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整蛊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成功得到了秽土转生技术的吴良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战场,重新回到了旅店中,顺便叫醒了仍然处于沉睡状态的自来也,并按下了激动的想要冲出去和大蛇丸大战的鸣人。

看来鸣人已经从静音那里得知了关于纲手和大蛇丸的交易的事情了呢!

吴良告诉了他们于他们沉睡之中发生的惨烈的事情。

吴良把自己那本来就强大到夸张的战术又重新夸大化了一点,兴致勃勃的讲给众人听。

众人听的一脸茫然,不知所以。

没有得到丝毫认同感的吴良沉下了脸,环绕着双手置于胸前,胸膛处升腾起万千的怒火。

于这股怒火中吴良把视线转向了最为茫然和无动于衷的鸣人。

“鸣人啊!和纲手婆婆打赌的螺旋丸完成了吗?”

鸣人从听故事的状态中被一瞬间拉了出来,摸着自己的肚子,味觉又飘向了远方。

“大叔,我都好久没有吃你做的拉面了!你可以给我做上一份吗?”

鸣人拉着吴良的衣服,说什么都不愿意放开,并且时不时的对着吴良流口水,那模样像是要吃了吴良似的

吴良无奈的拍了一下鸣人的脑袋,愤怒的叫嚷着。

“我说鸣人啊!我刚才是让你干什么来着!”

鸣人委屈的伸出了一只手挠着自己的后脑勺,一脸茫然的看着吴良。

“大叔让我修炼螺旋丸来着。”

“所以快去啊!”

吴良喉咙中爆发出了更为剧烈的呐喊声。

鸣人愣住了一秒钟,两秒钟,然后——

“我说大叔你啊!我不吃好怎么修炼!”

这声音甚至比吴良的声音还要大上两三倍。

“给我煮拉面去吧!去吧!”

然而这家伙又于一瞬间便改变了音调,声音又恢复成了温柔的状态。

吴良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竟然开始移动步伐,真的去给鸣人煮面去了。

自来也看着两人的争吵无的叹了一口长气。

刚才吴良说的大概是和大蛇丸斗争的场面,这家伙竟然能够凭借一人之力便轻轻松松的打败万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毕竟那是蛤蟆老大都不一定能够战胜的家伙。

不管这个不加入任何组织任何训练的神秘强者存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自来也还是不得不承认吴良这次的举动帮了他一个大忙。

他刚才表现出的茫然不知所以完全是对于吴良能力的折服啊!完完全全的折服!

不止自来也,静音也是如此。

其中表示完全没听懂,并且认为吴良在说大话的实际上也只有鸣人了!

这也是吴良针对鸣人的原因。

比如此时这厮在煮面的同时向里面加入了不少的料,这些料都是自己的怒气。

出于对于鸣人作为一个可以完完全全忽视别人的话的人的厌恶,吴良准备开始新一轮的恶作剧。

关于这个怒气嘛!

具体的作用便是在关键时刻增加食用者身上覆盖着的怒气,从而让怒气散发方发出更为剧烈的攻击和力量。

煮好了面的吴良如同老妈子一般把面送到了鸣人的面前。

顿时,香气笼罩了整个房间,静音和自来也的肚子也开始了挣扎,二人同时抱怨吴良偏心鸣人。

吴良并无言语,是不是所谓的偏心接下来就知道了!

在鸣人吃完面的同时,吴良手中浮现出了一抹光芒,这抹光芒不断地扭曲着身体,朝着纲手的房间涌动了过去。

这光芒化作了脸上浮动着恶作剧的笑容的鸣人,不由分说的给了纲手亮堂的脑门一个重击。

纲手于一阵昏迷的状态之中猛的从床上蹦了起来,脑海中浮现出了昏迷前的记忆。

那时候的她正一边纠结着一边走上了赴宴的路,然后也是脑门处,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关键是她根本就没有看清对方是谁,就晕了过去。

现在再度被拍脑门打醒的纲手陷入了暴躁的状态之中,伸手一把拽过鸣人,便准备开始一顿暴打。

然而还没有等她开始新一轮的暴打,鸣人就已经破裂开来,化成了淡淡的烟雾,原来是影分身!

纲手咆哮着起床向着楼下冲击了过去。

一时间,整栋楼仿佛都陷入了止不住的颤抖之中。

“鸣人——”

正在外面苦心训练着螺旋丸的鸣人停了下来,眼眸中闪烁出了疑惑的光芒。

这是怎么了?

还没有等到鸣人进行第二轮的苦思冥想,纲手便朝着他冲击了过来。

于平日里不同的是,如今的纲手是处于愤怒状态的纲手,那双因为愤怒而瞪的圆滚滚的眼睛,还有张大的不断发出怒吼声的大嘴巴。

到底怎么了嘛?

鸣人还是一副不知所以的状态。

纲手一把拉住了鸣人,把他整个人置身于空中。

“小子,你竟敢派你的影分身去打我的脑门把我给弹醒,你是不是决定我不会打死你啊!”

处于无限愤怒中的纲手挥动着一只大手,在空中集结出了万千的旋风,不偏不倚的砸向了鸣人。

这是一种如同山石一般巨大的力量。

鸣人落下的地方被砸出了一个恐怖的大坑,然而这一切并没有结束,而是开始。

双眼中仍然闪烁着愤怒的火焰的纲手向前飞快的前进着,与此同时喉咙中不断发出斥责的声音。

“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如今我便让你看看第五代火影的力量!”

对鸣人的愤怒,让这个一直认为成为火影是笨蛋才会有的梦想的纲手承认了自己是第五代火影,而这个承认实际上不过是为了打击鸣人罢了!

鸣人飞快的向后移动着,一头雾水的开始了新一轮的解释。

“纲手婆婆,你听我解释啊!就是我打的你,怎么了!怎么了!哼!你那么老,那么丑,还偏偏每天把自己年轻化,哼,骗子,大骗子!”

说出这一番话的鸣人愣住了!

他明明是想他从未使用任何影分身去叫醒纲手婆婆的,然后一张开嘴巴,这话便如同打出去的子弹一般不受控制

原本处于观战状态的自来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鸣人这小子算是完了,完了呀!”

而静音则发出了一声更长的叹气声。

“我可是很多年没有看到纲手大人那么生气了呢!鸣人好可怜。”

吴良冷哼了一声,灿烂的笑容浮现在嘴角。

这就是他对于鸣人的惩罚,此刻他的瞳孔中倒映出了处于不断的瑟缩发抖状态之中的鸣人还有不断逼近鸣人的瞳孔中闪烁着红光的纲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