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陌生的力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树叶在吴良的耳边轻轻的抖动着,而他的视线已经看向了远方,远方是那个闪烁着璀璨光芒的月亮。

看来该来的人已经要来了呢?这片土地即将陷入一片热闹之中。

远方的月亮中,渐渐的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黑点,然而是一片黑点。

一个背着一把大大的吉他的男人从天空之上落了下来,缓慢的行走在这片土地之上,嘴角带着一抹冰冷又自信的笑容。

倒映在他瞳孔之中的是排列成一排的尾兽们,还有坐在地上的带土以及一旁浑身闪烁着黄色光芒的九尾和鸣人。

看来白绝的消息很是准确呢,这种不服吹灰之力就可以收获一切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在这个背着吉他的男人的身后,涌现出了一大批人,这其中包括已经姑去的被秽土转生技术召唤回来的火之国的四代火影,还有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以及小樱。

这简直就是新鲜血液和老旧血液的混合体,同样也是火的意志的聚合体。

从自信的宇智波班的心中突然生出来一股如同私线一般牢牢的缠绕着他的整个心脏的不安,此时这种不安正处于快速的放大中。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一直在指引这他看向天空之上,处于恍惚状态之中的宇智波班看向了天空之上。

哪里是一片处于不断摇晃之中的树叶,却唯独没有人的存在。

班摇摇头,安奈着心中正不断涌现出来的大片大片的不安。

为了这次的月之眼计划,他已经隐忍了很多年,如今已经走到了这步,他已经不可能收手了,所以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都不会退缩。

“带土,你做的很好呢!”

宇智波班缓缓的向着带土走了过去,做的很好之后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一直以来,自己不过是在利用他充当自己的替身,现在真正的自己出来了,那么旧的就应该离开了!

带土愣住了,看着向着自己不断靠近的班,他竟然有一种想要后退的感觉,似乎迎面而来的是什么怪兽。

“带土,原本属于我的轮回眼似乎也应该还给我了吧!”

班的脸庞上闪烁出了贪婪的笑容,手中摘取眼睛的动作也在一瞬间形成。

“你——”

带土倏地向着后方移动,瞳孔中闪烁着对于班的敌意。

班愣住了,目光转向了站立在一旁的鸣人,看来带土如今的变化和这个小子也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呢!

那便先解决这个小子吧!

鸣人的力量在班的面前还是太弱,因此哪怕是在九尾的守护和鸣人自己的奋力反抗下,他还是被宇智波班给抓住了脖子,提在了空中。

此刻后方渐渐移动过来的黑点纷纷处于沸腾的状态。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水门,这可是他用尽生命守护着的儿子。

“放下我儿子!”

其次便是卡卡西,鸣人对于他来说是最不一般的学生,同样也是很好的朋友。

“放下鸣人!”

而佐助则是挥动着手中的苦无,瞳孔中顷刻间变成了写轮眼的状态,对他来说,鸣人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好的对手。

“喂,放下那个大白痴!”

鼬的一只手放在了佐助的肩膀上,安抚着他此时激动的心情。

此时,几乎木叶的所有忍者都对着宇智波班发出了放下的声音,鸣人对他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而宇智波班依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只是轻轻的晃动着鸣人的身体,口中发出了嘲笑的声音。

“看来他们很是在意你呢!放心吧,我不会杀了你,我需要的只是和平罢了,但是我倒是觉得你可以成为我需要的和平的垫脚石。”

“放开我看上的男人!”

于天空之上突然出现了一声呐喊,如同雷声一般剧烈的声音,悄无声息的出现,吓得在场的人都浑身一个颤抖。

宇智波班再次感觉到了那种身体里面涌动着的强大的不安,一种说不清楚来源却十分强势的不安,他皱着眉头看向了天空之上。

原本树叶不断摇晃着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漂浮着的人影,那个人影笼罩在树叶制造出来的阴影下,看不真切。

“你是谁?”

班疑惑的声音从口中生出,飘荡在天空之上,传到了吴良的耳旁。

吴良于天空之上缓缓的下落着,直到落在了地面上。

踩动落叶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在月光的笼罩下格外的清晰,不断放大在这片狭小的天空之下。

伴随着吴良的走动,是他从喉咙中发出的低沉的声音。

“我是谁,你宇智波班还不配知道!”

这种低沉的声音如同冬天里的寒风,吹的人瑟瑟发抖,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几度,激起了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的鸡皮疙瘩。

事实上,吴良那种阴沉的声音已经起到了足够的勾引出人们的鸡皮疙瘩的效果。

宇智波班愣住了,面对这种狂妄自大的话,本该付之一笑的他此刻却怎么也笑不出来,而且开始陷入了深沉的思考之中。

他在思考对方是谁,这股陌生的力量到底是谁?

“别琢磨了,我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忍者力量,你不可能知道我是谁,但是我却可以知道你的一切。”

古神之瞳下,一切都如同玻璃一般透明的存在,宇智波班所有的心里活动,全部都轻易的倒映在吴良的心中。

这也是他用来回答宇智波班内心中的疑问的语言。

然而这种语言却让班感觉到了毛骨悚然,那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能够轻易的看穿他的心思,他的想法。

一种未知的力量带动出来的未知的恐惧深深的笼罩住了班整个人,伴随着他内心中不断上升聚集在一起的恐惧,吴良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大叔——”

班轻声开口,对于这个大叔他也有所了解,不过这个有所了解是因为他招惹了众多的桃花债。

然后众多的女士花钱请晓组织出山把一乐拉面手打师傅好好的收拾一顿,不过不要打死就好。

还真是想不到,这般不正经的中年大叔竟然会是如此厉害的人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