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真真假假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死亡森林的上方是层层堆叠起来的树枝,遮挡住了阳光,留下的只有阴暗。

三小强走进了着阴暗的漂浮着冷风的森林之中,战斗的气息几乎是一瞬间便弥漫了整个森林。

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不具备任何彩排的成分。

所有的忍者进入这片森林的那一瞬间就等于是把生命交给了这片森林,在这片土地上,不出手,等待着你的便是死亡。

三小强进入了这片弥漫着死亡气息的森林,一瞬间,恐惧升腾到了他们的脑海中央。

小樱的额头上浮现出了大片大片的汗水,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饶是一向在困境中拼死不放弃的鸣人此刻不不禁紧张了起来,在这种紧张的趋势下,他的身体机能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在受到来自小樱的一阵毒打以后,鸣人远离了原本三人待在的地方,前往了森林深处准备排放体内的液体。

然而正当他解决好身体机能的问题准备离开的时候,一捆绳子飞快的缠绕在了他的躯体之上。

他反应过来的瞬间,便是身体被看看捆绑起来的瞬间。

“什么啊!”

“谁谁谁”

鸣人嚷嚷了起来,然而回应他的是来自嘴巴上的封存,眼下他只能够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很快,鸣人再次回到了佐助和小樱所在的地方,仍然咧着招牌形的大嘴巴。

一把苦无划破空气,旋转着身体,飞快的向着鸣人飞了过去。

只见鸣人一脸惊讶的抬起了一条腿,身后是极速行驶中的苦无,最终落在了树木之上。

“什么啊!”

鸣人再次嚷嚷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向对佐助爱慕有加的小樱此刻也开始了对于佐助的质问。

在这种质问下,佐助轻飘飘的解释着。

“你觉得那个家伙是能够躲开我这种攻击的人吗?”

“还有那家伙脸上的伤痕,包括卷轴放着的位置,都变了!”

“还要我说更多吗?冒牌货!”

佐助一步一步的逼近了那人,眼眸中透露出了一抹冷冽的目光。

那人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原本温和的眼眸瞬间被一种阴暗的气息给完全笼罩住了,一股杀气从这人身上飞快的溢出。

鸣人的样子被瞬间抹去,剩下的只有一个戴着一个巨大的眼镜的忍者。

“既然这样,那便开始战斗吧!”

男子挥动着苦无,朝着佐助移动了过去。

草丛在风的吹拂之下向着大地匍匐过去,原本被牢牢覆盖住的不能言语的鸣人顷刻间暴露在了亮光之下。

“这个大白痴啊!”

佐助从喉咙中发出意料之中的声音,手中划过去一只苦无,原本牢牢缠绕在鸣人身体上的绳子也顷刻间被隔断开来。

就是这时!

那人趁着佐助分散注意力之时,一瞬间苦无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朝着佐助砸了过去。

不过被他完美的闪开了。

一排排的苦无错乱的订在了树木之上。

重新获得行动能力的鸣人眨巴着闪动着的亮晶晶的眼眸,抽出一支苦无,向着那人发射了过去。

最后在佐助的左手挥舞着起爆符,身体升腾到天空之上,苦无牢牢的插在那人身上,大片大片的鲜血涌动了出来。

冒充鸣人的忍者在这种攻击之下被彻底击退了。

天空之下再次恢复了一片清明的状态,充斥于三小强之中的紧张氛围也得到了一点点的改善。

在这个森林中,忍者可以随意变形成各种各样的人,对于三小强来说,他们眼前是一团迷雾,在这种迷雾的笼罩之下,他们甚至不能够分清队友和敌人。

在这种迷雾的笼罩之下,三小强在佐助的建议下设计了一个用来辨别队友的口号。

“忍者的世界”

佐助轻灵的声音响起,这个口号只说一遍。

一遍对于小樱来说自然是手到擒来,瞬间记住,然而对于鸣人来说不要说一遍了,就是十遍也不一定能够记住。

鸣人鼓起了嘴巴,眉毛低沉了下来,又开始嚷嚷。

“什么嘛,一遍根本就记不住的呀!”

就在三人确定了暗号后,原本清明的天空之下,一股冷风来袭。

这股冷风是通过一个小小的石缝发出来的,并且这风裹携着的力量正在逐渐加强,地上的石子飞了起来,砸在三小强的身上。

呼呼呼——

巨大的力量被注入这风中,身体根本无法控制,如同一片落叶飘荡在半空中

一阵狂风过后,三个人影出现在了这片土地之上,额头上戴着一个如同闪电般的标记。

这是来自音忍村的忍者,最近才出现的一个小小的国家。

三小强被冷风吹散在森林各处。

佐助从草丛之下探出了头脑。

小樱从远处赶过来并且顺利的和佐助对上了暗号。

吊儿郎当的鸣人也出现在了不远处,并且在佐助的要求下顺利对上了暗号。

看起来这是三小强的再次的成功聚集。

小樱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原本心里积累出来的紧张气氛也得到了充分的舒展。

然而佐助额头上的眉毛却再次被紧紧的拉扯了起来。

佐助手中的苦无再次刺溜一下飞了出去,目标正是那吊儿郎当的鸣人。

已经经历过一次假鸣人事件的小樱这次也谨慎了起来,率先查看了一下鸣人的衣服,脸庞。

一模一样的伤痕,一模一样的摆放顺序,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并且口号回答的也是刚刚好。

这俨然就是真正的鸣人啊!

意识到这一切的小樱再次对着佐助发出了咆哮。

佐助凭借一句“你觉得那个家伙是能够记得住口号的人吗?”便成功的压住了小樱的咆哮声。

鸣人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原来如此啊!”

随意而慵懒的声音从那人的喉咙中迸发了出来。

不知道一会得知这一切的鸣人又会怎么嚷嚷。

大概是——

“为什么被模仿的总是我?是因为我是能够成为火影的男人嘛?”

那么此刻真正的鸣人到底在哪里呢?

视线移动,往森林深处,一处地方而去。