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重提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层层叠叠的乌云如同一张广阔而漆黑的幕布,雨点肆无忌惮的落下,滚入大地上裂开的如同麻子的脸一般的裂缝。

佐助置身于一片阴沉的天空下,雨水裹着泪水一起流淌下来。

“终于终于结束了呢!”

轻轻的呢喃声裹着雨水一起落在大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这种一路仇恨一路成长的生活终于结束了呢,佐助轻轻的抬起了头,瞳孔中倒映出了那个一身黑躺在大地上的男人。

在这片广袤无垠的大地上,鼬的身体显得格外的渺小。

在这如同死一般的寂静中,佐助长呼了一口气,像是要摆脱这么多年来一直折磨着自己的宿命。

他的身体倒了下去,大地发出闷哼的响声,雨水打在了佐助苍白的脸庞上,发出蓬蓬的响声。

疲惫如同潮水一般涌上了佐助的大脑皮层,沉重的眼皮耷拉着,原本紧紧握着的双手也渐渐地得到了缓和。

当眼皮完全沉下来的那一刻,佐助感觉到的是一片黑暗,寂静而温柔的黑暗。

一束光芒如同一把大刀一般刺穿了这片黑暗。

天空之上,原本阴沉的幕布,此刻像是被划拉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阳光也从里面挤了出来,为这片阴沉泼洒下来灿烂的光辉。

佐助便是在这灿烂的阳光的调戏下睁开了疲惫的眼睛。

刚才的大雨磅礴顷刻间被阳光明媚替代。

天空之上,是淡蓝色的幕布下随意漂浮这的朵朵柔和的如同棉花糖一般的白云。

不远处原本空无一物的半空中突然浮现出了鼬的样子。

佐助心中不禁咯噔了一下,眼神极速的寻找着刚才的那抹身影,原本趴在大地上沉睡不起的鼬已经消失不见了。

佐助愣住了,恐惧控制着他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来自半空中的声音生硬的拉过他的目光。

“鼬,你已经做好觉悟了吗?”

嘶哑而苍老的声音顺着风声传到佐助的耳边,出现在佐助瞳孔中的是一个带着一个动物面具浑身被黑袍裹起来的男子。

而原本身着一身黑衣的鼬不知何时变换了绿色开肩,身后背着一把一米长的武术刀,此刻他正半蹲在地上。

佐助的记忆再次被强硬的拉回到许多年前,那时候的他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海通,那时候的鼬每日也是这样的装备,那时的鼬总是以有任务拒绝陪伴佐助练习忍术。

如今这幅模样的鼬也是在接受任命吧!

“我会完成任务的!”

鼬从容的站起身来,笔直的腰板,高挺的鼻梁,坚定的眼神,这和平时的鼬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突然,一阵声音响起,打破了暂时的沉默。

而这种声音是从鼬的脑海中发出的,这是他的心声。

“宇智波一族一旦发动政变,必然会引来其他各国的趁虚而入,到那时,恐怕火之国又会陷入曾经的第三次忍者世界大战的那种场面。”

“那种场面”

于鼬的头脑之上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圆形透明体,在这个透明体上,浮现出了层层叠叠堆叠起来的尸体,鲜血肆意的流淌,汇聚成了一条小小的河流。

这是一片散发着浓郁的死亡气息的横尸遍野的画面,而这些画面出现在鼬四岁的那年。

那时候的鼬还是一个孩子,然而亲眼目睹了众多生命的破碎的鼬从那刻起便不是一个孩子。

他仿佛重新站在了一个高台上,而这个高台要超过宇智波一族的限制,他关心的是整个村庄的生命,而不仅仅是宇智波一族。

这就如同鼬此刻发出的痛苦的呐喊声。

“所以我绝对不会让战争再次肆无忌惮的袭击这片大地呀!”

画面一个旋转,鼬那张不断方法的脸庞被旋转成了模糊而破碎的画面,然后消失不见。

画面再次恢复平整的时候,佐助看见了三代目火影,坐在他旁边的是木叶高层,其中包括一个半边脸裹着布带的时时刻刻阴沉着一张脸永远着一身白衣的团藏。

这厮是多年前和三代目火影争夺火影之位败下来的人物。

还有一男一女同样是木叶的高层,此刻一股凝重的气氛围绕在几人之中。

三代目火影吐出了一大口烟雾,整张脸也隐藏在烟雾之中。

“我还是觉得我们可以采取和宇智波一族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不必要的战争。”

然而这个意见得到了团藏的激烈的否定。

“谈判?你觉得那些顽固不化的宇智波族人是能够谈得来的存在吗?”

佐助愣住了,半空中不断传过来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撞击着。

村子跟宇智波一族难不成有什么冲突吗?还有鼬接受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一个又一个的问号敲击着佐助的脑袋,然而除了空无的回响,什么也敲不出来。

在不断旋转着的画面中,佐助目睹了许多支离破碎却又十分真实老旧的画面。

其中还是曾经与鼬并列成为宇智波一族最天才的少年的宇智波止水。

画面前期是一块练习,相处的亲密无间的鼬和止水,还有漫天的乌鸦,那是止水最擅长的忍术。

然而到了后期,画面便成了——

宇智波止水在一个狭小的房间被一个侧面缠绕着绷带的男人夺取了左眼。

还有在那条寂静流淌着的湖上,止水似乎给了鼬什么,然而便沉入了冰冷的湖水中。

佐助愣住了,迫不及待的再次看过去,像是要寻找着什么,然而画面上除了荡漾着闪闪金光的水波以外什么都没有,无风无声。

画面又是一转,蓝天白云下的宇智波一族居住的地方被挂上了一轮圆月,漆黑的色彩涂抹上了整片天空。

在那片圆月之下,是鼬被吹起的衣衫,此刻他为自己戴上了木叶的标识,长长的武术刀在被抽出的一瞬间,便发出一抹诡异而苍白的亮光,划破了一片黑暗。

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之中,两抹黑色的身影在宇智波一族的小小空间中不断的穿梭着。

所过之处,是喉咙被割破发出的闷哼声,是鲜血泼洒在地上升腾起来的血腥,是渐渐暗淡下去的万家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