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执念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他看来,既然十几年前的事情能发生,今天的事情也同样能发生。

毕竟在过去的这十几年他宇智波带土的能力得到了充分的增长,而九尾还是那个愚蠢的九尾。

宇智波带土站立在九尾的面前,企图对他发动瞳力控制,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九尾丝毫没有要躲开的意思,按理说,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弱点的九尾应该躲开才是。

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愚蠢啊!

宇智波带土发出嬉笑的声音,对于这场战斗的自信心又于一瞬间得到了一个高层次的提升。

宇智波带土对着九尾成功的发动了写轮眼,对他进行了瞳力控制。

一切似乎和以前一样,依然是一个寂静的夜晚,依然是一片辽阔的土地,依然是九尾,唯一不同的便是曾经的老师换成了他长大成人的儿子——鸣人!

九尾晃晃悠悠的朝着鸣人走了过去,口中不断的发出怒吼声,九个尾巴也在空中不断的摇摆着,所过之处是不断掉落下来的树枝和倒在森林中的树木。

九尾又开始了暴走模式,张着如同一栋楼一般大的嘴巴,怒吼着,口中聚集着查克拉,红的蓝的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状体。

面对着这样的九尾的鸣人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直视着九尾,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而吴良则是在九尾的这种其实肆虐下,不得不带动着身体漂浮到了更高的天空之处,他可不想沾染上战斗的气味。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像是宇智波班,宇智波带土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需要他动手。

话说,那个总是背着一个大大的吉他的宇智波班应该也快要来了吧!

带土嘴角勾起了一抹冷冰冰的笑容,并且这种笑容处于不断的放大的状态,在他眼中,这个故事的发展走向和十几年前的那场战争没有任何的区别。

还真是无趣呢!

正当带土无聊的低下头,脑海中已经出现了预想中的结果的时候,天空之上突然飘荡下来一个巨大的查克拉形成的球状体。

这个球状体在他的瞳孔中不断的放大,再放大,最终在他的头上爆炸开来。

原本宇智波带土是可以完全躲避掉这个球状体的,毕竟他拥有着强势的虚化身体的能。

然而他那盲目的自信如同迷雾一般罩在了他的面前,让他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能力。

“为什么?”

此刻已经躺在大地上,感受这从身体每个地方涌现过来的那种撕裂感的带土陷入了疑惑中,他明明已经用瞳力控制住了九尾,这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声音在带土的脑海中不断的徘徊着,放大着,他还是固执的守护着自己内心的想法。

此时在他模糊的瞳孔中倒映出了坐在九尾身体之上的鸣人的模样。

这怎么可能?他明明已经利用瞳力给九尾下达了最高的命令——杀掉鸣人。

带土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的疑惑没有得到丝毫的解答,反而越发的浓重了!

“想要知道为什么吗?”

鸣人眨巴着眼睛,瞳孔中闪烁着蓝色的光芒,从九尾身上跳了下来,看向了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带土。

“因为我坚信九尾是我的同伴,我坚信同伴的力量,我相信九尾是不会伤害我的!”

“事实也是如此,九尾他不过是佯装攻击我罢了,他真正的目标是一直站在他身后,并且渐渐的放下一个忍者最基本的警惕心的你啊!”

鸣人的一番话如同一盏指路明灯一般顷刻间便为他指明了方向。

然而同伴这个词语对于如今的宇智波带土来说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现在的他对于这个词语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九尾踩动大地的声音如同锣鼓一般在带土的心脏上不断的敲击着,此刻这位庞大的身影已经走到了鸣人的面前。

“你以为同样的忍术还能够对我起作用吗?”

“十几年前你的忍术之所以起到了迷惑我的作用,是因为我对这个人类世界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有一种想要毁灭掉他的感觉。”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已经找到了在这个人类世界中让我感兴趣,让我依靠的少年,我已经和这个世界建立了联系。”

九尾和鸣人的话混合着向着带土的心脏不断的冲击着。

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过往的一幕幕的画面,这些画面之中有一开始在忍者学校上学的画面,那时候的琳总是等着他一起上学。

后来年幼时玩伴的队伍中加入了一个蒙面小子——卡卡西。

卡卡西拥有着敏捷的大脑和让人无法忽视的实力,而相比之下,他成为了那个怎么努力也不会有太大的成绩的孩子。

是琳带给了他光明。

琳是那个总是给他加油的少女,也是那个鼓励他成为火影,相信他的少女。

“你以为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会是让琳高兴的事情吗?”

鸣人的声音再度响起,不知为何,平日里一向调皮捣蛋的鸣人此刻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

对于鸣人来说,宇智波带土算不上是什么敌人,而是一个和他相似却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的人罢了。

“你懂什么?”

带土轻声道,他经历了太多这个生活在安逸中的小子没有经历过的,他的痛苦没有任何人能感受到,也不会有人能够和他一起承受。

“我懂!”

“我也是要成为火影的人,我认为一个成为火影的人不是会发动这种打着和平的旗帜来让这个世界充满流血与牺牲的忍者。”

“我认为琳也不会想让你成为这种人。”

带土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为什么要说呢?

他其实在刚才的回忆中已经回想起了拥有着众多的同伴的快乐时光。

他甚至曾经告诉卡卡西他的父亲是真正的英雄,因为他的父亲是懂得珍惜同伴的人。

然而现在在背离同伴的道路越来越远的那个人反而是他。

带土执着的从地上爬起来,呆呆的坐在地上,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在回想自己这些年来所做的一切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