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历史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已经得到吴良的认可的佐助以大蛇丸的身份出现在了音忍村众人面前。

那一天,大蛇丸抬起已经恢复正常的手臂着重的介绍了吴良的尊贵存在。

这让音忍村的众人陷入了欣喜之中,重新恢复成完好无损的手臂代表着他们的大蛇丸大人的忍术又重新回来了,代表着他们音忍村最强大的意志又回来了。

毕竟每一个村子的领头人物都是一个村子的信仰。

大蛇丸对于音忍村来说也是如此。

吴良作为大蛇丸也就是佐助的师傅留在了音忍村。

对于吴良的存在,兜陷入了迷惑之中,在他看来,吴良是那个在战场上跟他们处于对立面的人。

而且这位同样也是夺走了大人的秽土转生技术并且封印了大蛇丸大人的再生之术的人。

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改变心意——

对比,化身为大蛇丸的佐助的解释是——那位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凭着心情来。

得此答案的兜愣住了,该是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一切事情都凭心情。

尽管兜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满意,然而如今的大蛇丸终日忙着练习忍术,几乎不管村子里面的任何事情。

因此,兜也只能选择沉默不言,毕竟现在能够随时随地进出大蛇丸大人的修炼场所的也只有那位而已。

吴良待在音忍村的这些日子,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调戏美女,拈花惹草,深陷于温柔乡中。

而那欣女们也纷纷屈服于吴良的身份——大蛇丸大人的师傅。

而顶着大蛇丸大人的师傅的这个帽子的吴良实际上只有在无聊的时候才会为佐助去指点一二,教给他一些用来应对鼬的忍术。

比如加强他的火遁之术和千鸟之术,同时还有宇智波一族最擅长使用的幻术。

不过对于这些忍术,吴良也只是偶尔提一下小意见,并没有过多的干预。

因为他知道,宇智波佐助的那位哥哥在火影中可是神一般的存在,他并不想通过自己的力量把佐助变得太过强大,他对于那位神一般的存在的鼬的表演很是期待。

而佐助在吴良些许的提点下,也获得了飞一般的进步。

吴良的那些看似简单的提点,仿佛是为佐助推开了一扇又一扇的大门,在这些大门的后面,是关于查克拉的真谛与本质。

那些原本怎么修炼都得不到明显的提升的忍术经过吴良简单的一个提点便能够瞬间达到顶峰。

因此,每当陷入瓶颈之时,佐助便会从美女堆中拔出吴良,通过承诺给他更多的美女来换取吴良的解释。

伴随着吴良对于音忍村的新鲜劲渐渐消散的同时是佐助不断增加的修为,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音忍村在佐助的带领下也处于和平时期。

而处于这种和平时期渐渐感觉到不安和疑惑的便是兜,在他看来,大蛇丸大人可不是一个如此安分的人。

就在疑惑之时,他眼中的大蛇丸大人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向鼬下战书!

也是在那刻,兜便意识到了大概从吴良到来之后开始,那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大蛇丸大人已经不是真正的大蛇丸。

真正的大蛇丸不会向一个自己根本无法打败的人挑战,也不会让音忍村和平许久而无所作为。

若不是因为那些来自大蛇丸身上熟悉的气味,兜恐怕早就认定了大蛇丸的假身份。

然而认定了大蛇丸的假身份的兜除了离开什么也不能做,毕竟那位还坐镇在音忍村,在那位的眼皮底下,能安然离开已经是他最大的福分了。

兜于一个阳光烂漫的早晨离开了音忍村。

而佐助于一个无风无月无光的黑夜中对鼬发出了挑战。

“那么快吗?”

手中牢牢握着战书的鼬因为疼痛而轻轻皱起了眉头。

佐助要比他想象中成长的要快呢。

鼬的脑海中再次被挤满了小时候的回忆——

“哥哥,陪我练手里剑吧!”

“哥哥,我们一起捉迷藏吧!”

“哥哥”

“哥哥”

那欣好的记忆已经随风而去,再也回不来了,鼬低下了眼帘,同意了佐助的请求。

战斗的时间是三天后。

正好他也想看看他那位弟弟有没有好好的憎恨着自己,有没有好好的成长。

在兄弟之战即将来临的前三天中,佐助一直处于不断的练习之中,眼眸中闪烁着冰冷的目光。

此刻鼬在他的眼中已经不是曾经的哥哥,而是——宇智波鼬,只是一个杀害了全族人的叛忍。

作为佐助师傅的吴良也被大早上的拉起来过观看佐助的练习。

朦胧的天边,是吴良脸庞上浮现出来的一个大大的哈欠。

吴良看着在朦胧的夜色中不断挥舞着手里剑的佐助,大手一挥,便把佐助给拉到了旁边。

“我说你小子,就那么想要赢鼬吗?”

吴良说着这话的同时,瞳孔中便倒映出了一个处于极端愤怒之中的小子。

猩红色浮现在了佐助的瞳孔之中,在朦胧的夜色下显得格外的渗人。

看来这小子还真是带着对鼬的憎恨来不断加强自身的训练的呢!因为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充斥在佐助瞳孔中的愤恨,憎恨一点也没有变淡,反而变得越发的浓重了,如同化不开的浓雾。

关于宇智波一族的恩怨仇恨吴良已经听了太多遍,如今也不想再听了,如今的他倒是想要讲点不一样的。

这点不一样的也是他从那个一向不外露自己的情绪的鼬的灵魂深处窃听到的。

而这个窃听的方式也同样符合吴大掌门一贯以来的暴力方式。

在某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天空中四处飞行看着万家灯火的吴良窥见了一个身影,一个痛苦蜷缩着的身影。

这是一向沉重冷静又无比强大的鼬。

巨大的反差勾起了吴良的兴趣,于是他便一个巴掌过去打晕了这小子,然后便用古神之瞳,看了这厮内心深处深深隐藏着的过去。

那是一段沉重的让人无法喘息的过去。

“不如我给你讲讲你们宇智波一族的历史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