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兄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于鼬面前是一个椭圆形的玻璃般的结界,阳光打在上面,勾引出了万千的光辉色彩。

鼬激动的拍打着玻璃,发出无奈而嘶哑的呐喊声。

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狼狈最无奈的场面。

一直以来出现在众人眼前的都是镇定自若的鼬,仿佛对一切了如指掌的鼬。

那才是真正的鼬神!

而此刻的鼬被一个小小的玻璃结界给拦住了。

哪怕是他的天照也无法烧毁这个玻璃结界,原本不烧到最后不罢休的天照在玻璃的面前成为了不可燃烧体,原本应该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变成了黑色的浓烟。

从鼬的口中咳出大片大片鲜红的血液,这是刚才佐助的那招麒麟作用的结果。

如果不是他的须佐能乎,恐怕他此刻已经成为雷电之下的鬼魂了呢!

佐助果然按照他预料中的那样变得十分强大了呢!然而如今的画面却不是鼬期待的那般。

椭圆形的玻璃内部,是那位大叔不断施展出来的幻术,而这种幻术是再现曾经的画面的片段。

这种幻术鼬在几年前,在那个会员通道之中也感受过,这并不是普通的情景再现。

这种情景再现会在施术人想要强大的部分进行夸张的放大,从而更好的牵扯出施术人想要的那种情绪。

比如当初吴良从自己身上得到的难得的悲伤和痛苦的情绪。

毕竟他一直以来都是拖着一个冷冰冰的外壳生活,高冷是他的外表,一丝不苟是他的精神。

此刻,鼬看着玻璃里面瘫倒在地上,不断发出呜咽的声音的佐助,心也像是被一双大手紧紧的揪住了一般。

他只希望他的弟弟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变强大,而那些沉重的负担由他一个人来背负就好。

这是鼬的想法,却不是吴良的想法。

如果鼬再不出现的话,佐助恐怕便会在这种极度的痛苦之中产生思想的偏差,会把未来的攻击对象转移到整个木叶。

毕竟如今的佐助已经失去了生活中一直以来追寻的目标,并且亲眼目睹了发生在鼬身上的一切。

所以——

鼬,你还是出来吧!

吴良伸出一只手,置于头顶之上,不断的旋转着,伴随着这种旋转,原本椭圆形的玻璃结界,也在渐渐地弱小,最后变成了躺在吴良手中的一个小小的玻璃碗。

鼬愣住了,一直在敲打着结界的他在此刻姐姐开启之后反而不知该如何是好。

佐助

鼬晃荡着脆弱的身体,拖着沉重的身体,晃荡着朝着佐助的方向慢悠悠的走过来。

在鼬距离佐助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已经对于鼬的小步伐失去了耐心的吴良干脆一个飞身而起,来到了鼬的身旁,然后抱住了他,把他整个人瞬间送到佐助的旁边。

“哥哥哥”

对于佐助来说,这个词语曾经是他尘封起来的痛苦回忆,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重启这个词语了,没想到

没想到一直以来追寻着的仇人,他误以为的灭族之人竟然是背负一切故意给自己留下一个恶魔的背影的哥哥。

“佐助——”

鼬哽咽了喉咙,瞳孔中升腾出了大片大片的水汽。

对于鼬来说,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强大的佐助已经是上天对于他的恩赐了,如今的他,已经别无所求。

“以后佐助要一个人好好的生活,记得不要怨恨木叶,要以作为木叶的忍者而骄傲,要好好的守护木叶。”

鼬白皙的脸庞上浮现出了一抹悲凉的笑容。

在这个笑容的不断放大时,是鼬渐渐抬起的手指,他与佐助,还是免不了天人两隔呢!

在鼬的手指即将落到佐助的头顶中心的一瞬间,吴良出现了。

鼬原本绽放出的大大笑容在看见吴良那张满面春风的脸的一刹那开始了剧烈的颤抖,如同触电一般的收了回去。

原本要传输给佐助的瞳力也于一瞬间收了回来。

摈弃掉自己这幅已经病入膏肓的身体,把自己积累了十几年的瞳力交给佐助,这便是鼬接受这张挑战的目的。

然而他的计划自从吴良出现便一直处于全面崩溃的状态。

吴良推开了佐助,然后自己面对面的坐在了鼬的面前,脸庞上浮现出了如同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

然而这种笑容在鼬看来是无比邪恶的笑容,小时候的记忆依然很真切,还有刚才这位对佐助施幻术的画面同样很清晰。

在鼬看来,这种笑容代表着这位又要有什么大动作了,并且是什么不好的动作。

然而让鼬惊讶的是,吴良学着自己刚才的动作对着他伸出了两根手指,然后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点着自己的额头中央。

鼬愣住了,原本下意识躲开的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牢牢的黏在原地,动弹不得。

吴良看着鼬惊讶的表情,随即抬手给了他一响亮的巴掌。

“你小子——用这种惊讶的表情看着我干什么,你应该用仰视着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我。”

吴良于一番自言自语的絮絮叨叨中陷入了自我崇拜之中。

此刻一旁的佐助看着自己的哥哥,轻轻的拉扯着吴良的胳膊,露出了可怜巴巴的表情。

“那个大叔,你不要对我哥哥那么凶嘛!”

听到这话的吴良紧接着给了佐助同样的一个大巴掌。

“哎呀,我怎么遇见你们这两个傻子!”

“一个心中只有弟弟,一心求死,死之前还要把自己的积蓄留给你——佐助!”

“一个是笨的不得了,被哥哥欺骗了那么多年都不知道,他刚才是想把瞳力给你,然后拖着这幅躯体等待死亡!”

在吴良的一番解释下,兄弟二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鼬愣住了,再次感慨于吴良的强大,这位掌门还真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够洞察一切的存在啊!

而佐助则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住了自己的哥哥,说什么也不愿意放开。

“哥哥,哥哥”

吴良看着这两位,陷入了深深的无语之中,好好的兄弟不做,非要天各一方,作死做活的何必呢!

被吴良控制住的鼬渐渐的感受到了体内不断传输上来的一种蓬勃的力量,这种力量如同裁缝一般在不断的对着他身体里薄弱的地方进行修补。

而他身体最薄弱的地方便是一直以来折磨着他的病痛。

那种病听说是不治之症,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