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九尾的力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嗯?

鸣人愣住了,只见宁次摘掉了头顶上的刻着木叶标志的护额,显现出来了一个绿色的标志。

日向宁次开始了对于自己悲伤的过去的倾诉。

大家只知道作为木叶名门的日向一族门卫宗家和分家,却不知道日向一族为了能够保护好他们独特的白眼才能,让宗家成为继承者,而分家只是保护继承者的人。

身为分家的日向宁次便是用来保护身为宗家继承人日向雏田的人。

在幼小的日向宁次知道这一切的不久后,他的父亲死去了,听说是死于宗家之手。

得知了这一切的日向宁次从此便对宗家产生了仇恨心里,这想必也是他重伤雏田甚至想要借助考试置她于死地的原因吧。

吴良愣住了,从中发现了一个真理,似乎所有的主角都要先被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一下。

比如说砂隐村中具有绝对的最强实力的我爱罗从小便因为人柱力的身份受到村人的排挤,度过了一个黑暗的童年,也养成了现在这种暗黑的风格。

比如鸣人太熟了,也就不说了!

比如日向宁次,也同样遭受到了这种不公平的对待。

比如日向雏田,一直以来都要凭借着自己微弱的力量反抗着宿命。

正在吴良感慨于悲情人物的设定之时,下方又传来了鸣人的不停嚷嚷声。

这次不同于以往摆出特定的姿势的嚷嚷声,这次的鸣人阴沉着一张脸,咬动着牙齿道。

“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遭受过这种不公平的对待吗?”

鸣人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曾经的画面,村人们的冷眼相对

“决战吧!”

鸣人于痛苦的回忆中抬起了头颅,沉迷于过去的痛苦有什么用呢?哀叹于生命的不公又有什么用呢?

所有的一次都不应该成为仇恨世界仇恨他人的理由。

“好呀!”

鸣人的一番挑衅再次激发出了日向宁次心中蓬勃升起的战斗意识。

鸣人在胸膛处又开始了寻找,慢慢的,慢慢的走到了一道高高树立着的锁着的大门前。

那里面封印着的是一只红色的,有着尖锐闪亮的百色獠牙的九尾。

“臭狐狸,快点给我查克拉。”

鸣人嚷嚷着,瞬间便感受到了一阵阵炙热的查克拉从胸膛之处飞快的灌输到全身各处。

白眼瞬间放大,呈现撕裂的状态。

能够看穿一切的白眼同样能够看穿人的经脉状态。

此刻呈现在日向宁次眼中的是流淌于经脉中并且快要溢出来的查克拉,这是一种可怕而强大的查克拉。

这种查克拉怎么会出现在鸣人的身上?他明明只是一个吊车尾罢了!

在宁次的心中,这个世界只有强弱之分,而他便是拥有着天才名声的强者,而鸣人只不过是一个拥有着吊车尾称呼的废物罢了!

吴良兴奋的站到了前方的栏杆处,为了能够更清楚更方便的看见鸣人。

三代目火影连忙拉住了吴良,不为其他,只是怕吴良一个激动把鸣人拥有九尾力量的事情说出来。

三代目火影“咳咳”

吴良听到了来自耳边的清晰的不能够再轻易地咳嗽声,不耐烦的转头过去说。

“三代是嗓子不好吗?可以给您提供一份拉面的呦,奈良酱菜味道的呦!”

吴良脸上浮动着阴测测的笑容,从三代的视角看过去,吴良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魔鬼——

三代急忙回到了座位之上,安抚着一颗跳动的七零八落的小心脏。

奈良酱菜如今已经成为了三代心中触碰不得的导火索。

卡卡西“”

毕竟卡卡西曾经也是吴良的恶作剧主角,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其实,一直以来,卡卡西都很好奇小鸣人是怎么在吴良的手中待了那么久还活的完好无损的

大概,可能,是因为鸣人真的是他看中的男人吧!

此刻这个被吴良看中的男人被一团团的火焰般炙热的红色光芒层层叠叠的包围住了。

一道道光芒从鸣人的背后挣脱出,在空中化成了一道道的尾巴,这便是九尾的力量,就在众人惊讶于九尾的力量的时候,吴良只用一句轻描淡写的还可以就过去了。

在拥有了九尾力量的鸣人的攻击之下,日向宁次飞快的启动了自己的防御系统。

这种在天天口中被称为无敌的防御系统便是在防御的同时加上攻击的作用,这种所谓攻击的作用便是反弹。

把敌人施加在自己身体上的力量完全的反弹回去。

“这帮小鬼们还是可以的嘛!”

吴良口中发出了轻声的呢喃,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承认除鸣人以外的人吧!

现在战场上凌乱的躺在两个人,首先站起来摇晃着的身体的便是日向宁次了!

在他那种强势的防御下可能受到伤害更大的便是鸣人了吧,毕竟他是被自己完全施加上去的力量打中的,而宁次只是一部分罢了!

日向宁次站在躺在地上不动的漩涡鸣人的身旁,口中再次发出了代表着自己信念的呢喃声。

“没办法,吊车尾就是吊车尾,天才就是天才,一切都是命运,改变不了的。”

一时间众人都陷入了对于鸣人的惋惜之中,比如身为日向宁次队友的天天。

在她看来,鸣人已经足够强了,只是宁次的防御系统太过于强大了!

与众人保持着不同意见的恐怕也只有吴良了,古神之瞳下,一切都清晰可见,他已经再次认同了自己看中的这个男人,并且他相信鸣人同样会得到一直以来最想要得到的大家的认可。

在这里啊!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在众人的一片惊讶声中,从日向宁次的脚下破裂开一片土壤,从中伸出了漩涡鸣人的拳头,这个拳头正正好好的打在日向宁次的下巴上。

与此同时,化成泡沫消失掉的是原本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鸣人,原来,刚才的一切不过是假象。

鸣人在受到攻击的第一瞬间坚持着自己不会输的信念,于那一瞬间想出了影分身这个战术!

这才是真正的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