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提线木偶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佐助愣住了,关于宇智波一族的历史他从未听说过,他只知道他们拥有自己的部落,职务是木叶忍者村的守卫。

吴良并没有理会佐助眼眸中逐渐放大开来的疑惑,只是静静地开始了自己的叙述。

他那清淡的声音与天边同样清淡的快要消失不见的月色混为一体。

然而这清淡的空无的声音却在佐助的心中留下了重重的撞击声。

传说中一开始并没有所谓的五大国,最原始的忍者世界是以族为单位的,包括日向一族,森之千手一族,当然其中也包括宇智波一族。

在当时的那片苍茫大地上,分散的种族之间时不时挑起一场战火,硝烟是那片时空中的最显眼的色彩。

而所有的种族中唯有拥有写轮眼的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最为强大,这两大族之中也进行了千年百年的斗争。

俗话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在漫长的战争之中感觉到疲惫的两族决定合并,于是便形成了最初的木叶忍者村,从而有了最初的火之国。

后来,周边的国家纷纷借鉴火之国的模式纷纷建立了和平,这也是后来的五大国——风,土,火,水等。

那片弥漫着滚滚硝烟的土地被划分成为了不同的国家,迎来了和平时代。

后来带领着宇智波一族的首领斑在和千手一族的族长竞争火影的时候败了下来,从此以后,宇智波一族也陷入了平淡时期,远离政权。

后来到了二代火影的时代,二代为了安抚宇智波一族,特地给了他们警卫的职务,让他们负责村庄的安全。

然而这并不能消散宇智波一族和木叶忍者村之间的嫌隙。

他们之间处于相互不信任的状态,间谍活动在木叶村和宇智波一族之中。

后来,便是十六年前的九尾肆虐的时代,那也是吴良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

讲到这,吴良不禁停了下来,看向了天边渐渐剥离了朦胧的夜色的清明的天空。

那片天空的后面是茫茫宇宙,一个广大开阔到让人难以想象的由一个个位面组成的庞大体系。

而如今的火影世界实际上也不过是那片茫茫宇宙之中的其中一个位面罢了。

“师傅,师傅——”

佐助扒拉着吴良的胳膊,催促着他快点讲下去,那些关于宇智波一族的故事。

对于十六年前的事情,他只是依稀听父母提到过,如今已经记不真切了。

吴良不耐烦得看了佐助一眼,并且赐予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继续道“那时候九尾被释放了出来,袭击了木叶忍者村,在整个村子陷入崩溃的边缘时,是四代火影出现制服了九尾,同时也失去了他的生命——”

因为应对九尾的力量一直以来都是宇智波一族天生的瞳力,所以木叶高层把视线投向了宇智波一族,认为是那一族人释放了九尾。

吴良的声音到这里戛然而止,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清晨的阳光温和的撒在两人的身上。

嗯?

佐助再次发出了疑问,这个大叔总是在讲到关键时刻的时候停下来,惹得他心里痒痒的。

“大叔大叔,接下来呢?”

吴良重重的拍打着佐助的脑袋,随即留下了一句话。

“小孩子知道那么多干什么,还是快快练习吧,不然不要说打败那位鼬了,恐怕一招过后就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了呢!”

吴良说着便转身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回到房间中补觉了。

佐助楞在了原地,手中牢牢的握起了手里剑,重新投入了战斗之中。

是啊,他还没有打败那位宇智波鼬,所以还不能轻易的休息啊!

吴良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他利落的起床,给自己梳上一个帅气的发型,带着佐助奔赴战斗的地点。

对于不知情的人可能会误认为这位宇智波佐助的旁边的人才是真正的复仇者。

实际上,吴良只是对于接下来的战斗迫不及待了而已,接下来的战斗并不仅仅是兄弟二人之间的战斗,同样也是宇智波一族与木叶的斗争。

第而这其中最重要的无非就是这是鼬的战斗。

所谓的战斗场,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阴暗的房间,在房间的最中央,摆着一个大大的椅子。

而于那张椅子上安然坐立着的是披着一身黑色长袍的宇智波鼬,只见他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拉扯着衣服,眉头微微皱着,眼皮轻轻抬起。

是佐助啊!佐助已经来了呢!

鼬突然想要上前去弹弹佐助的额头,这是属于他们兄弟二人之间最为亲密的动作,然而已经消失了很久很久。

于佐助的身后静静的站立着的是吴良,那位高深莫测的大叔。

鼬的瞳孔骤然放大,那位竟然也来了。

不安通过鼬的瞳孔蔓延进入了他的心脏深处,毕竟那人可是曾经在小时候靠着嘴上功夫便扰乱了他的心神的大叔。

“佐助,这是你找来的帮手吗?”

鼬抬起眼皮,轻轻的声音中透露着无限的嘲讽之情。

佐助紧紧的握住了拳头,直到骨节发白。

“宇智波鼬,我要杀你,不需要任何的帮手,今天我一定要让你死在我面前。”

佐助缓缓回头,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想让自己的表情尽量温和,看向了后面的吴良。

“大叔——”

佐助刚试探性的开口,便得到了来自吴良的一个大大的巴掌,发出沉重的一声——啪叽!

果然这位大叔在如此重要的日子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的吗?

吴良如同洪钟一般的声音响起,打破了佐助和鼬营造出来的沉闷的氛围。

“闭嘴,普天之下就没有我不能去的地方,你们尽情的打吧!至于出不出手那是我的事情。”

吴良环保着双手,露出帅气的中年姿态。

一旁的人造人绝愣住了。

这位大叔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于绝的回忆中出现了那一幕。

在他于土地中畅快淋漓的飞快移动的时候,一个冰凉的东西突然挡住了他,然后便是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给拉了出去,然后便是铺天盖地的攻击,把他定在了原地。

那是自从他诞生以来第一次让他感觉到懵逼的战争。

从开始到结束,他似乎都没有发言权,像是提线木偶一般,而那个线牢牢的挂在吴良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