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带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与鸣人想象中不同的是,吴良并没有带着他前往前线,而是静静地端坐在一片广袤无垠的土地之上。

对此吴良的解释是,这里即将成为最终战场。

没有八尾和九尾的宇智波班是无法成为十尾人柱力的,而无法成为十尾人柱力的他也不可能启动它那所谓的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的月之眼计划。

而吴良需要的只是等待,等待着宇智波班完成他那所谓的尾兽收集计划,然后再移动到这里来。

此刻正在前线处于激烈战斗中的除了我爱罗的忍者大军还有重新找回了自己的意识的被秽土转生技术复活的忍者们,这其中也包括鸣人的爸爸波风水门,还有火影的前三代火影,此刻众人都加入了对抗晓的战斗中。

然而,饶是如此,宇智波班还是在宇智波佐助的帮助下就快要收集了除了八尾九尾的其他尾兽。

而让波风水门和卡卡西等人意外的是,自从听说了鸣人出走事件以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他的影子。

按理来说,按照鸣人那种和波风水门一模一样的性格,此刻他定然会守在战争的前线,哪怕是拼了性命也要保护这个世界的。

因为鸣人是拥有着火之意志的男人,从来不去寻找所谓的轻松的道路,而是行走在坎坷的路上不断加强自身的那种少年。

事实上,此刻待在吴良旁边的鸣人在这种平静的笼罩之下也渐渐地失去了耐心,对此吴良的解决方法也很简单,伸手便召唤出了宇智波带土。

这个已经在这场战争中收集了其他尾兽的男人,只不过还没有把这些尾兽转移给班而已。

此时这个一直以来带着面具生活自称为班的宇智波带土露出了自己本来的样子。

右眼为宇智波一族的代表——写轮眼,而左眼则是传说中的轮回眼,据说拥有这种眼睛的男人能够开启无限月读,从而蛊惑人类,让这个世界再无战争。

于宇智波带土白皙的上半身后背处是如同尖刺一般冒出来的东西,上面还燃烧着火焰,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被莫名其妙的召唤到这个地方的宇智波带土从一开始的懵懂无知变成了现在的眼眸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的人。

原来他一直寻找的八尾九尾是在一起的呀,一切还真是得来全不负功夫呢!

鸣人愣住了,原来这便是那位大叔的解决方法,还真是足够的强势呢,挥手便为自己召唤来挑起这场忍者世界大战中的一位——宇智波带土!

那便战斗吧!

鸣人摆好了驾驶,已经准备好了战斗。

而宇智波带土则是再次摆出了外道魔像,这便是用来成功的收集了其他的尾兽的武器。

眼下用来收集九尾八尾两只想必也会同样的得心应手吧!

鸣人的通体闪烁出了亮黄色的光芒,这种光芒和水门的颜色一模一样,看来这小子已经完全的继承了他的父亲的特点。

他那个拥有着黄色闪电称呼的四代目火影父亲。

“鸣人,其实我们早就见过。”

带土似乎并不着急夺取尾兽,反而开始和鸣人聊起天了,这也可能是因为他觉得眼前的这两个家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事。

毕竟在这片苍茫大地上,也只有八尾九尾而已。

哦哦,对了,还有一位传说中很厉害的大叔,但是在他看来到底是不是真的厉害还无法真正确定下来。

“我知道!”

鸣人紧紧的握着拳头,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十几年前的一切虽然对于当初还是一个婴儿的他来说已经是记忆模糊了。

但是这些年来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却一点都一点都没有抹杀掉那种不曾看见的庆幸。

因为这些年来不断发生在他身上的是村人的那种让人万分痛苦的目光,那是一种嫌弃加上恐惧的目光。

而鸣人已经活在那种目光中许久许久。

“我知道你是卡卡西老师的朋友,我也知道你曾经是我爸爸的部下,我同样知道你是为了你喜欢的那个人堕落成现在的样子的!”

带土愣住了,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人影,那便是一直以来在他的心中住着的那个女孩子。

琳!

琳曾经是他的对于这个世界所有的向往,是他此生所爱,和他喜欢琳这件事情众人皆知相同的是琳喜欢卡卡西。

这段三角恋最终以悲剧作为结尾,在他经历了第一次死亡之前他为了弥补卡卡西为了救自己而损失一只眼睛的事情,而把自己的写轮眼移植给了卡卡西。

然后命大的他并没有死,而是被同样活的好好的班给救了。

也是班让他亲眼看到了琳被卡卡西杀死的那种场面,那是他此生最为珍惜的人啊,结果就这样死在了同伴的手中。

从那以后,他便从原来对于同伴无比珍惜中变成了同伴是自己的垫脚石,他们不过是作为自己通向更为伟大的殿堂的铺垫一般的存在。

这是带土现在心中固有的信念。

“喂,你也拥有着和我一样的梦想,想要成为火影吧!”

鸣人突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宇智波带土的回忆。

鸣人紧紧的握着拳头,飞身而起,犹如一道黄色闪电一般朝着带土冲击了过去。

然而这所有的攻击对于处于虚化的带土来说是一点用都没有,这样的攻击除了消耗掉自身的查克拉以外什么也无法完成。

结果也如同带土预料中的那般,鸣人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

此时扑到在地上的鸣人倔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带土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

这是对于带土的愤怒,也是对于他的思想的愤怒。

“如果我能够打到你的话,我真希望能够打醒你!”

鸣人阴沉着一张脸说的十分的认真。

“你以为你的那位琳就不讨厌你吗?你以为你正在进行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位的心中所想吗?”

带土愣住了,鸣人大概是唯一一个会和他讨论琳的人,尽管那些话并不是他心中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