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叹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空气中浮现出了一抹陌生的气息,这抹气息正处于快速的移动中。

而这抹气息也只有吴良感受到了而已,其他人都处于未知未觉之中。

吴良跟随着这抹气息微微转头,看向了广阔无垠的大地上的某个方向,一抹阴测测的笑容爬上了他的嘴角,继而化作了一片阴影,笼罩住了他整个人。

簌簌的声音在空中飘荡着,吴良的左手正处于不断的蔓延中,在空气中穿梭着,摩擦着,发出簌簌的响声。

这只手渐渐的变得模糊了起来,簌簌的声音于一瞬间停止了下来,原本细长的大手如今如同一座山一般停了下来,矗立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上。

“破——”

吴良轻声呵道,与此同时,原本完整的大地上出现了一道裂缝,此刻这个裂缝正在向着四周快速扩散过去,最终形成了一个圆。

然后整个圆拔地而起,形成了一个圆柱一般的土壤集合体。

只见吴良用手指轻轻的敲击了一下那个土壤聚集成的圆柱体,整个土壤便瞬间四散开来,落在了大地之上。

伴随着土壤的剥落出现在众人眼中的是一个赤裸着白嫩的上身,沐浴在阳光之下的人造人——白绝!

吴良的两个手指落在了白绝的身上,随即像是提溜着东西一般轻松的提起了那个想要逃跑的白绝。

那些原本围绕着三人不让他们离开的忍者大军中的其中几位也把目光转移到了白绝的身上,想不到敌人的间谍已经深入木叶的土地上了。

吴良像扔垃圾一般把白绝扔在了地上,然后不断的用那只大手戳着他,发出了质问的声音。

“你是要把消息带给谁呢?让我猜一猜,是宇智波班还是宇智波带土?”

躺在地上的白绝忍受着吴良的不断戳着自己的身体的手指带来的痛苦,瞳孔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作为一个士兵,他是不会泄露重要信息的!

嗯?

白绝陷入了疑惑中,感受到了一抹如同银针一般的光芒透过他的皮肤,强势的穿入他的脑海中。

此刻吴良正旋转着自己的手指,古神之瞳下,白绝的脑海清晰可见。

这种白绝看起来只是利用柱间细胞创造出来的人造人,实际上却是上个忍者时代的那个一统世界的女神利用无限月读创造出来的士兵。

他们存在的唯一意义便是充当忍者世界中的战争的牺牲品。

像这种思维单一的生物修改起来神经也是十分的简单了,此刻吴良正在进行着精细的神经手术。

这种手术类似于宇智波一族的著名忍术别天神,同样能够强行改变人的意志。

不同的是,别天神是用瞳孔来控制人的意志,而吴良则是通过更根本的改造神经元从而达到控制意识的目的。

围堵小分队之中也包括那位经常请鸣人吃拉面的格鲁卡,此刻他正用惊异的目光看着那位大叔。

一直以来,他只是听说一乐拉面中的那位大叔除了拉面之神之外还有一个其他的名号,那便是神秘忍者之神。

这是他第一次领略这位大叔的这种神力,虽然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好了!”

吴良兀自收回的手,放在背后,阴沉的目光落在了正处于忍者围绕圈中的白绝。

“你走吧!”

吴良缓缓上前,对着白绝便是一脚,直接把他踢飞上天。

对此其他忍者很是不解,对于吴良执意放走白绝感到十分的意外,不过吴良好像根本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拉着吴良不断的往前走。

几位忍者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们接受的命令是拦住八尾九尾,这本来就是一项难以完成的工作,更不要说此刻又加上了这位整个木叶最难以对付,最神秘的大叔了!

在这种情况下,格鲁卡只好把目光转移到了鸣人的身上。

“鸣人——”

“老师——”

鸣人缓缓抬头,看向了试图阻拦自己的格鲁卡。

“老师,放我离开吧,你知道的!我没有办法一直待在这个靠别人的牺牲为自己营造来的安乐窝。”

格鲁卡在经历了一番内心的挣扎之后,还是选择了让鸣人离开。

几乎是一瞬间,从吴良的身旁升起了一个玻璃似的结界,正当鸣人对着结界投射去好奇的光芒的同时,他整个人便被拉了进去。

奇拉比见状也快速的向前行走着,虽然他对于这个姐姐也不甚了解,然而在吴良手上吃过大亏的他知道,这肯定又是某一个厉害的不得了的法器。

因此此刻已经经过自我疗伤以后的奇拉比,刚想要偷偷钻进这个看起来很厉害的结界中——

轰隆——

奇拉比被用同等的力度弹了回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而从他的身体里面响起了一声沉重的叹息声。

这声沉重的叹息声来源于奇拉比体内的八尾。

而转身目睹这一切吴良则是发出了刺耳的嘲笑声,此刻他一手搭在鸣人的肩膀上,一手指向了摔在地上的奇拉比。

“哎呀哎呀,那个疯叔叔又是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很可怜的样子呢?”

“哈哈”

奇拉比“”

鸣人一蹦一跳的跑到了奇拉比的旁边,然后露出了同情的目光,十分殷勤的表示。

“要不大叔还是休息会吧,我看大叔这种状态也不适合轻易的走上战场吧!”

鸣人说着还忍不住抚摸了一下大叔的脑袋,他怎么感觉自从手打大叔来了以后,奇拉比就变得比原来更加的不正常了。

奇拉比直接忽视了鸣人的动作,而是把视线转向了吴良,露出了可怜的表情。

“世界上最厉害最闪亮的手打师傅,你就让我进去吧!”

于奇拉比的身体之中又发出来一声沉重的叹息声,他当初是怎么看上这个男人的!

“好的!”

吴良笑的眯起了眼睛,这个玻璃结界只能够接受他拉进来的人,其他的一概会以同样的力量弹开。

于是三人一同进入了玻璃结界中,在一众忍者面前大摇大摆的离开。当然这些忍者中也不乏有想要挑战一下这个结界的威力的人,结果都得到了惨重的代价,躺在地上无法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