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拯救肥羊计划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旋转,跳跃着来到了纲手的旁边,拖着下巴,故作深沉的看着面前的赌局。

一堆人围着正中间的同样处于旋转跳跃之中的骰子。

位于正中间的操纵着骰子的是一个中年人,略为白皙的皮肤,眼眸中透露出一股老谋深算的气息。

随着骰子的合上,众人开始下注。

所谓下注,也就是猜测里面的两个骰子加起来的合是偶数还是奇数,偶数的话就是丁,奇数的话就是半。

“让我帮帮你如何?”

轻柔的声音穿过纲手的耳膜,扭转了她的眼神。

身旁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男人,而且自己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纲手愣住了,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一个拉面大叔什么时候拥有这种隐没气息的能力了!

“看来你是认出我了呢!”

吴良对着纲手眨巴着眼睛,温和的笑容铺天盖地的覆盖住了纲手,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而另一边,是在吴良的控制之下不得靠近纲手的自来也正在拼命的挣扎着。

纲手随意的瞟了一眼自来也,对着面前的男人发出了疑问。

一个同时拥有非凡的隐没气息和抵抗自来也的能力的男人让纲手不敢相信这只是木叶忍者村中一个默默无闻执着于拉面的师傅手打!

“你是谁?”

“如你所见,一乐拉面店中的手打!”

吴良笑呵呵的回答,视线重新放在了骰子上。

“如果纲手公主愿意相信在下的话,在下倒是可以为你展示一下我的赌博技术!”

纲手公主是纲手的另一个称呼,这种称呼也是名副其实,纲手是初代火影的孙女,拥有着最为纯正的火影血脉,曾经也在大大小小的战争中发挥出了卓越的才能。

“随便吧!”

纲手不以为然的挥挥手。

纲手口中的这个随便包含两种意思。

一种是随便你吴良是手打还是什么吧!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怎么重要了!

一种是这种赌局随便你是拯救还是毁灭吧!反正不过是用来打发时间!

新一轮的赌局开始。

位于桌子中央出处的男人手中不断地摇晃着装着骰子的盒子,盒子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伴随着这种声音而升腾起来的是人们如同钩子一般紧紧挂在上面的目光,拼命的想要看穿一切的目光。

手落骰落,盒子被重重的盖在桌子上,发出了一声沉重的敲击声。

吴良开启了古神之瞳,盒子于一瞬间变成了透明体,里面的骰子一览无余。

吴良发出了一声轻笑,对于接下来的战局颇为自信。

“不知道纲手小姐喜欢丁还是喜欢半呢?”

吴良笑嘻嘻的询问着,嘴角绽放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半吧!”

纲手不假思索的回答着,毕竟对于她来说,她是孤身一人,最重要的人都已经离她而去,她已经配不上是偶数的丁了!

吴良微微的点点头,目光再次投向了盒子中的骰子。

盒子里面一个上面是六,另一个也是六,加起来正好是丁。

看来这位小姐是真正的运气不好之人呢!怪不得会被称为永远的肥羊。

赌局开始,下注的声音此起彼伏。

吴良直接从纲手那里拿光了所有的筹码,放在了桌子上当做赌注。

这一幕几乎吸引来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因为同样的一张桌子上面,别人放着的都是平平的一沓筹码,而摆在纲手和吴良面前的则是厚厚的一堆筹码。

然而当人们把目光从厚厚的筹码上面移动到这些筹码的主人纲手和吴良时,爆笑声笼罩了这片小小的空间,人们的议论声毫不保留的发了出来。

“原来是肥羊啊!”

“是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手笔呢?!”

“这下好了,我们有钱赚了!”

“对,她选什么,我们就不选什么!”

虽然纲手来这个城镇并没有几天,然而她那逢赌必输的运气已经为她积累下了超高的人气。

她被人们称为永远的肥羊,因为她永远都不会赢。

按理来说,这种永远不会赢的概率也挺低的,再怎么说,按照概率分配,对于玩骰子这种事还是有二分之一的赢的概率的,只是不知为何,纲手每次都完美的和那二分之一赢的概率失之交臂。

在这个以赌为事业的地方纲手的名声一瞬间传遍合个赌场,甚至有人专门与她买的相反来赚取钱财,结果赚的锅盆盈满。

这也是此时这些人会发出这种声音的原因。

纲手对着吴良投过去了不信任的目光,如此大手笔,不是暴富便是要走到处借钱的老路。

面对如今的情况,纲手已经准备了走第二种道路。

看来这个半路杀出要拯救自己的男人也是同样的不靠谱呢!

位于正中央位置的男人眼眸中闪现出了一抹笑容。

如今场上处于筹码对立的情况,纲手一人对所有,所以无论是哪种结局,都是他赢!

同时这个男人带着同情的目光看向了纲手,对于自己摇出来的骰子,有着多年的经验的他再清楚不过了,这分明就是丁!

“开骰!”

伴随着男人的一声呐喊,聚集着万千宠爱的目光的盒子于一瞬间被打开。

与此同时是男人看向纲手的同情的目光。

然而场上的其他下注的人眼眸中闪烁着的是对于自己的同情的目光,尤其是那些因为肥羊的操作而改变了自己的操作的人。

只见一颗点数为六的骰子和一颗点数为五的骰子静静地立在桌子上。

“这是半啊!”

人群中发出了一声颤抖着的呐喊声,这个声音一经传出,便有了排山倒海之势,敲碎了众人的心。

吴良于这种一颗颗心破碎开来的声音中勾着嘴角,眼眸中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

对于他吴大掌门来说,隔空移物这种小操作已经是信手拈来的东西了。

刚才骰子从丁到半的改变也是如此。

原本位于正中心摇骰子的男人也愣住了,根据他那多年的经验,明明就应该是丁才是,然而

场上一时间升腾起了羡慕的眼神,因为刚才他们的改变,场上除了纲手一个人下注选择的是半,其他人选择的都是丁,也就是说桌子上的所有筹码都是纲手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