,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位是能够看穿一切计谋的存在。

他的这种大谋略在吴良看起来不过是笑话。

斑从心底产生了对于自身的无限质疑,他竟然已经落魄到这种地步了吗?被最简单的忍术打败?

这是一种最基本最初级的忍术,同样也是一种不会用在高级战斗中的忍术。

如果吴良没记错的话,这大概是鸣人在加入卡卡西班后学习的第一种最基本的忍术。

对于吴良来说,用这种忍术打败斑最好的让他快速认清自己的方法。

处于不断下落状态的斑喉咙中不断的发出呜咽的声音,一种因为失败而痛苦的灵魂哭泣声,一种对于自身力量薄弱的无奈的声音。

天空之下的忍者则愣住了,目光也不禁聚集在了天空中依然收回了如同两座山一般广阔的胳膊的吴良。

木遁!

从半空中那个不断下落的身体之中发出了一声呐喊,这是一种快要撕裂开来的声音。

斑也想过使用他最强劲同样也是最让别人无奈的神威之术,然而在刚才与那位大叔的对决之中,他惊讶的发现他已经无法施展那种忍术,因为吴良封闭了他所有能够到达的空间。

这种随意的封闭空间的力量饶是活了几个世纪的他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此刻他正发出的忍术已经消耗掉了他身体之中所有的查克拉。

因此,他只能够使用这种移植柱间的细胞以后得到的木遁之术,他想要尝试一下仙人模式下的木遁之术,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牌了。

地面上,裂缝中,生出了一颗小小的绿色树苗,然后便是一起生出的千颗万颗树苗,这些树苗向着天空之上飞快的蔓延着,如同万只手臂一般朝着天空之上的那位缠绕了过去。

在吴良的脚底下,是大片大片相互纠缠在一起的树枝,树叶在风中抖动着,发出簌簌的声音。

在吴良的周围是奇形怪状的树枝,乍一看,这些树枝仿佛形成了一张恶心的大嘴巴,正摆着要吞噬吴良的姿势。

吴良伸手抚摸着身旁的数值,露出温柔的神色,温柔的月光泼洒在他的手上。

然而那些被他抚摸过的树枝则像是沾染上了毒药一般,向着远离他的方向散开。

吴良整个人跳了下去,在树叶堆叠起来的一片绿色屏障上不断的行走着,伴随着他的行走,于他后面蔓延着的是于一瞬间从绿色变成黄色的枯萎的树叶以及腐烂的树枝。

此刻吴良就像是一尊能够随意的指挥人的生死大权的天神一般,在人世间随意的行走着,拥有着能够管理一切的能力。

这样的吴良让早就已经预示到他身上拥有着强大的神秘力量的三代火影也为之身体一颤。

因为这是他从未见识过的强大力量。

此刻小鸣人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他不曾想到,普普通通的拉面大叔身体之中竟然蕴藏着另一个小宇宙。

吴良最终停留在了这块绿色屏障最中间的位置,瞳孔中顷刻间被灌输入了一抹亮堂的光芒。

古神之瞳开启!

吴良那如同激光一般的亮堂的光芒向着整片森林的四面八方扫视了过去,而古神之瞳的光芒落下的地方,是被火焰包围着发出刺啦刺啦的燃烧声音的森林。

对于吴良来说,所谓木遁不过是雕虫小技一般的存在罢了。

原来在那里!

古神之瞳中倒映出了一个浑身裸露的男人,此刻他身无一物,只有层层叠叠堆叠起来的伤口,鲜血在他的身上蔓延着,流淌着,滋润着整片大地。

吴良伸出一只大手,从土地之上把他给拉到了半空之中,呜咽的声音从这个破烂的身体之中不断的传出。

吴良嫌弃般的把这个破烂掉的尸体甩到了球上,几乎是一瞬间,便从地上蔓延出无数的树枝的枝丫,这些枝丫如同绳子一般缠绕上了斑的身体。

吴良拖着下巴,径直坐在了树叶之上,眨巴着眼睛,露出万分同情的表情。

“斑,这种被自己的忍术捆绑住的感觉怎么样?可还舒适?”

“你——”

一股苍老的而嘶哑的声音从斑的身体之中微弱的传递到了吴良的耳边。

看到这一切的吴良忍不住再次叹气,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沉声道。

“哎呀哎呀,我都可怜你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说我都开始用最低级的忍术来对付你了,你怎么就不长个心呢。”

“打败你简直是太轻松,太无趣了!”

吴良无聊的坐在树叶上,原本暗淡下去的瞳孔中的亮堂的光芒此刻又生了出来,一个想法回归到了吴良的脑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