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新计划诞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纲手面前,鸣人就如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妪一般,处于不断被打的处境之中。

现在鸣人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碎裂开来了,然而纲手的怒火却一点也没有要平息的意思,反而越燃越旺了。

站立在一旁看着这揪心的一幕的自来也和静香原本还想帮着劝一两句。

然而每次刚一开口,鸣人这小子便会紧接着说出一番无限激怒纲手的话来。

比如什么纲手老婆婆,丑八怪,这些都还是客气的,还有克星——

克星这两个字大概是纲手最不愿意同时也是最不能听到的字眼了!

毕竟对她最重要的两个人的离开是她人生中最阴暗的事情。

静香和自来也在感受过鸣人的无限作死技能的同时,便放弃了对于鸣人的企图帮助。

最后,旅店外面只剩下站在一个又一个的大坑的外围处兴致勃勃的看着躺在坑中被实力碾压的鸣人。

一抹笑容浮现在了吴良的嘴角,并且处于不断放大的状态。

小子,这便是无视大叔说话的后果。

虽然你是我看上的男人!

最后,鸣人被纲手奄奄一息的拉了回去。

房间内,是升腾起来的热气和萦绕了整个房间的拉面的香味。

吴良喝着碗里的汤,故意发出呼呼的如同狂风一般的响声。

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的鸣人在这种味道和声音的勾引下挣扎着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喉咙中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拉面”

于鸣人的内心深处生出来的是对于拉面的无线渴望之情。

声音传到吴良耳膜中的同时,这厮嘴角闪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转过脸,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鸣人啊,如果是好要吃的话,我怕纲手大人会不开心呢”

原本怒火已经消散了大半的纲手又重新恢复了母夜叉的状态,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鸣人又是一顿大骂。

“你这小子,还想吃面,门都没有!”

纲手三两步便走到鸣人的旁边,轻松的柃起了他的身体,然后扔进了小黑屋中。

看到这一切的吴良心中荡漾着喜悦的声音,在这种喜悦的声音笼罩之下,吴良转身又煮了几份香喷喷的面,端给了众人。

原本还未消散的香味和新的味道融合在一起,演变成了更浓郁的香味。

而鸣人此刻只能忍受着疼痛的同时忍受着一乐拉面香味的勾引。

这种感觉还真是痛苦呢!

鸣人于心中发出了一声长叹,果然女人是惹不得的,尤其是更年期的女人,莫名其妙的就开始对自己进行一顿狂打。

然而鸣人并不知道这一切的幕后操作的人便是他那个看起来纯良的大叔。

吴良看向了毫无动静的小黑屋,心中不禁再次涌现出一阵得意洋洋的感觉。

想必这小子肯定是被纲手教训好了吧!不然就他那性格,肯定会冲出来抢拉面吃。

真是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太残忍,太过分了呢!

吴良虚情假意的想到。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鸣人继续修炼着螺旋丸,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失败之后,还是失败,这种失败中还夹杂着来自纲手的冷嘲热讽。

不过作为忍着世界中拥有着顽强的意志的鸣人,秉持着永不服输的信念,在一次次的失败中寻找着成功的气息,并且成功的赢得了纲手的项链。

而纲手在鸣人的一系列不服输的精神的刺激下,想起了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两个人心中最重要的事情,那便是——

成为火影,守护好木叶忍者村!

在这种过往的记忆和情绪的不断攻击下,纲手也终于决定要成为第五代火影。

于是,一行人重新返回了木叶忍者村。

纲手如愿以偿的成为了木叶忍者村的新一代的火影。

重新返回的吴良并没有直接回一乐拉面店,而是拿出了水晶球,开始寻找新的目标。

不过这个新的目标并不是以往的美女,而是恶作剧的对象。

既然木叶十二小强已然长大,那么吴良便也应该启动自己的整蛊计划,不然生活也太无趣了!

此时,水晶球停住了,画面是一个拥有着黑色瞳孔,黑色碎发的少年。

此时这个少年正背靠大树,抬头看着天空,瞳孔中倒映出了无助的色彩以及对力量的渴望。

没错,这便是那个对于力量十分渴望的佐助。

不知道那个孩子蒙对力量渴望到哪种程度呢!

吴良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一个影子,那是一个跪在自己面前俯首称臣的影子。

一个新的计划如同藤蔓一般爬上了吴良的心头,笑容也跟着爬上了吴良的嘴角。

确定了基本的计划的吴良一个时空穿梭便来到了遥望天空的黑发少年的旁边。

吴良在少年的旁边随意的坐了下来。

“有心事?”

吴良决定暂时先扮演一个知心大哥哥,故而发出了温柔的疑惑声。

“谁?”

佐助腾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额头上沁出了星星点点的汗水。

他刚才正沉溺在过往的黑暗中的时候,听见了一声好像来自于天边又好像来自于眼前的声音,这才吓得跳了起来。

这也是一个忍者的惯性。

按理来说,忍者对于气息,声音的敏感度应该远远的超过普通人,也就是吴良刚才的靠近按理来说佐助是可以感受到的,然而他并没有,这也是让他恐惧和惊讶的第二点。

然而当佐助冷静下来,瞳孔中倒映出带着一张温柔笑脸的吴良的同时,警惕心便放了下来。

对于拥有着超强神力的大叔来说大概什么都不是事吧!

“大叔,你怎么会在这?”

佐助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吴良拍着自己旁边的草地,示意让佐助坐下来。

佐助脑海中闪现过一丝丝的犹豫,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佐助有什么事情的话,也是可以和大叔讲讲的,就算大叔不能够排忧解难的话,也可以当你的倾听者。”

吴场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大手轻柔的抚摸上了佐助的头发。

此时的吴良俨然是一个知心大叔,惹得佐助激动的都快要眼泛泪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