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被吞掉的鸣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土地被掀开,露出了裸露的部分,形成了一条长长的横亘,在这横亘的终点处倒挂着一个少年。

鸣人转过身体,正惊异于刚才的异样之时,头顶处一片阴影笼罩了下来。

一条树木般粗的大蛇此刻正吐出蛇杏子,发出斯斯的声音,蛇头低了下来,落在鸣人头顶的不远处。

鸣人擦了擦额头上生出来的冷汗,向着后方飞快的跑了过去。

然而蛇尾如同绳子一般向着鸣人飞快的移动了过去,树木一般粗壮的身体缠绕住了鸣人瘦弱的身躯。

此刻正悬浮于天空之上默默观察这一切的吴良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阴测测的笑容。

小鸣人,好好享受待在蛇肚子里面的感受吧!

吴良并没有出手相救,而是转身离开了死亡森林,毕竟此时他正处于挽回自己的高尚人设的关键时期。

同时他对自己给鸣人加的料也是十分的自信。

那种料叫做力量增强剂,在服用着遇到危险时,能够迅速的吸收体内各个地方的力量,这种各个地方大至封印,小至一个细胞。

吴良大手一挥,瞬间时空转换,回到了拉面店中。

拉面店内一直忙碌着的菖蒲停了下来,兀自的做好了一碗面,口中忍不住嘟囔着。

“也不知道鸣人那个家伙考试考的怎么样了?要不要给他送碗面去!”

吴良走到了菖蒲的面前,难得的抚摸着她的头,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放心吧,鸣人不会来的,不过我可以帮他吃”

菖蒲狠狠地瞪了一眼吴良,随即带走了拉面。

这可是他为鸣人精心准备的拉面,才不要给那个喜欢坑人还不爱干活的老头呢!

吴良“”

不出吴良所料,此刻鸣人已经钻进了大蛇软绵绵的肚子之中。

鸣人的下方是大片大片的液体,随着大蛇身体的晃动而不断发出晃荡晃荡的声音,那是蛇的胃液,用来消化自己的猎物。

眼下,鸣人已然成了这种猎物。

“快点放我出去啊!”

鸣人拿着手中的刀子刀刃敲打着蛇的内壁,然这内壁如同钢铁铸就的一般,刀刃根本无法穿透。

鸣人额头上渗出了大片大片的汗水,一种极度不安的情绪笼罩了他整个人,他的整个身体还在极速的下落着,然而下方是晃荡着的液体。

一想到自己的身体将要被那片液体给一点点的融化掉,鸣人的喉咙中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呐喊声。

“不行!”

这声音敲打着大蛇的下巴,除了引出阵阵的回响以外,其他的什么也不剩下。

“哎呀呀,影分身之术!”

鸣人再次做出了那个手势,顿时,几百个鸣人出现在了大蛇的肚子之中。

肚皮飞速的膨胀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砰的一声爆裂开来,散落在空气中,化成了一团团血肉模糊的东西。

几百个鸣人气喘吁吁的同时发出了一个声音。

“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啊!怎么可能成为蛇的粪便!”

现在是我漩涡鸣人的登场时刻了,鸣人乐呵呵的朝着佐助和小樱的方向赶过去。

“哎呀呀,还不错嘛!”

此刻正安然躺在椅子上观看着鸣人从大蛇的肚子中出来的全过程的吴良忍不住喝彩道。

原本他还以为料会在鸣人体内起作用呢!

现在看来鸣人虽然废柴,还是有那么一两个能够拿得出手的忍术的嘛!

鸣人站在高高的树木之上,手中仍然保持着挥出苦无的姿态,下方是陷入了僵持状态的战局。

气喘吁吁,眼眸中闪动着无限恐惧的佐助和小樱,还有那个把腿缠绕在树干之上的男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蛇啊!

“现在是我漩涡鸣人的登场时间!”

鸣人指着自己竖起大拇指,还乐呵呵的傻笑。

然而此刻正因为恐惧而不断颤抖着的佐助却丝毫没有因为吴良的话感受到一丝丝的放松,因为恐惧,他甚至都不能够轻松的说出那句“真是一个大白痴!”了。

佐助咬动着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那个强大的男人身上拥有着的恐怖的力量是他们无法比拟的。

佐助第一次感受到了渺小,并且于男人强大的气场之下不断将这种渺小感在心中不断地加深。

那个男人,如果真的要对付的话,大概只有一个办法吧!

那便是——

满足他想要的一切。

这是一种逃跑的方法,然而此刻在佐助的眼中已经成为了一种能够活下去的方法。

于是他拿出了手中的卷轴,向着对面的男人喊道。

“我们愿意把卷轴给你,如果你愿意放过我们的话。”

长发直到肩膀下方一点点的有着一双黑色眸子的男人伸出了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嘴巴,喉咙中发出了丝丝的诡异笑容。

“故事真是让我越来越期待了呢!”

“好啊!”

男人答应的也是十分的痛快。

在小樱和鸣人惊讶的眼神下,卷轴呈着抛物线的方式向着对面飞了过去。

空中划过一道闪电,鸣人一手牢牢的攥住了拳头,另一只手牢牢的攥住了拳头。

“佐助!”

一向不正经的鸣人突然变得极度正经了起来,面容凝固着,挥动着的拳头分毫不差的落在了佐助的脸上。

在鸣人的眼中佐助是他的对手也是朋友,是他想要打败的一种力量,然而眼下这个懦弱的佐助根本就不是他认识的佐助,也不是他要的对手。

“喂喂你是假的佐助吧!”

“要不是我忘记口号了,我一定要跟你好好的对上一遍!”

鸣人摆动着手指,眼眸中闪动着愤怒的光芒。

被打到在地的佐助爬了起来,指着鸣人大声叫嚷着。

“那男人的强大根本就不是我们可以应对的!”

初次相见,不过看了那个男人的眼睛一眼,恐惧便瞬间笼罩住了他的头颅,从男人眼睛中他看到的是一片血光,那意味着死亡。

还没有战胜那个杀害了全族人的哥哥,他怎么可以死去,所以必须要逃跑啊!

佐助弯下了身子,眼眸中聚集起来了恐惧,浓雾一般散不去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