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真相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其中包括宇智波佐助的家。

那种画面又要开始了吗?

佐助原本平息下来的呼吸再次呼哧呼哧的响了起来,如同破旧的鼓风机一般发出沉重的声音。

那种画面已经折磨了很多年,甚至泯灭了他人生中除了复仇以外的其他色彩。

佐助不愿意再看到那种画面,他紧紧的闭上的眼睛。

一个细微到可有可无的声音伴随着风飘荡到了宇智波佐助的耳边。

“我亲爱的弟弟啊!身为哥哥的就是要在前方引领着你,替你承担一切啊!哪怕是用一种让你憎恨我的方式。”

“我最亲爱的佐助啊!请尽情的成长吧!成长的越强大也好。”

“我杀害了我的父母,族人,恋人,却唯独对你——我独一无二的弟弟下不了手。”

这细微的如同烟雾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散的声音在佐助的心中不断的盘旋着上升。

佐助那双原本执着的闪烁着仇恨的光芒的眼眸中顷刻间被注入了一种新的色彩——绚丽而广阔的疑惑。

什么叫做唯独对自己下不了手?

鼬!宇智波鼬——明明就是那个对自己使用万花筒写轮眼逼着自己去挑战他杀死他的男人啊!

哪怕是在刚才的战斗中,那个男人也没有一点心软的意思,他甚至要挖掉自己的眼睛,去制作他那所谓的永恒写轮眼。

不可能!

佐助猛烈的晃动着自己的脑袋,呼吸变得越发的急促了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眼前现在是被铺下了层层叠叠的迷雾,他迷失了原本坚定的方向,他似乎失去了视觉,听觉,感觉。

围绕着佐助的是一片混沌,是混沌一片。

眼前的一切,这个世界,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他已经分辨不清。

那些原本固守着的认知观念都在此刻陷入了剧烈的波动中。

那个透明的圆球又开始了滚动,原本清晰平整的闪现着死去的宇智波一族人的画面顷刻间被撕碎成了碎片。

眼前出现了另一张画面,画面上的鼬正半蹲着身体,而他面前站立着的是戴着帽子,手中拿着烟斗的三代目火影。

鼬那听不清悲喜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

“我已经完成了屠杀宇智波一族的任务,接下来我会走上叛忍的道路,帮助村子监视具有威胁力的组织。”

三代目火影重重的拍了一下鼬的肩膀,发出沉重的叹息声。

“真的是辛苦你了!”

在三代目火影看来,鼬七岁时便能够站在火影的高度上思考问题,是木叶村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不是生在与木叶有着千丝万缕的凌乱的关系的宇智波一族的话,必然是能够成为火影的人物。

“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弟弟,佐助的。”

三代目火影慈祥的声音响起的同时,是鼬抬起头露出了亮堂的眼眸。

“谢谢!”

“还有——”

鼬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了起来。

“请三代目火影转告木叶的那几位高层,请他们让佐助在村子里好好的生活下去,倘若他们要告诉佐助真相,或者伤害佐助的话,恐怕——我就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木叶暗部了,我会向其他国家送出情报!”

在得到了三代目火影肯定的回答之后,鼬才从地上起立,拖着挺拔的身体,消失在了木叶忍者村。

至此为止,原本透明的圆球状体此刻像是被阳光晒的蒸发了一般,完全消失在了半空中,无影无踪,仿佛一切只是幻影。

此时佐助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呜咽的声音笼罩在他的身体周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佐助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两个声音。

一个声音在坚持这他一直以来固守着的思想,那是他认为的现实——宇智波鼬是木叶也是宇智波一族的仇人,他不仅抹杀了族人,还背叛了木叶,加入了晓,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叛忍。

而眼前的一切却让他不得不接受另一个可能存在的现实——鼬是那个把所有不堪的名声背在身上,一个人拯救木叶于水深火热之中执着于保护自己唯一的弟弟的好哥哥,也是木叶的好忍者。

这两种现实在佐助的脑海中剧烈的碰撞着,碰撞出了星星点点的火苗,炙烤着他那颗濒临破碎的脑袋。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够来告诉他答案?

正当佐助处于无限迷茫之时,一个人背着手迎着风面带笑容的朝着他缓缓走来。

“大叔”

佐助念叨着,同时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向前,已经处于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瘫痪之中的佐助几乎是飘着向吴良前进的。

“大叔告诉我答案好不好?”

“你一定知道的,告诉我真相好不好?”

佐助感觉到脑袋中涌现出来的一种撕裂感,这种感觉还在不断的放大,放大,快要炸裂开来。

吴良抚着脆弱的佐助坐了下来,一直以来爱好恶作剧的他此时也决定扮演一次温情的角色。

“佐助啊,你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只是可惜啊!你的哥哥已经死在了你的手中呢!”

吴良摇头,叹气,一副无奈的模样。

“真真的”

佐助的嘴角不断的颤抖着,这种颤抖渐渐的波及了他的整个身体。

只见脸色苍白的佐助渐渐的缩成了一个小小的肉球一般的东西,随着身体的剧烈的抖动是不断发出的呜咽声,还有如同潮水一般爆发出来的泪水。

竟然是真的?

一种炸裂的感觉在佐助的脑海中不断的放大,然后蔓延到了他的整个身体。

他感觉他的整个生活都陷入了错落中,痛苦的声音在他的身体中不断的穿梭着,带来了阵阵的无力感。

哈哈

在目睹了佐助的痛苦之后的吴良很是没良心的发出了爆笑,咧开的大嘴不断的放大,眼睛也跟着眯了起来。

“你以为三代目火影刚死去的时候,你的哥哥鼬就出现在木叶村是为了什么?”

“那是为了告诉木叶的高层们他还活着,那是为了你啊!”

言毕,吴良露出温和的表情,用手指戳了一下佐助的脑袋中心。

“原谅我,佐助,没有早点告诉你!”

这是鼬常常对佐助做的动作,还有那句常用语——“原谅我,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