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毁灭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对于鬼鲛来说那是一种贯彻他的整个身体和大脑的声音的力量,他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在持续的抖动着。

这是一种身处于浩瀚无垠的大概掀起来的一个又一个漫无边际的巨浪的拍打中,心中生出的万千挥之不去的绝望。

“放过我”

脆弱而颤抖的声音响起。

这是来自灵魂的声音,也是来自灵魂的颤抖。

吴良脸庞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这种笑容带动着嘴角的上升,脚下的动作并没有停下,仍然在鬼鲛的身体之上碾压着。

毕竟他吴大掌门可不是那种对方说一句对不起,就会回上一句没关系的人物。

对他来说,像这种没有眼力见的就应该好好的收拾一顿。

鬼鲛再次感觉到了来自身体每一个地方的撕裂感,痛苦爬上了他的头脑,如同密集的蚂蚁一般。

一旁的鼬立在风中,任由风掀起他的衣摆,他那皱起的眉头在风中飞扬着。

已经感受过那种毁灭性的力量的他自知,自己不会是那位的对手,倘若上前战斗的话,只怕会激起那位的怒火,那是,只怕鬼鲛和他都逃不过一死。

在鬼鲛还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吴良放开了双脚,从其身上跳了下来,背着双手,眼眸中带着淡淡笑意。

然而这丝丝的笑意在鼬看来是最恐怖最让人无奈的笑容。

那是无法战胜的力量啊!

吴良伸出了左手,手上闪现出了如同激光一般刺眼的光芒。

吴良左手朝下的同时,空中生出一股嘶嘶的声音,这是土地被烧裂的声音,与此同时,土地上显现出了一道横线的印记来。

这倒横线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这,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圈住了鼬和鬼鲛。

完成这一切的吴良收回了左手,身子腾飞在半空中,眼眸中原本淡淡的笑意如今已经生成了咆哮之势。

“记住不要伤害我看上的男人!”

这是吴良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这句话伴随着呼啸的风一起传播者,如同那个圆圈一般牢牢的圈住了两人。

吴良消失在了鼬和鬼鲛的面前。

同时消失的是吴良的几个影分身,还有同样留在土地上的圆圈,而圆圈圈中的则是除了蝎和迪拉达的其他晓组织的成员。

其中当然包括晓组织背后的大boss宇智波带土。

完成了这一切的吴良并没有着急回去,而是悠闲的踩着云朵来到了鸣人作战的那个小小山洞。

毕竟是他看上的男人啊!如果表现好的话,吴良倒是打算送他一碗拉面吃。

吴良开启了隐身模式,神色淡然的坐在了那个被鸣人打开的山洞顶上的一片小小的空间。

吴良下方,是毕节的战斗刚刚落下帷幕的场面。

吴良的瞳孔中倒映出了那个红发少年,机械般的身体左边的胸膛处被插上了一把利刃,瞳孔中闪动出了一抹悲伤的色彩。

想来鸣人在自己加的料的作用下已经冷静的判断处了身为傀儡看起来永生不死的蝎的身体之上拥有的破绽。

一个单纯的傀儡是没有办法行动的,所以蝎并不是单纯的傀儡,而是一个半傀儡半人的存在,这样半人用来产生操控半傀儡的查克拉丝线,从而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力。

而那个半人的部分想必就是此刻被刀深深的插入而不断滴落出鲜红的血液的圆筒形的东西吧!

“抱歉,千代奶奶,没有等到您来给蝎最后一击了!”

鸣人的声音很是平淡,瞳孔中隐藏着的战斗的火焰并没有消散下去,而是放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迪拉达!

千代奶奶模糊了双眼,那是她的孙子蝎,一个在无边无际的孤独中最终选择了一个不归路的孩子。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从小便失去了父母的陪伴,总是被告知需要等待着父母的回归。这也是他为何讨厌等人和被等待的原因。

这个孩子在死去的这一刻都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白皙的脸庞上半耷拉着的眼皮勾嘞出了他内心的孤独,这也是他对人形傀儡热爱的原因啊。

孤独的他制作处的人生第一份傀儡便是父母的傀儡。

而让迪拉达惊讶的是他那强大的蝎兄在这个九尾小子面前用尽了平生所学还是难免一死。

要知道蝎兄的战斗力可是在他之上,一种危险的感觉从迪拉达的心中腾的升起。

那个原本想要把鸣人抓起来作为自己的定额的想法也在此刻消失不见。

迪拉达看向了身体后方,那边原本站立着的晓组织成员的幻影已经消失不见,那里只有躺在地上陷入昏迷状态的我爱罗。

不安几乎占据了迪拉达的大脑,然而鸣人的声音在提醒着他接下来有一场他不得不应对的恐怖战斗。

“怎么?不想追求你那狗屁的瞬间的艺术之美了吗?”

迪拉达猛的抬起了头,青蓝色的瞳孔撕裂开来。

这个小子竟然敢嘲笑他对于艺术的看法,那可是他的信仰。

处于杯状态之中的迪拉达飞快的向着前方腾空而起的鸣人的方向冲击了过去,一大把黏土制成力量小恐龙朝着前方飞了过去。

吴良对着鸣人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来拥有了冷静思考能力的鸣人果然是不可同日而语了呢!

起码这孩子懂得查看对手的表情从而推测出对方的情绪弱点和身体弱点。

比如迪拉达无法忍受别人对他的信仰不惜的的情绪弱点,比如蝎傀儡身体上隐藏着的肉体的部分。

吴良瞳孔中倒映出了飞快奔跑中的鸣人再次分成了上百个影分身,这个方法对迪拉达的起爆黏土来说简直是最好又让人最无奈的应对。

毕竟那只是一堆会爆炸而不会识别到底哪个才是本体的黏土制成的小恐龙罢了!

迪拉达脑海中升腾出万千的氛围,笼罩着他头脑旁边的仍然是鸣人的那句话。

已经完全失去了冷静大脑的迪拉达从左手旁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大把的黏土,塞进了左胸处的大嘴巴里面。

既然分辨不出来,那不如毁灭一切,这是失去理智的迪拉达心中最后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