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归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鼬裸露在外面的身体显现出了暖黄色的亮堂的光芒。

在鼬体内的血管中不断流淌着传输到身体各处的是一股清凉的力量。

也是在这种力量的作用下,鼬才感觉到了原本一直折磨着自己的病痛渐渐的被压了下去。

他看向了吴良,瞳孔中闪烁出亮堂的光芒。

在这种光芒的注视下,吴良渐渐的收回了自己的手,面无表情的起身道。

“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

“不过,鼬,我不得不说你两句,如此简单的病痛找我便好,何必寻死寻活的呢!”

鼬渐渐的低下了头,轻声呢喃道,“不过是对你大叔你来说简单罢了,我可是寻遍了这世间都没有找到良药的!”

“叫掌门!”

吴良发出一声尖锐的如同刀剑一般的声音,这声音朝着兄弟二人劈了过去。

此刻这兄弟二人正牢牢的抱在一起,一同对着吴良露出了可怜巴巴的求饶目光。

然后便是异口同声的——

“掌门!”

“哈哈——”

吴良大笑,随即转身,既然已经完成了预想中的温情场面,他自然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性质了。

在紧紧相拥着的鼬和佐助的面前,吴良飞身而起,消失在了蓝天下。

吴良重新回到了木叶忍者村一乐拉面店。

店里面的生意依然是红红火火,菖蒲看起来好像更成熟了一点。

当吴良对菖蒲发出夸奖的同时又迎来了女儿的一顿白眼。

菖蒲看着眼前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发出了质问的声音。

“您已经离开了三年了,我能不成熟吗?我又大了三岁了,在没有见过你的日子里。”

吴良愣住了,原本他在音忍村待了那么久,他倒是没有什么印象呢!

得到了来自菖蒲的白眼的吴良把这个责任推到了佐助的身上。

“都怪那个什么佐助,实在是太笨了,学忍术竟然学的那么慢,都怪他”

吴良忍不住嘟囔着,然而实际情况是他流连于音忍村的众多美女之中,每日沉醉不知归处,这才离开三年如同离开三天一般,不觉时间。

重新回归一乐拉面店的吴良又回到了以前的时光,诸如被菖蒲瞪以及和照美冥斗嘴的生活。

在这种无聊的生活中,木叶忍者村出现了一个大新闻——叛忍鼬带着同样身为叛忍的佐助回来了!

而且让木叶忍者村的众人们感觉到奇怪的是这原本如同仇人一般的两人此刻似乎回归了最初的兄弟的状态,不禁一同和平的出现在木叶忍者村,还一起奔向了一乐拉面店。

这两人也为原本就日日爆满的一乐拉面店带来了更多的人流量。

不过这些人流量大多数都是木叶高层派过来的忍者,并且是守在外面的,一乐拉面店中除了这两位已经是空荡荡的一片。

毕竟这是两个进出木叶忍者村如同透明体的最高级别的叛忍,并且都出自于那已经被毁灭的宇智波一族。

那些不知高低的村人们对于这种存在自然会在他们的恐怖的驱使下远离,而那些还没有摸清状况的木叶忍者们也只能先守在门外,观察着这两位的下一步动作。

与此同时,是飞速向着一乐拉面奔跑过来的鸣人。

而鸣人之所以会如此迅速的知道佐助的归来并不是因为村子里面人的口口相传,而是吴良的飞鸽传书。

那是吴良随意捏出来的一个小鸽子,能瞬间飞到吴良想要寻找的人面前,传达出自己的话。

这些年来,鸣人一直都没有放弃带回佐助计划,因为这不仅仅是他答应小樱的事情,更是他作为佐助的朋友应该做的事情。

此时正安然坐在店中的佐助和鼬在看到吴良的一瞬间,便放下了一贯以来的高冷形象,对着吴良眨巴着眼睛。

“好想吃上一碗热腾腾的出自于伟大的吴大掌的手中的拉面呢!”

鼬轻声道,虽然一贯寒冷的他眨起眼睛来也依然是一副高冷的样子。

“大叔大叔,拉面拉面!”

重新认识了哥哥的佐助似乎在鼬的教导下,有点重新恢复以前的活泼开朗的样子。

吴良吩咐徒弟为这两人端上了一碗最便宜的原味拉面,没有任何的辅料,不过这两人吃的依然很开心。

“你们两个来这里不会就是吃上我一碗拉面的吧!”

佐助,“当然是了,大叔的拉面是最好吃的东西!”

吴良拖着下巴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两人。

两人的穿着打扮似乎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呢!原本牢牢待在鼬手上的戒指已经不见了,还有他那黑色的长袍已经换成了简单的印有宇智波一族的标志的衣服。

而佐助不仅换上了和鼬一般的衣服,还留起了鼬的同款发型。

还真是亲兄弟呢!

一路跑过来的鸣人重重拍打着桌子的声音打破了原本安静下来的空间。

佐助看向了鸣人的方向,口中不禁嘟囔着,“白痴,好久不见啊!”

佐助本来以为鸣人会上来给自己一个温暖的拥抱,毕竟从哥哥的口中听说了太多太多的鸣人拼命的想要带回自己的事迹。

也是哥哥把自己从怨恨木叶的情绪中一点点的拉出来,不然他是无法正视如今的木叶的,正视木叶曾经对宇智波之族的所做所为。

可以说,在鼬的影响下,佐助的觉悟又到达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然而接下来让已经准备好接收鸣人的拥抱的佐助尴尬的是,他等来的是鸣人的一句呐喊声。

“大叔,大叔,你好偏心啊!给佐助拉面吃,不给我,我也要拉面,也要拉面!”

鸣人拉着吴良的衣服撒娇道。

而吴良则是轻柔的抚摸着鸣人光滑的金发,柔声道,“哪里少的了我们家鸣人的,等着,大叔亲自给你做拉面。”

不一会,吴良为鸣人端上来了一碗最为豪华,食材最全的拉面,这可以说是史上最豪华版拉面了。

而吴良对这种区别对待的唯一解释便是——“谁让鸣人是我看上的男人呢!”

“佐助,你不是!”

“鼬,你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